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距離我太過遙遠的你 (下)

我的車不知道為什麼消失了,自己覺得難過,這裡只有下流話而已。

大半夜的寫完不知道自己寫了什麼,大概是蛀牙了。

※沒意外的話應該有番外肉,沒道理糖南沒肉啊。

※糖南※南俊受

------------------------------------------------------------


要不是懷裡摟著一個人,偏偏還是他愛了很多年的那一個,閔玧琪想他現在應該已經跌坐在地板上了。

別說金南俊整個人有些失去理智地掛在他身上,連他自己對於現在發生的事情都還有點懵。


「南俊,你可要想清楚了,哥不會給你機會反悔的。」閔玧琪覺得頭暈,頭皮陣陣發麻,連眼前的人看上去都比平時更好看了一些,可能是衝擊過大的緣故,一直以來都想要的東西突然就這樣成了自己的,怎麼想都有些不真實。要不是金南俊偏高的體溫透過手掌傳了過來,他恐怕就真以為自己在作夢了。


比起那個時候知道自己能夠出道的激動,現在能正大光明的將金南俊摟在懷裡更讓他鼻酸。


如今的我們已經不用躲在練習室裡兩個人看著年末舞台哽咽,不需要為了看不清楚的未來而徬徨。你陪我走過了最艱難的那段日子,卻不知道自己就是我一直在追尋的目標。

我再也不用一個人鎖在工作室裡想著你和別人嘻笑的畫面抓狂,因為你才剛說了要屬於我。


啊、真是要瘋了。閔玧琪控制不住的狂笑,毫無節制地將吻落在金南俊柔軟的臉上,在他跟著自己笑起來後找到有酒窩的位置更是用力的親了下去。

被哥哥突如其來的舉動搞得一頭霧水,金南俊緊張地抓住閔玧琪的衣服,乖巧的承受那些激動的吻,他瞇起眼睛,享受平時冷漠的閔玧琪只對他一個人展示的另一面。


真是久。金南俊回想著他們剛見面的時候,雖然青澀,但這哥一直都是擺出一副事不關己、不想靠近任何人的樣子。正值青春,他們還曾經為了很小的事情打過一架,但在這之後的感情卻變得比其他人更為堅固,在那個只有十七坪大的藍色房間裡,他們背靠著背,在兩人都疲憊不堪的時候彼此扶持。


是在那時候就喜歡上了吧,這個表裡不一的哥哥。


「在一起吧,玧琪哥,絕對不會後悔的。」然後永遠都不要再分開了。


閔玧琪的額頭抵著金南俊的,他一向淡漠的眼眸裡一時間閃過許多看不清的情緒,他嚴肅的思考了一會兒,有些猶豫地開口:「那金泰亨呢……他怎麼辦?」

金南俊挑眉,認真地盯著閔玧琪的眼睛,並從中看出了他的不安,然後金南俊不合時宜的笑了出來,他推開閔玧琪,蹲在地板上大笑不止。

眼見閔玧琪的臉越來越陰沉,金南俊這才緩了過來,起身把閔玧琪拉到他的椅子上坐著,而自己就坐到他哥腿上,金南俊帶著大大的酒窩笑著問:「這又關泰亨什麼事啊哥。」

「哼。」閔玧琪冷哼,他摟緊金南俊以比例來說有些過於纖細的腰肢,指著桌上那份歌詞,笑而不語。


「泰亨是弟弟啊哥,他還小,大家都知道我寵他。」金南俊把歌詞拿過來塞給閔玧琪看,「你也知道這小子的自尊心有多強,這次他居然親自來拜託我給他寫歌,你都不知道我那時候有多驚訝。所以說這根本沒什麼好生氣的,哥太小心眼了!」

「小心眼?我?」閔玧琪連看都沒看就把紙丟了回去,報復性的在金南俊咬他肩膀的同一個位置咬了下去,直到聽見金南俊的呼痛後才捨不得的放開,「好啊你小子,說話沒大沒小了是吧?」

「我這不是因為哥疼我嘛。」金南俊討好的說,接著又露出他好看的酒窩,「對哥來說我也是弟弟啊。」


「我疼你可不是因為你年紀小。」閔玧琪警告的捏了金南俊的大腿一下,「話說回來金泰亨也不過就小了你那麼一歲,你犯的著寵成這樣?」

「唉呦哥!」左閃右閃的想躲開哥哥在他身上亂掐的手,金南俊反駁:「小一天都是弟弟了,更何況是一歲,而且泰亨那麼黏我,弟弟撒嬌的樣子不是很可愛嗎。」對於所有可愛的事物都沒有抵抗力的金先生是這樣表示的。


閔玧琪翻了一個白眼,就是這樣金泰亨才會敢爬到頭頂上造反的,不過現在人是他的了,誰也搶不走。閔玧琪微笑,把金南俊的頭壓下來就是一個深吻,直到金南俊呼吸不順的拍著他的肩膀他才捨得把人放開。

「比起他們的撒嬌──」閔玧琪故意靠在金南俊耳邊低喘,看著他泛紅的耳尖滿意地接著說:「哥啊、更想看你在床上哭著向我求饒的樣子呢,南俊。」


「玧琪哥……」金南俊也有點喘,聲音因為哥哥強烈的暗示而顫抖,但是他推開了閔玧琪再度靠近的臉,「還不行。」他說。


金南俊除了搖頭還是搖頭。


「對不起哥,我愛你,但是……在這之前我必須對整個防彈少年團負責,我是隊長啊,只要能讓成員們走上美麗的花路,就算只有我一個人在荊棘裡我也不在意。所以現在不可以,只是、只是時間不對……四週年要到了,我無論如何也不能鬆懈。哥你知道的,我們兩個以後只會比現在還要更辛苦,我不怕,真的。再等一會兒好嗎?等我真的做好準備。」


我在人群裡逆流而行,好不容易找到同樣在逆向行走的你,牽住了手,卻依舊寸步難行,但我已經不在乎了。

我總是處在黑暗裡看著別人幸福的臉龐,一個人茫然,是你帶我走出去,想讓我也跟他們同樣的笑著。

你的愛,我知道,但是還不行。


我不能讓現在短暫的歡愉橫在我該擔起的責任之前。


我想用最好的樣子去接納你的全部,毫無保留,想索取你的溫柔你的愛撫,可是我還沒有準備好,我不得不向現實低頭,因為在金南俊之前還有個Rap Monster,他有六個很重要的人要守著,身後還有一群阿米,所以再等等我吧。


「哥,對不起。」金南俊垂下眼簾,不願意面對閔玧琪可能失望的表情。

但回應他的只是閔玧琪溫柔落在耳邊的親吻。


「沒關係,哥都知道的。」他聽見那個男人這麼說,然後更加的被抱緊,像是要給彼此空虛不安的心一個安慰,即便兩個男人並不柔軟的身體嗑的彼此生疼,也沒人想要退開。

為了讓金南俊能夠繼續他的創作,閔玧琪並沒有要久留的打算,但是他在離開工作室前回頭說了一句:「我可以等。」


話裡的深情讓金南俊的心一時竟赤裸的無處可躲。


他看著他哥的背影移不開視線,覺得這個男人比他嬌小的肩膀此時竟看上去如此厚實,直到隔音效果極佳的門板完全闔上前,他連眼睛都捨不得眨一下。


啊,這就是進入了所謂的熱戀期嗎?金南俊對著空無一人的室內笑了笑,臉上的酒窩遮都遮不住。什麼啊,離他跟這哥告白才不過一下子的時間,怎麼心就跳的這麼快呢?明明已經陪伴了彼此這麼多年,早有著不論是哪個成員也無可取代的羈絆,但是他現在卻像個小女孩一樣的害羞又心動,真是沒用。

但是哥應該也跟我一樣吧,明明才剛剛分開而已,就已經想見到對方了。


金南俊在椅子上轉了轉,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機正要滑開,電話卻像是算準了時間一樣突然響了起來,而來電顯示上大大的「玧琪哥」三個字讓金南俊一個手抖差點把手機給摔了。


「哥?」連忙接起電話,以為是閔玧琪有什麼東西落下了的金南俊左右張望,檢查著四周,看了一圈後卻發現不是這麼一回事。


『南俊啊……』閔玧琪惑人的菸酒嗓措防不及的撩撥著金南俊敏感的神經,他不著痕跡的倒抽一口氣,然後掐著自己手心的肉假裝平靜地問了一句什麼事。

『沒什麼,哥就是想你了。』


那男人的一句話就讓金南俊投降,心跳快得不像話,他摀著臉,即便知道閔玧琪現在不可能看到他的表情也不放開,臉上的熱度蔓延到腦子,幾乎要將他的理智融成一團漿糊。


金南俊深吸了一口氣,臉紅的回應著:「……我也想你了,很想很想的那種。」這樣肉麻的話他居然像是排練過無數遍一樣順溜溜的就說了出來,連他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

「我才剛剛想到你,你就打電話來了。」

『喔?哥才剛走你就想我了?是不是太急了啊南俊,要不要哥現在走回去繼續我們剛剛沒做完的事,嗯?』


「啊──哥!」金南俊大聲抗議著,「哥是流氓嗎!」


另一頭的閔玧琪聽見這話便笑了起來,接著他像是在說什麼秘密一樣壓低了原本就低啞好聽的嗓音,他說:『南俊啊,哥如果真的是流氓的話,剛剛就在那裏把你辦了,還會在你身上留下大片的痕跡,讓別人一看就知道南俊已經是我的人了,連肖想你的機會都沒有。』


金南俊被撩的受不,他扯著自己的頭髮,現在簡直想把手機給扔出去,最好是能砸在閔玧琪好看的臉上。


可惡,為什麼能把這種話說的這麼帥,連笑聲都帥!金少女覺得又愛又恨。


「啊我要掛電話了!我要去寫歌了,明天還要跟泰亨待在一起一整天──」

他話還沒講完閔玧琪便出聲的打斷,他警告的說:『你敢?你最好試試看,看是要我把你做到下不了床,還是要我在金泰亨面前直接上了你,你也知道我這個人說到做到。』


「玧琪哥,哥我錯了,拜託你不要再說這麼下流的話了。」金南俊趴在桌上試圖讓自己冷靜一點,但他現在滿腦子除了他哥還是他哥,室內明明開著空調,他卻突然覺得燥熱難耐。


『哼。』閔玧琪輕哼,但聽上去並沒有生氣,『這樣吧南俊,說點好聽的話,哥就原諒你。』


金南俊想了好一會兒,應該有十來分鐘,他就這樣靜靜聽著電話另一頭閔玧琪淺淺的呼吸聲,什麼也沒說。

而那個人竟然沒有對此表現出任何不耐煩。

看來閔玧琪真的打算把自己寵上天了啊,這可怎麼辦才好,習慣了可就回不去了。金南俊忍不住想,但卻一點要違抗的意思也沒有。


『南俊啊,哥已經到宿舍門口了,你再不說哥就只能掛了。』


他彎起一抹微笑,彷彿能看見閔玧琪皺著眉頭焦急卻無可奈何的表情,他甜甜地喊了一聲玧琪哥,接著卻遲遲沒了下文。


『結束了?』


「呵。」金南俊沒忍住的笑出了聲音,他撐著下巴,想像著閔玧琪此刻就站在自己面前,沒想到竟然光是這樣都能讓他覺得幸福。


「哥啊。」

『……嗯?』


「我愛你。」他說完不等另一方的回覆就掛了電話。


金南俊把電話扔到一旁的沙發上,上揚的嘴角根本拉不下來,臉上洋溢著不言而喻的甜蜜。


而那邊已經把鑰匙轉到一半的閔玧琪拿著手機愣在宿舍門口,過了一會兒,他默默把電話收進口袋卻沒有急著進門,反而背過身來靠著牆緩緩蹲下。

閔玧琪把臉埋進自己交叉的雙臂中,一邊咒罵著另一頭可能正得意的戀人,一邊努力地想要平復自己因為突如其來的愛語而狂跳不止的心臟。


輸得很徹底啊,閔玧琪。他看似不服氣的想著,仰起頭,臉上的表情卻洩漏了他的幸福得意。


最後閔玧琪在睡前又傳了條語音訊息給金南俊。

收到訊息的金南俊沒有回覆,只是寫了整夜歌詞,他臉上的酒窩就沒消失過。





『我也愛你。』


這個音檔最後被存進了金南俊隱密的資料夾裡還上了鎖。


2017-07-02 热度(17) 评论(5)
评论(5)
热度(17)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