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南俊是真愛啊
吃南俊受,不要雷我拜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雖然都是髒話廢文)

只做我一個人的天使

快寫完的時候聽了Awake然後就爆字數,有肉肉,希望貼的上來

不覺得幫拿包包還裝沒事的大哥真的男友力爆棚到一個回不去嗎?

※本來親完臉就沒事了,但中途出了點意外

※碩南(看清楚是碩南)※南俊受

-------------------------------------------------------


金碩珍坐在客廳裡休息,翹著腿看著手裡的雜誌,也不知道到底是看進去了沒有,眼睛眨呀眨的閃著光。


今天難得的休假日,宿舍裡除了昨天熬夜創作正在補眠的金南俊,大家早就出門溜達或者回家蹭飯去了。

金碩珍反常的沒跟弟弟出門逛街,他在送走成員們後,慢悠悠的在宿舍裡晃來晃去,最後走進了金泰亨跟金南俊的房間裡,在有些雜亂的書堆裡抽出一本時尚雜誌後就出來了,完全沒有吵醒原本淺眠的弟弟。


但想起閔玧琪離開前不放心的告誡,他突然笑的停不下來,甚至是腿上的書掉了也沒來的及接住。

 

「哥啊,別使壞了,南俊最近很需要休息。」

「呀,什麼使壞,哥是壞人嗎!哥我留下來就是要照顧他的!」

「......哥你好自為之,不要過頭了。」

 

玧琪啊,哥會像個天使一樣的,畢竟我在南俊心裡一直是個好哥哥不是嗎?


他想要的哥都會給他的。不就是繼續當個溫柔的大哥嗎?這有什麼難的。

 


動了動僵硬的脖子,金碩珍正要把地上的雜誌撿起來,就聽到原本安靜的宿舍裡有了動靜,他彎起嘴角,笑得好看。

 

「南俊啊!」他喊,同時朝房間前進,他沒敲門就轉開門把,不意外看見了還沒完全清醒的弟弟正坐在床上打瞌睡。

哎一古,好可愛。


「呀我們南俊還在賴床啊⋯⋯」金碩珍坐在床邊,伸手摸了摸金南俊雜亂蓬鬆的頭髮,然後勾著他的脖子讓他半躺在自己身上。鏡片下的眼睛是一彎好看的弧度,帥氣的臉龐讓半夢半醒的金南俊看得一愣一愣的。

「看傻了?哥很帥對吧,呀我這張臉簡直是藝術品等級的。」講完讚美的話金碩珍自己又開始狂笑,這魔性的笑聲讓金南俊是徹底清醒了,他揉了揉乾澀的眼睛,嘟囔著肚子餓,迷迷糊糊的像是撒嬌一樣在金碩珍的脖子那裡亂蹭。


毫無防備的樣子跟平常上台時有極大的反差,當然私下的金南俊也沒那麼愛撒嬌,但不得不說他非常擅長於此,不管怎樣都比鏡頭前沉穩的樣子可愛很多,而金碩珍就喜歡他像個小弟弟一樣依賴自己,雖然平時一直在吵鬧的就是他本人沒錯。


「好啦,你快起床,哥給你熱午餐去。」拍拍金南俊的背,金碩珍本來已經要站起來了,但是金南俊又抓著他的手不放,他只好再坐下去。

「我們南俊怎麼啦,難道要哥給你一個早安的BOBO嗎?嗯?哈哈哈哈哈!」


看見自家大哥又陷入自己的世界,金南俊默默翻了一個白眼,隨後也無奈的笑了。

「沒有啦哥,昨天從機場回來我就直接去工作室,回來的時候大家都睡了,來不及跟你道謝。」金南俊給了金碩珍一個大大的擁抱,並再次感嘆了一下他哥肩膀之寬闊,「謝謝你,哥。」


「嗯?你跟哥客氣什麼,就說了哥是一個很懂禮貌的人。」金碩珍大方的抱了回去,他總覺得這個弟弟身上的味道特別香,因此還多抱了一會兒,搞的金南俊推開也不是,繼續抱緊也奇怪,最後只好尷尬的輕咳兩聲。


「因為哥老是幫我把上面的包包拿下來,明明沒有必要做的,哥實在太貼心了,雖然之前也在蜜FM上道過謝,但還是覺得有必要再說一次。」金南俊好不容易逃開了大哥的擁抱,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指,臉越來越紅,感覺有要燒起來的趨勢。好像那一幕還在眼前重演,讓他忍不住小聲的說:「哥這樣做真的很讓人心動。」


金碩珍摀著自己的胸口說:「呀伊,我們蒙妮,哎、太可愛了,不行,哥必須給你一個BOBO。」

說完他就捧著金南俊軟軟的臉頰,嘴對嘴的親了他一下,好像覺得這樣還不夠似的,不顧弟弟推著他胸口的反抗,硬是在他的左右臉也各親了一下才願意把人放開。


「啊哥!」金南俊摀著臉大喊,「幹什麼呢不要這樣!」邊說還邊撈起床上的娃娃往大哥身上丟。

緊接著回應他的是那人沒心沒肺的笑聲,而還沒等到金南俊惱羞的把人趕出去,他遮著臉的手就被拉了下來,只見金碩珍一臉溫柔地看著他,好看的眼睛裡乾淨得不像話,簡直能直接映出金南俊現在害羞凌亂的樣子。


「呀,我們南俊除了可愛,哥我真的是想不出其他形容詞了,怎麼會一個BOBO就害羞得不得了呢,這樣可怎麼辦啊。」突然金碩珍一反平常幼稚的模樣,他瞇起眼睛,空出一隻手將額前的頭髮往後一撩,接著用力一推把金南俊壓倒在床上,居高臨下的俯看整個人僵住的弟弟,他又笑了,只是多了幾分曖昧,他說:「哥想跟南俊做的可不只這樣,哥還想跟南俊接吻,啊、南俊自己不是說過kiss跟BOBO的差別嗎,有沒有伸舌頭?嗯?自己說出來的話總要親自試試吧,呵呵。」

說完金碩珍還調戲的用手指滑過弟弟好看的唇,柔軟的觸感讓他自己差點沒忍住,吞了吞口水,他壓低身子讓兩人靠得更近,連呼吸吐出的氣息都交纏在一起。抬頭看見弟弟不知所措亂飄的雙眼濕漉漉的,整個臉頰也都紅的不像話,他突然覺得下腹一緊。


我去,金碩珍在心裡暗罵了一聲,說好要做個溫柔男人的計畫怕是要先擱在一邊了。



而此時被壓著的金南俊從沒想過平時活潑可愛的大哥會露出這樣的表情,懶散又惑人的樣子倒跟閔玧琪有幾分神似,是室友做久了的影響?危險這個詞是現在他唯一能想到的,應該要馬上逃走的,但是身高跟他不相上下,體格甚至比他還好上一些的男人正用雙臂與身體把他囚禁在柔軟的大床上,這麼羞人的動作讓金南俊整個人都要爆炸了。


他反射性地伸手抵在金碩珍溫熱的胸膛上,想要反抗,但剛起床全身無力的金南俊卻怎樣也推不開。壓著他的人還是一動也不動,接著像是在嘲笑他的白做工,那人貼他貼得越來越近,除了臉,幾乎可以說是整個身體都碰在一起了。金南俊覺得自己渾身燙得有快要因此暈過去的趨勢,他鼓起勇氣試著要和大哥對上視線,沒想到才抬眼一看,就見到那人眼底滿是被壓抑的情慾。


「碩珍哥……嗯!」金南俊聲音顫抖地喊了他哥一聲,卻在下一秒被抓著下巴強吻,嘴唇被另一個人毫不憐惜的啃咬,他試著要緊閉嘴巴,但金碩珍用空著的手往金南俊敏感的腰上一捏便讓他張嘴了,男人把舌頭伸了進來,將嘴裡的唾液與熱度都渡給了金南俊,色情地舔吻他的上顎,讓金南俊又是一陣酥麻,同時金碩珍下身還模仿著交媾的動作,隔著兩人的褲子摩擦著金南俊的脆弱。

金南俊被動的承受著金碩珍的吻和愛撫,所有興奮的尖叫都被封在了那人的嘴裡,而他因為這從未有過的刺激顫抖著,快感如浪潮的撲來,讓他幾乎要不能控制得哭了出來。大哥強勢的侵略讓他渾身發軟,原本還在使力推人的手現在也只能無力的抓著金碩珍的衣服。


金碩珍像是感受到懷裡的人的狀況,於是便稍稍拉開了兩人的距離。他眼前的金南俊不再是剛才那迷糊可愛的模樣,反而更加刺激金碩珍的慾望,他看著金南俊眼眶還帶著眼淚,嘴唇也被他親到紅的像是要流出血來一樣,因為兩人的身體緊貼在一起,還能感受到他大口喘氣的胸膛一上一下的起伏。


「南俊啊……」金碩珍原本甜甜的嗓子突然像是啞了一樣,搔刮著金南俊的耳膜,讓他連聽著聲音都忍不住發抖,「還喜歡嗎?哥的吻技。」

金南俊聞言便抬起頭看著他哥,他眨了眨眼睛,把多餘的淚水給擠出眼眶,想到剛剛發生的事情,聲音不自覺地染上了哭腔,「哥你、哥你能不能先起來?」

「喔?要哥起來啊。」使壞的把手伸進金南俊的短褲裡,抓住他已經起了反應的下身上下摩擦著,金碩珍微微一笑,俯身到弟弟耳邊小聲說著:「但是我們南俊好像很想要的樣子,真的要哥停下來嗎?」

「碩珍哥……哥你別這樣……噫、不!」金南俊搖著頭,試著拒絕湧上的快感,但金碩珍顯然沒在聽,反而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在弟弟止不住高潮的快意尖叫後還打算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最後讓他停下的是金南俊放聲的痛哭。


金碩珍嚇了一跳,趕緊抽出作亂的手,翻身坐起來把縮成一圈的弟弟攬進懷裡,他輕拍金南俊的背,將下巴靠在他的頭上,嘴裡低聲喃喃著安慰的話語,抱著弟弟的身體左搖右晃的,好看的手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的擦去他臉頰上的水痕,時不時還低頭親親他的頭髮與眼角,溫柔的就像平常那個金碩珍,似乎剛才出現的意亂情迷不過是金南俊做的一場春夢。


夢裡有他自己,跟他喜歡了很久的大哥,那個對他來說比天使還美好的人。


金南俊喜歡的那個人有莫名其妙的笑點,還老喜歡講一些大叔笑話,讓他每次聽了都只能替他臉紅,他真的很喜歡那個人,喜歡的不得了,但是他誰也沒說,自認將這份感情藏得很好。

雖然也會有那種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想要說出來的時候,但是不行,所以金南俊強迫自己盡量不要去想,時常把自己關在工作室裡,還一關就是一整夜,到了真的受不了的時候他就會創作,將所有的愛慕與苦痛都宣洩在音樂裡,一個人努力維持著這份緊張的關係,想著也許時間會讓他放棄這份感情。


告訴自己這份愛會毀了他喜歡的人跟他之間的關係,所以只要乖乖做個弟弟就好。

但是他喜歡的人剛剛好像對他做了很不得了的事。


一股說不出的苦澀蔓延在金南俊嘴裡,讓他開不了口,金碩珍的行為就像一把銳利的刀刃,撕碎了他自以為的面具。

好委屈。金南俊想,他抱著自己,高潮帶給他的只有難受與被看穿的羞恥感,於是他受不了的大哭了,為了這份快要收不回來的感情,做出最後的抵抗。

 

「唉,別哭啦我們南俊,別怕哥。」金碩珍嘆了一口氣,看著把整張臉都埋進了自己胸膛,但卻不肯抬頭看他一眼的人兒,他更加收緊了他放在那人身上的手。

像是下定決心一般,金碩珍將語氣放得更柔、卻更加堅定一些,他無比認真的說:「金南俊,我一點也不後悔剛剛對你做的那些事。我道歉是因為捨不得你哭,但我要你知道,我之所以這麼做,全都是因為我很愛你。」

明顯的察覺到金南俊因為他的話而僵硬,金碩珍笑了笑,接著說:「哥不是笨蛋啊南俊,那些你不敢、不能說出來的話就由哥來說吧,聽好了,我很喜歡你,真的很喜歡。南俊,不要再一個人痛苦了,哥都知道的,哥只是太膽小了,才會到現在才說出來,都是哥的錯。所以我們南俊別再哭啦,哥的心都要被你哭碎了。」


輕輕抬起金南俊的臉,有別於剛才急躁粗魯的舉動,現在金碩珍像是捧著一個寶貝一樣,緩緩的將臉靠得更近一些,在確認金南俊沒有任何排斥和抗拒後才將嘴唇貼了上去,虔誠的、珍愛的親吻著他的愛人,不帶一絲情慾。


大腦有點跟不上金南俊身體的速度,等他好不容易從那一串告白裡回過神來,他的手早已經環上了金碩珍的脖子,而原本純粹的接吻因為他的回應似乎又要變質,幸而他及時退開了。


「哥……哥我真的、真的可以──不是,我的意思是哥你真的、唔,喜歡我?」金南俊語無倫次的想要確認些什麼,他修長的手胡亂比劃著,最後也只是被金碩珍抓住,然後十指緊扣。

無奈又好笑的看著平時穩重且成熟的弟弟在被自己告白後手足無措的樣子,金碩珍除了心疼還是心疼,只能再用一次用親吻證明自己的感情,又低聲說了一次愛,給金南俊一個安心。


「對不起啊,是哥以前太懦弱了,總是一直堅持著什麼,才會讓南俊一個人受這麼多的苦。以後不會了,我以後會陪著南俊一起承擔這一切,所以和我在一起好嗎,南俊?」


兩個人的單戀最終在金南俊的一聲好之後結束,再來只剩戀人之間的細語,以及金碩珍沒有說出口的那些話。



我不是天使啊南俊,我是個很壞的人,我想當個好哥哥,就跟以前我一直在做的一樣。但是已經忍不住了,你就像那片我無法觸碰的天空,美好得不像話。


在成為藝人這段路上,其實我走得很辛苦,而硬撐下去似乎是我唯一能做的。幸好,幸好有你,陪在你身邊時就像是一場美夢一樣,帶給我無比的幸福,我也掙扎過,要自己不要淪陷,但夢終究要醒,而我否認不了已經愛上你的事實。

我不是天使,所以飛不起來的,所以只好讓你墮落。沒關係的,即便是這樣,你也是哥我所看過最美麗的一朵花,如此一來我便能將你折下,緊緊抓在手裡不放開。



說了很多次吧,哥不是天使。

南俊,你知道嗎,你才是哥的天使啊,是哥即便粉身碎骨也想擁有的愛情。


2017-06-30 热度(31) 评论(14)
评论(14)
热度(31)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