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距離我太過遙遠的你 (上)

閔爺跟大哥還有忙內so far away的腦洞,糖南宇宙好吃

跟前面幾篇沒有相關性,南俊沒有見一個愛一個的壞習慣,目前沒有

寫糖南就很想開車,幾百年沒開車了,結果這章稍微爆字數所以還沒開成

※泰亨真的不是壞,他只是愛哥哥

※糖南,微vmon※南俊受

--------------------------------------------------


行程剛結束,七個人坐在回程的保母車上,睡覺的睡覺,看手機的看手機。前頭的金泰亨不知道側頭輕輕的在金南俊耳邊說了些什麼,惹得金南俊咯咯笑個不停,坐在他們後面的閔玧琪眼神暗了暗,掛上耳機把音樂調到非常大聲,也不管耳朵會不會壞掉就閉上眼睛休息,只要一想到小自己兩歲的弟弟剛剛撇過來的那一個得意的眼神他就一肚子火。

 

媽的金泰亨,敢挑釁我。

 


「哥,你今天別去工作室了,我們回房間打遊戲啦。」金泰亨在金南俊洗好澡後黏糊的掛在他身上,摟在那人身上的手不安份的摸來摸去,一下揉揉肚子,一下又捏捏腰。

正準備出門的閔玧琪皺起眉頭,看著本來要去換外出服的金南俊一臉為難,弟控的屬性讓他寵溺的摸著金泰亨的頭髮,說不出拒絕的話,就這樣放任弟弟越來越出格的行為,還笑的溫柔。


「南俊。」閔玧琪倚在門板上,慵懶的瞇著眼,他向金南俊伸出手,語調低啞溫和,好聽的菸酒嗓聽起來像是在誘惑一般,「哥今天有曲子要跟你討論,你會陪哥的吧,嗯?」

「哥......」金南俊為難的看著趴在自己身上的弟弟,又看了看哥哥伸出的那隻雪白的手,一瞬間覺得自己正面臨人生中最艱難的選擇,雖然他本來放在泰亨背上的手已經抬了起來,正準備握住什麼。

但弟弟的聲音打斷了他的動作。


「啊不行啦哥,我們明明說好今天還要順便討論我們的歌的!suga哥的就明天再說吧!」金泰亨耍賴似的把臉埋進了金南俊胸口蹭了蹭,像隻討摸的小狗一樣,把金南俊搞的紅了一整臉,看著自己弟弟的眼神也軟的不像話。


閔玧琪知道今天帶不走金南俊,於是把伸出的手收進了口袋,頭也不回的走了。

身後傳來金南俊道歉的話語也裝作沒聽見,反正自己終究不是被選擇的那個。


出門的閔玧琪把自己關在了工作室一整夜,本來已經決定要在這次四週年和金南俊合唱的那首歌被他扔進了一堆沒在整理的紙張和雜誌中,靈感一來,他最終在隔天早晨通知了金碩珍與忙內這次要與他們一起翻唱自己歌曲的計畫。


你伸出來的手如果沒握住我的,那終究沒辦法牽手。


你選擇了金泰亨給你的柔軟,那麼我就收起我為你保留的溫柔。


 

我因為死不了所以活著。

 

媽的,金南俊,我閔玧琪就偏偏在你這關過不去,我曾有過的所有夢想都有你的參與,走過的地方都有你的身影,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只為了讓你能在我的夢裡翱翔。

但你距離我是如此遙遠,讓我總在夜裡祈禱你不要離我而去。

 


隔一天晚上,閔玧琪從白天的補眠清醒後再次找上好不容易擺脫金泰亨來工作的小隊長。


「南俊啊……」他推開金南俊工作室的門,走到他的椅背後站著,順便看了眼他正在修改的歌詞。

「吶哥,什麼事嗎?」金南俊聽見聲音後並沒有回頭,畢竟敢進他工作室不敲門還打擾他工作的也只有這個霸道的哥哥了。

閔玧琪不回答,將雙手撐在金南俊兩側,動作像是把人圈在懷裡一樣,有點親密,有點超過了友好的那條線。


雖然知道這樣很突然,可是沒辦法,金泰亨最近的舉動讓閔玧琪有些警惕,像個心愛的玩具要被搶走的孩子,只好將布偶牢牢抓緊,他也不想這麼急躁的,他現在根本摸不透金南俊的想法,但是再不行動,他怕是連一點機會都沒有。

他只是想留住這個人而已,只是想讓他待在自己身邊。


金南俊原本因為正在寫字的關係身體有些駝背,現在則因為背後貼近的溫度而僵直了起來。

閔玧琪勾起嘴角,眼睛也彎起了好看的弧度,他輕笑兩聲,把下巴靠在金南俊筆挺的肩膀上,整個胸膛都貼上了隊長微微顫抖的背脊,「怎麼,我們南俊這麼晚了還在工作啊⋯⋯」他側頭,將溫熱的氣息吐進那人敏感的耳朵。

「玧琪哥?」金南俊微微縮了一下脖子,但肩膀上的重量讓他不敢亂動,放下筆,他正想將修改到一半的歌詞移去其他地方,沒想到紙張卻被身後的人一把抽了過去。

「哥!」金南俊情急之下想搶回那張紙,急忙轉頭卻忘了那人近在咫尺的臉龐。


被親了臉頰的閔玧琪心裡得意,但看金南俊摀著嘴巴好像被嚇得不輕的表情,他瞇起眼睛有些不悅,「哥難道不能看嗎?嗯?」

「沒有沒有,我只是、嚇到了。」金南俊垂下眼簾,不太敢和生氣的閔玧琪對視,因為當那雙眼睛沒有笑意的時候實在是冷得讓人發顫,但是他又想將歌詞拿回來,只好支支吾吾的說:「哥我、那個我還沒寫完……」

閔玧琪哼了一聲,冷冷地問:「寫給金泰亨的那首歌?」

「不是我寫給泰亨的,是泰亨自己寫的啊哥。」

聽了金南俊的反駁,閔玧琪的臉沉了下來,他將紙拍在桌上,轉身就要走。

失望和憤怒交雜在一起,衝擊著閔玧琪的思考,他一向不是一個衝動的人,他有自己的思考方式和看法,當然有時也固執地令人害怕,但每當事情和金南俊有所牽扯的時候他總是控制不住自己,天知道他現在有多想就這樣強上了金南俊,把自己所有的感情全部付諸行動,用最原始的方法展示他的愛,讓他愛的人身上只有他的味道。

見鬼的情敵、見鬼的金泰亨都讓他們滾邊去吧。

 

閔玧琪自嘲的一笑,他捧在手心呵護的人,也許別人都不知道,但是他自己明白,有多少次他都想轉身離開,在當練習生的那段日子裡,那些沒有人懂的淚水,沒有人看見的傷口,他都藏的很好,但是金南俊卻把他摀著傷口的手給拉開,邊哭邊幫他上藥,說著一切都會好起來的,這樣的話。


為了不讓你再一次哭泣,我收斂起所有情緒,讓自己變的強大,強大到足夠成為你的後盾,在你被逼得沒有退路的時候給你一個可以躲避的地方。出道前,社長通知你將成為隊長的時候,大家都是認可的,但我多希望我那時候能鼓起勇氣說一個「不」字,那是一個要扛下所有責任與壓力的職位,我知道你總是壓抑的,笑起來溫柔,卻是為了給成員們一個安心的理由。

我怎麼捨得你這樣痛苦。

 

「哥你別走。」


閔玧琪眼看就要轉開門把,身後卻多了一股重量壓在他身上,讓他停下了原本的動作,把額頭靠在門上,投降似的將手鬆開,轉身把身材明明比自己高大卻柔軟的弟弟攬進懷裡。

「好,哥不走。」閔玧琪就那樣靠著門抱著金南俊,承受他落在自己肩窩的眼淚,覺得一瞬間他們似乎回到了一無所有但卻有著一切的那段時間,那時候的他很窮,為了所謂夢想和身邊的親朋好友漸行漸遠,雖然極力假裝不在乎,卻越來越孤獨,但金南俊出現了,孤獨依然,只是多了一個人陪他。


這樣就夠了。


金南俊沒多久便停下哭泣,他難過地咬了閔玧琪的肩膀一口,撒氣似的說:「哥你為什麼要那樣!」

「嘶……」閔玧琪吃痛的皺起臉,但是卻沒把人推開,反而收緊了摟在那人腰上的手,「我怎麼了,讓你這樣咬我。」


「你就這樣要走了,你無緣無故的生氣,昨天也是,今天也是。我……哥這樣很討厭,明明轉身走掉的是哥,卻好像是我拋棄你了一樣!」金南俊因為剛哭完而有些喘不過氣,他抬起頭看向閔玧琪,清澈的眼裡印的是閔玧琪寫滿貪戀的神情,「我說過不會離開哥的,我們說過會一直在一起的,哥我──」

閔玧琪用一個吻打斷他愛的那個人,沒有過於深入的觸碰,只是一個親吻,他的手指滑過金南俊泛紅的眼角,憐惜的再次將吻落於他愛人的雙眼。


「我還對自己還說過不會再讓你哭泣,但我失言了。」閔玧琪扯了一個難看的笑容掛在臉上,「媽的,竟然還是我惹哭你的。」

金南俊眨了眨眼,又是幾顆水珠落下,好不容易從震驚中回過神,他揪住他哥的衣領,顫抖地說不出話。


「看吧,沒什麼諾言是守得住的,南俊。」輕輕地用自己的手握住另一個人緊握的拳頭,閔玧琪的嗓音變的沙啞:「所以別再說什麼一直在一起了,這樣會讓我以為你是想和我做更多、比起親吻還要更舒服的事情。」說著,他壞心的在金南俊的唇上舔了一口,並且故意將手伸進那人衣服的下襬,毫無阻隔的在他敏感的腰窩處撫摸,想著這樣做的話也許就能嚇跑懷裡的人。


看見我對你所懷有的貪念後,你就會離我而去了吧,比起苟延殘喘的祈求你的垂愛,就這樣用我最赤裸的心將你驅離似乎更好一些。別說在一起這種殘酷的話,因為這樣會讓我以為,我們之間是有可能的。


金南俊抖得更厲害了些,他緊咬著嘴唇,反握住他哥的手,再次將整個人縮進閔玧琪的懷裡,他問:「是不是這樣就可以留住你?如果是的話就把我的一切都拿走吧。」

閔玧琪撐大了雙眼,幾乎是憤怒的捏起金南俊的下巴,強迫他抬頭,「你到底在說什麼鬼話?金南俊你根本不懂──」


「不懂什麼,愛嗎?」金南俊通紅的雙眼裡寫滿了委屈,被捏痛了也沒掙開那隻手,他帶著哭腔的說:「那你怎麼不問問我呢?問我是不是剛好也愛著你。」

 


2017-06-26 热度(19) 评论(8)
评论(8)
热度(19)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