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只在凌晨清醒的孩子

一樣是HOME PARTY的腦洞,沒東西吃只能吃自己

深情對唱是想逼死誰

※vmon※南俊受

-------------------------------------------------


我的手在發抖啊哥,已經不是剛出道的男孩了,但我的手、我的呼吸……一切都像是第一次一樣,我對上台感到恐懼,因為這是只屬於我和哥你的舞台,只有我們兩個,唱著我們的歌。


沒有亮燈的舞台讓周遭是一片漆黑,金泰亨站在位置上深呼吸了幾次,因為緊張又再度調整耳機,他努力的放鬆自己,默念歌詞。即使知道金南俊人就在另一邊等著出場的時機,但他就是沒由來的感到不安,對自己、也對對方。


『我一次都沒有唱過開頭呢。我也想唱。』

『沒關係,那麼哥來寫一首歌給我們泰亨唱開頭。』

本來以為只是一句溫暖的安慰,沒有可能實現的承諾,但是他的哥、他最信任的隊長真的做到了,連日熬夜的製作這首歌,為求完美所以一次又一次的修改,那怕是在忙碌的巡演期,也從沒聽見金南俊喊過一聲累。


謝謝你,哥,世界上怎麼會有像你一樣如此美好的人。

因為是跟哥一起,所以我們一定會做得很好的,有哥在、就很好了。


金泰亨眨眨眼,當燈光亮起時他已經恢復了平靜,因為一邊戴著耳機的關係,台下阿米的尖叫聲有些糊了,同時也糊去自己的心跳,這是他自己寫的歌,他說他喜歡凌晨,而那個哥說他也是。


南俊哥,你知道為什麼我喜歡凌晨嗎?那是因為你。

因為你總是在夜晚創作,認真工作的哥簡直好看得令人移不開視線,好幾次我就這樣在你身旁偷看你,不說話就怕打擾你的思考,看到最後都不小心趴著睡著了你也沒發現。


我喜歡凌晨,因為那個時候的我們不會被打擾。就算只是安靜待在你身邊也覺得幸福。

 


當金南俊出場,現場阿米再次尖叫了起來,而金泰亨什麼也聽不見了,他看著他的哥被壟罩在藍光下,只覺得自己距離深淵又更近了一步。

讓我跳下去吧。他想。

然而理智讓他轉身,將視線移開好繼續演唱,但是連自己的歌聲都快要出賣他了,不知道金南俊會不會聽出來,這低音裡所隱藏的、那樣沉重的愛。


一路走來已經四年了,身邊有阿米支持,有成員陪伴,有著你,一切似乎越來越好,但快要掩蓋不住的感情好像要毀了所有,只要稍稍不注意,就會讓我失去你。


聽著耳機裡傳來金南俊的聲音,金泰亨不敢去看他的臉,強忍著情緒,直到該合唱的地方,才就著安排與金南俊對視,而這一望似乎能望進心底,他看見他哥眼裡一如既往的笑意與溫柔,但那一絲藏不住的緊張與喜愛還是被金泰亨抓個正著。

巨大的衝擊讓金泰亨沒能反應過來。


原來哥也很怒力的在忍著嗎?因為那份就要滿溢而出的感情而痛苦著。


他們很快便結束了合唱的部分,但是誰也沒有轉身,金南俊就那樣彎著嘴角,好像有那麼一點不顧一切的衝動,直直盯著金泰亨,聽他唱著最後的幾句,而金泰亨差點沒忍住哽咽,好在低音讓他有躲藏的餘地,只是眼裡的深情卻是赤裸的無法遮掩。


所以我抓住你了嗎?

是不是再也不用害怕凌晨過於短暫,也能夠在白天牽起你的手。


2017-06-20 热度(14) 评论(7)
评论(7)
热度(14)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