南俊受真心好吃。

有關藝術細胞與討好

看了HOME PARTY之後的腦洞,沒辦法我快餓死了

※真的是很大的腦洞

※vmon※南俊受

--------------------------------------------------

 

『第二名是誰畫的呢?』

『是我。』


當聲音在耳旁響起,金泰亨就知道他選錯了。

其實在發現自己判斷錯誤的那瞬間,金泰亨整個人都慌了起來,他緊握手裡的麥克風,第一時間抱歉的望進金南俊的雙眼,他這個小哥哥的心是非常敏感的,天知道他有多害怕在那雙眼裡看見一絲絲、那怕只有一絲絲的失望。


抿起好看的唇,他本來的目的是想討他們可愛的隊長開心的,沒想到居然弄巧成拙。

笨蛋啊,金泰亨。

 

「但是說真的,我那幅畫畫的好對吧,V?」

金泰亨立馬回過神來,嘴巴微張,但一時間竟什麼也說不出來,他趕緊握住金南俊的手,那人聲音裡的無奈與失落他是聽出來了,是怎麼藏也藏不住的情緒。

這下可出大事了,我快要心疼死了啊該死。

 

「那當然,哥是最棒的。」他有些結巴的說,因為緊張的關係甚至有些微微顫抖,而被放開的手落在了金南俊大腿上,從掌心傳上來的炙熱的溫度幾乎要灼傷他,害得他趕緊將手移開。

緊接著是金南俊對他不痛不癢的小處罰,但對金泰亨來說,那隻好看的手簡直不是在打他,而是輕撫,嚇得他趕緊伸手去握住,深怕自己的小心思被發現。


心上人對自己的肢體接觸太犯規了啊,真是,南俊哥這樣是在撒嬌嗎?


「我有點太輕視哥哥的畫畫實力了,抱歉。」他趕緊說,沒想到小隊長卻回了他一句:「是嗎,抱歉了。」這話裡的委屈簡直讓金泰亨的愧疚感上升到了一個新的境界,而耳邊傳來的號錫哥那隊的歡呼聲簡直是火上加油。

語畢,他們倆什麼話也沒說便各自將身體轉了回去,不再看著對方,金泰亨舔了舔唇,看上去面無表情,實際上心裏卻已經混亂到不行。


想了想,金泰亨為了挽回這一切於是開口打斷了閔玧琪:「因為我給大家做了奇怪的示範……」他希望金南俊能聽懂他的抱歉,而這時小隊長的心思似乎已經不在他身上了,就只聽見他小聲地說了句:3J。

「……所以現在由我來決定下一隊吧?」金泰亨也不管自己話鋒會不會轉得太奇怪,為了討歡心無所不用其極,在得到金南俊的一個『嗯。』之後便說:「那就3J隊來做吧。」

覺得金南俊似乎會滿意他這樣的決定,於是金泰亨興奮地重複了一次:「3J!」


不過討好之路並沒有到此結束,在第三輪金南俊說自己畫完柾國後,金泰亨立刻獻上他的稱讚,大聲的說:「哥,真的是畫的非常像呢。」

甚至是在金碩珍評論畫作的時候起身,焦急的走到金南俊的畫旁邊,比畫的人還緊張,連失去第一名後都還極力稱讚著自家隊長的『大作』,簡直不能再更護短了,但他親愛的小哥哥跟他的距離還是坐的一樣遠,都不願意再挨近一些。


金泰亨欲哭無淚啊。




2017-06-19 热度(9)
评论
热度(9)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