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逼不得已 (中)

越寫越奇怪,本來想寫的好像不是這樣,但我不記得了,反正這樣也不錯。

他們笑起來都跟天使一樣,我用金南俊的酒窩發誓。

希望大家看得懂。

※只是腦洞真的

※糖南,錫南※南俊受

------------------------------------------------------


「呀哈哈哈哈!」


防彈少年團的待機室裡總是充斥著誇張的笑聲與喧鬧,今天也不例外,而這些聲響大多來自於三個弟弟與鄭號錫的打鬧聲,有時還會參雜著最年長那位大哥的爆笑。


只是在攝影機照不到的地方卻少有另外兩人的歡笑。


他們的隊長總是寵溺的笑著在一旁看,在許可的範圍內縱容他們的任性,但是卻不愛參與其中,有時候甚至則是乾脆戴起耳機裝死,藉此阻隔弟弟們的騷擾。

而閔玧其總是在睡,當他在休息時,除非是拍攝需要,否則其他人大多不會去打擾他,連喧嘩聲都會降低不少,成員們,尤其是年紀小的弟弟,其實都不太敢去招惹這個哥哥。


所以每當金南俊被田柾國或著朴智旻鬧得受不了,又或者是被金泰亨抓著騷擾不放時,他就會躲到閔玧其旁邊,不管是安靜滑手機也好,還是跟著一起睡覺也罷,只要窩在他哥身邊他就能得到庇護,而閔玧其一次也沒有反對,有時候被粗手粗腳的金南俊吵醒也從沒生氣,但其他弟弟可就沒這麼好的待遇了,有一次金泰亨跟田柾國玩得太歡,不小心把閔玧其吵醒,結果他哥那一整天都沒給他們倆一個好臉色看。



「噓!」本來玩的正開心的鄭號錫突然像是被按了暫停鍵,停下了笑聲和所有動作,還將食指放在嘴巴旁,意示其他人安靜,「在睡覺呢。」


大家一聽還以為是閔玧其又陷入睡眠了,全都緊張的收了聲,左顧右盼的尋找他,想確認剛才的吵鬧沒把人吵醒。

「suga哥不是在滑手機嗎?」田柾國指著沙發上的人奇怪的問,而閔玧其聽見自己的名字後只是挑了挑眉算是回應了,連頭都沒抬。


「我沒說玧其哥啊。」鄭號錫聳了聳肩,向著閔玧其的方向眨眨眼,「南俊不是在睡覺嗎?」


聽他這麼一說,大家這才發現他們的隊長早已經縮在了閔玧其旁邊睡了不知道多久,只是難得沒有打呼而已。

「呀嚇了我一跳,我以為是suga在睡,南俊根本吵不醒的好嗎!」金碩珍翻了一個白眼,沒了鬧騰的意思,轉身找了個地方休息去了。

其他三個弟弟則跑到了另一頭繼續玩,而鄭號錫見狀笑了笑,走到了閔玧其身旁的空位坐下。


他還沒說話,沒想到一向寡言閔玧其卻先開口了。


「怎麼我平常休息就沒見你這麼為我著想,他不過瞇個眼你就緊張成這樣,心疼了?」他哥雖然是在和他說話,眼睛卻依舊盯著手機螢幕,看都沒看他一眼。

鄭號錫聽出了話裡的戲弄,於是笑了出來,不客氣的回應著:「我當然心疼,他這幾天都不知道有沒有回宿舍好好睡上一覺過,吵醒他就太殘忍了。」

閔玧其哼了一聲,終於放下玩的發燙的手機,只是他空出來的手卻有了新的目標。

鄭號錫一見他哥把手伸向了金南俊,一向盈滿笑意的臉便沉了下來,他警告的說:「別碰他。」


不屑的勾起一邊的嘴角,閔玧其沒應聲,伸出的手沒停頓的滑過了金南俊的下巴,用拇指溫柔地將那人的口水給擦去。

「號錫啊,忘了說敬語就算了,哥給南俊擦個臉難道也要你的同意?我什麼時候也歸你管了?」閔玧其抽了張衛生紙擦手,臉上寫滿了溺愛,一點嫌棄的樣子也沒有,完全不像平時弟弟們眼中散發冷氣的suga哥。


鄭號錫閉上眼睛,明明在生氣卻還是笑了。

閔玧其看到他這樣,皺起了眉頭,他壓低聲音的說:「跟我們在一起你還需要這樣笑嗎?」

搖了搖頭,鄭號錫起身,背對著閔玧其讓人看不見他的表情,「哥你倒是告訴我,我什麼時候不用笑呢?j-hope這個名字的意義……我是防彈少年團的希望啊,我怎麼能、不笑呢。」


「你會撐不住的,號錫,就稍微饒過你自己吧。」

「不會的。」鄭號錫說,語氣堅定,「我說什麼也不會倒下,我答應過南俊會一直留在這裡陪他,而這就是代價。」

如果用我的笑臉能換取不讓金南俊流淚,那這樣的交易也未免太便宜我了。


「倒是哥你,老是板著一張臉把弟弟都嚇跑了,笑一笑吧。」鄭號錫扔下這句話就離開了待機室。


「哼,我難道不常笑嗎,南俊?」閔玧其轉頭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醒過來的弟弟,一點都不驚訝,而他弟弟的雙眼清澈的根本不像是剛睡醒。

金南俊望著鄭號錫離開的方向沉默了好一會兒,接著才收回視線,無奈的看著閔玧其,不正面回答那幼稚的問題,只是說:「哥笑的時候看起來特別帥,我很喜歡。」


聽見他這麼說,閔玧其不吝嗇的勾起一抹微笑,他欺身逼近金南俊,靠在他耳邊問著:「喜歡啊,那是哥笑起來好看,還是號錫的好看?嗯?」


「哥!」金南俊出聲抗議,把蓋在身上不屬於自己的外套扔還給主人。

「怎麼,你就是覺得那小子笑起來比哥好看是吧?」

「啊煩!好看好看都好看!」揮揮手,金南俊敷衍的說:「哥笑的最好看了!唉、要是號錫能不要……」


說到這他們倆有默契的撇開對視的雙眼,氣氛突然變得沉默。



「我該怎麼辦呢,哥。」

「……南俊啊,別把責任都往自己身上攬。」面對弟弟拋出的問題,閔玧其想了很久,最後只說了這麼一句:「那是號錫自己的選擇,他自願的。」

金南俊剛想回些什麼,卻看見經紀人朝他們這邊走來,無奈只能站起身迎接,露出好看的笑臉。


已經習慣了,笑著面對所有人,只是我還有玧其哥,還有你,在你們身邊我可以做回自己。

你呢?


「是我不夠強大吧。」在經紀人走後,金南俊回過頭繼續對閔玧其說著,「所以才沒辦法讓號錫放心的依靠,哥你也是,總是被逼著做自己不喜歡的事。」

「南俊,不是你想的這樣。」

「沒事的哥,我只是有點多愁善感了。」金南俊低頭嘆了口氣,再抬起來的時候臉上已經重新堆滿了笑容。


要是能夠只在開心的時候微笑該有多好。

要是你們笑起來的時候是真的快樂就好了。

 


等j-hope重新回到待機室後,rap monster喊了一聲讓大家集合,這時大家臉上都帶著笑意,就連suga也輕輕彎起了嘴角,防彈少年團準備要上台了。



2017-07-16 热度(13) 评论(2)
评论(2)
热度(13)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