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逼不得已 (上)

想寫94line的,但是rapperline好好吃,大三角好吃到中毒

想寫黑到掉渣的厚比,但是心軟了,沒有很黑,他還是我天使

我們糖爺太帥了,不能沒有他

※腦洞開到天邊了,不要太認真看

※糖南,錫南※南俊受

--------------------------------------------------



金南俊跟他同年的親故從出道前就一直保持著一種曖昧的距離,他們不算親密無間,但是卻把對方看得很重要。他們近到能夠在擁擠的電梯內悄悄牽手,不怕死的冒著被發現的危險,卻又遠到能冷眼旁觀著另一人跟其他成員親密的肢體接觸。


彼此都知道對方的那一點心思,但誰也沒有去點破,他們之間的距離忽遠忽近,當練習生的時候是如此,出道後更是這樣。以前整屋子的練習生都知道他們倆感情好,雖然不是最要好的那種,他們吃飯的時候不會找對方一起,但出錯誤時又搶著幫對方擔下來,看得一旁的人是一頭霧水。


出道後金南俊沒有選擇跟他住一間房,這在鄭號錫的預料內,反正他也沒有這個打算,但南俊沒有去跟玧其哥一起睡才讓人驚訝。


鄭號錫想想覺得這是一件好事,畢竟大他們倆一歲的閔玧其要說有多偏愛金南俊就對其他人有多冷漠疏遠,他還一度以為金南俊最後會跟那哥在一起,看來要不是他誤會了什麼,就是金南俊的心還沒打開讓閔玧其走進去。



金南俊對自己而言是多麼特別的存在,他從沒告訴別人,在旁人眼裡,他之所以這麼親近他們隊長,無非就是以一個多年好友的名義,說白了就是認識的早。但他自己清楚,金南俊是陪自己跌倒過的人,他們都曾被現實狠狠扇過耳光,也曾被身邊的人用言語切割的血肉模糊,這一切的殘酷都差點讓自己屈服,差點就要帶著悔恨的說一句「對不起」,然後像個窩囊廢一樣的離開。


但是他沒有。


因為金南俊在他躲在被子裡偷偷流淚的時候走過來給了他一拳,扯著他的領子罵了他一頓。

邊罵也邊哭,身後還跟著臉色難看的閔玧其。



金南俊聽說鄭號錫有了要離開的打算,於是想都沒想的帶著他哥來打算道別,原以為會看到面如死灰的朋友,沒想到看見的卻是流著淚,滿臉寫滿不甘的鄭號錫。


「既然如此為什麼還說要放棄?不是不甘心嗎?不是還有著夢想嗎?」彼時金南俊還是個不會藏著自己情緒的少年,開心就會笑,生氣也不掩飾,他把鄭號錫從床上拉起來,口氣極差的質問著,「既然這樣就留下來啊!撐下去,然後讓那些唱衰你的人閉上他們的臭嘴!」


一直安靜待在後面的閔玧其只是瞇起眼睛輕笑了一聲,他上前拉開大有要動手意思的金南俊,把他擋到自己的後面,然後低頭看著跌坐在地上的鄭號錫,他冷冷地說:「號錫啊,要走就走吧。」

「哥!」金南俊緊張的叫了他一聲,但閔玧其回頭瞪了他一眼,意示他閉嘴。


眼見鄭號錫還是低頭不語,但放在兩旁的手已經緊緊握起,默默昭示著主人的心情,閔玧其歪著頭,雙手抱胸的若有所思。

「只是啊……」他不疾不徐地說,「哥會看不起你的。」


語畢,閔玧其扔下兩個弟弟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而金南俊在哥哥離開後也不像剛才那樣情緒化,他粗魯的擦掉臉上的水痕,然後坐在鄭號錫旁邊,他刻意的拉近兩人的距離,幾乎半個身體都貼著另一個人的。同性間的觸碰明明該是青春其男孩子最討厭的舉動,但此時他們卻像雛鳥一般,依偎著彼此取暖,一言不發。



「號錫,別走吧。」過了好久以後,金南俊好不容易才憋出了這麼一句,他轉頭看著鄭號錫,語氣裡帶著點祈求的意味,他說:「別丟下我。」


這句話似乎成為了一個開關,讓本來沉默的鄭號錫抬起頭,悶悶地說:「不走了。」


金南俊瞠大眼睛,一時高興的說不出話。

鄭號錫看他一臉呆滯的蠢樣,沒忍住的笑了出來,打破了沉重的氣氛。他嘆了一口氣,接著很自然地牽起金南俊的手,又再重複的說了一次:「不走了,不想被玧其哥瞧不起。」


不想把你留給他。

想起閔玧其剛剛刻意不讓金南俊看見的挑釁的眼神,分明就是說著「你走了,那金南俊就是我的了」這樣讓人憤怒的話。


雖然知道這也是故意為了刺激他,好讓他改變心意的舉動,但是這哥的挑戰他接下了。

還真是謝謝啊,給了他這樣一個重要的、留下來的理由。



其實閔玧其又何嘗不特別。

那哥一直以來也都是他的朋友啊,和金南俊一樣,都是很重要的存在,是支撐他走下去的動力。


但他是情敵呢。

是個在他之前就認識了金南俊的一個危險的男人。


鄭號錫裂嘴一笑,用這晚接下來的時間去安撫金南俊。

從這天過後他們三個好像都成長了,尤其是鄭號錫。他越來越愛笑了,而且一笑起來就沒心沒肺,感染著身邊的人也被這快樂的氛圍影響,但他究竟是不是真的覺得開心卻無人探究。


彎起來好看的眼除了笑意再無其他,這堅強的偽裝簡直令金南俊與閔玧其不忍去看,他們都知道這是為什麼,所以也都無法去勸阻鄭號錫,讓他別再笑了。


他確實留下了,因為閔玧其的話,也為了金南俊。


所以為了讓自己能夠確實的待在這,除了強度更加的操練自己的舞蹈,鄭號錫也試著收起自己所有的情緒,只留下歡笑,表面的那種。他做的很成功,身邊的人都說他看起來很快樂,讓他們心情也跟著好了起來。


鄭號錫在心裡不屑的罵了聲,但沒有不耐煩的表現,因為他現在內心的所有感情都只會留給閔玧其與金南俊,不管是不開心的、挫折的,還是真正的笑意。



直到防彈少年的七名成員確定下來後,鄭號錫才稍稍卸下了心防,但臉上的笑容不減。他跟每個弟弟都處的極好,他自己也的確喜歡他們,只是除了寵著他們,鄭號錫仍舊只將自己的背留給了那兩個人看照。


之後他有了另一個名字「J-HOPE」。鄭號錫還不只一次的對著鏡頭說「因為我是防彈少年團的希望啊」,然後笑的好看。

聽得一旁的金南俊忍不住親暱的勾著他的脖子,然後輕輕的槌了他一下,小聲地對著攝影機說:「是啊,厚比是我的希望。」


鄭號錫大笑,笑的眼淚都流了出來。


說完退到後面的金南俊則無力的靠著閔玧其的肩膀,臉上也帶著面對鏡頭時溫和的笑意,而他哥則我行我素的板著一張臉,看上去懶散想睡,卻是不著痕跡的嘆了口氣。


誰讓他們都是逼不得已的呢。


2017-07-08 热度(15) 评论(2)
评论(2)
热度(15)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