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南俊是真愛啊
吃南俊受,不要雷我拜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雖然都是髒話廢文)

【泰南】 弟弟

南俊受傷的消息一傳來就草草寫了這篇,覺得又心疼又好笑

最近迷上講電話的模式,看不到對方的想像空間變大了

然後因為標題很短就加上了CP,一直猶豫到底需不需要

※切記只是腦洞,別太認真

※Vmon※南俊受

------------------------------------------------------


「南俊啊,怎麼這麼不小心!」大半夜的,經紀人一邊攙扶他慢慢走出房間,嘴裡不忘嘮嘮叨叨的念著。


但金南俊現在除了拚命忍痛還有努力把眼淚逼回肚子裡之外,根本無暇顧及其他事情,只好胡亂點著頭算是回應了經紀人。


後頭還走著陪了防彈少年團好一段時間的老經紀人,他搖搖頭,意示那群聞聲走出房門探頭探腦的成員們回去睡覺。

成員們雖然擔心,但也只好摸摸鼻子縮了回去,畢竟明天還有演唱會,他們必須把狀態調整好,況且看金南俊還能勉強走著,應該也不是太嚴重。


只有金泰亨不顧警告的衝了出來,他越過臉色不太好看的經紀人,固執的跑到金南俊的另一側扶著他,但他到了嘴邊的問題卻在看見小哥哥冒汗的額頭後全都消失,只是默默的陪著他們,一句話也沒說的幫著將金南俊扶上車。他自己並沒跟上去,畢竟那些分寸他還是有的,既然只能跟到這裡,那他就站在原地目送車子離開。


離開前金南俊還特意搖下車窗,扯著難看的笑臉跟弟弟說:「泰亨啊,哥沒事,快回去休息吧。」

而金泰亨沒有回話,因為心痛的感覺席捲了他,幾乎要奪走他所有的知覺。

看見金南俊受傷他比誰都難過,可自己不但不能替他分擔什麼,還反過來要金南俊安慰他。


我果然還是個弟弟嗎?金泰亨摀著臉,搖搖晃晃的回到房間,而老經紀人罕見的沒有在走廊上等他,看情況應該是打電話給公司去了。

 


躺在床上卻一點睡意都沒有,他想起了前兩天他和金南俊的爭吵,只記得在爭吵中小哥哥不是很好看的臉色,既疲倦又焦躁的樣子。


金泰亨不清楚他們究竟在吵什麼,只知道好像是自己先開始的,那天他很累,哥哥發現後可能想讓他開心一點,於是就像以往一樣的逗了逗他,結果自己竟然惡言相向。

他已經很久沒跟成員吵架過,其實在做練習生的時候就不怎麼跟金南俊有什麼爭執,印象中他這個小哥哥不太會跟弟弟們搶東西,有什麼不愉快也都讓著他們,再不然就自己縮回房裡生悶氣,連弟弟闖禍了他也很少去責罵,有時候甚至在社長面前替他們背黑鍋。


真羨慕哥哥們,他們總是能在第一時間就察覺到彼此的狀況,連平常看起來幼稚活潑的碩珍哥也能很好的避開金南俊情緒的低潮,更不用提同是Rapper Line的號錫哥還有玧其哥,幾乎是一個眼神一個動作就能知道他們隊長的心思。


真讓人嫉妒。


金泰亨用力的捶了捶床鋪,現在就想衝到金南俊身邊陪著他。當那個總是把他寵的比忙內還無法無天的金南俊在需要他時,他卻無法守在身邊。

真是太諷刺了,自己究竟還要做個被保護的弟弟多久?

 


躺了很久,在金泰亨深陷自己的苦惱時,他的手機響了,本來也沒打算接,但覺得在這個時間打來的電話不尋常,於是就在床上翻找起自己的手機。

一看是經紀人打來的,他想也沒想的接了起來。


「喂?」


『泰亨啊,還沒睡吧?』


金泰亨一聽見那頭熟悉的嗓音,馬上就知道是金南俊,他跟剛才一樣有好多話想說,卻在聽見哥哥不小心洩漏的呼痛聲後同樣閉口不問。

「……還醒著呢,哥。」他乾巴巴的回話,同時期望金南俊能多說些什麼。


『就知道你小子睡不著,別想了,哥沒事的。快去睡覺了知道嗎?』

「我──」

『唉,經紀人哥快要回來了,他要看見我偷用他電話非要罵我了,我就不放心你一個人胡思亂想的。』


金泰亨緊咬著下唇,像是感覺不到痛,幾乎要將嘴唇咬破。

另一邊的金南俊沒聽見聲音,緊張的呼喚他。


深吸一口氣,金泰亨這才緩緩地開口回應:「我在呢。」


『嚇我一跳,幹嘛不出聲呢你小子,好了,哥我要掛──』


「因為我啊,不知道該用怎麼樣的一個身分去和你說話。」金泰亨向後倒在床上,用手臂蓋住自己的眼睛,「到底是繼續裝傻,然後以弟弟的名義關心你,還是該用『深愛你的那一個金泰亨』的立場去心疼你,我不知道啊……哥我真的、真的已經長大了。」


已經大到足以用雙手將你圈在懷裡親吻了。



『……泰亨?還在嗎?剛剛以為是經紀人進來,害我把手機藏了起來,抱歉啊,你剛剛跟哥說了什麼嗎?』

「沒有。」金泰亨苦笑,「哥沒事就好,我也該睡了,都已經四點了。哥要小心啊,受傷的時候都快嚇死我了。」


『不就是踢到了嗎,哥也不知道會這樣啊,好啦,去睡吧,明天早上你一睜眼就會見到我了。』


「那樣啊……那哥來用早安吻叫我起床吧。」


『我為什麼要那樣做啊。』


「因為我是哥最疼、最疼……最疼的弟弟啊……晚安了,南俊。」

『喂臭小子──』


金泰亨把手機扔到一邊,將臉深深地埋進棉被裡,整個房間安靜的只能聽見微弱的抽泣聲,並且持續了好一段時間。

 


醫院病房裡,坐在床上的金南俊笑的難看,他伸手摸了摸耳朵,現在那裡正因為他跟金泰亨長時間的通話而發燙。


剛剛說什麼把手機收了起來沒聽到他說話,那都是騙人的啊。

 

默默地放下手機,金南俊細心的刪了通話紀錄,然後將它原封不動地放回原處,門外經紀人還在持續跟醫生討論些什麼,一時還不會結束的樣子,他用衣服的袖子擦掉自己的眼淚,合理化的將它視為腳趾疼痛的產物,然後坐在床上安靜等著出院。


沒有什麼好說的,也沒有什麼能說的。

弟弟的成長他看在眼底,話裡的沉痛他也放在心裡,但除了同樣裝傻,他還能怎麼辦呢?

欣喜若狂地接受那份愛情,然後眼睜睜的看著防彈少年團因為他們兩個而毀滅嗎?

不行呢,他不會允許這種事發生的,即便代價是要親手扼殺自己的愛情。



對不起啊泰亨,哥知道你長大了,擁有去愛人的權利,但你永遠、永遠都只能是哥的弟弟而已。



2017-07-05 热度(20) 评论(4)
评论(4)
热度(20)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