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逼不得已 (中下)

這篇以號錫為第一人稱視角,是我難得嘗試的寫法。主要背景是告示牌頒獎那天。

覺得讓弟弟走前面的南俊真的太溫柔了,糖爺跟南俊換位子引發我無限遐想。

圍圈圈真的超可愛,覺得大家一起上,南俊可以再受一百年。

這篇到底要寫多久。

※看了就知道我講甚麼,雖然都是腦洞

※糖南,錫南※南俊受

--------------------------------------------------------------



我曾經想過要開口打破現狀,想要去劃清我們之間模糊的那條線,如果可以的話最好是能連跟玧其哥的那條也順便劃清楚。我們三個已經糾纏了太久,久到我幾乎要以為我們能夠就這樣過一輩子。

奇怪的是我並沒有太過抗拒這個想法。


但是我開始不滿足了,不滿於不能夠過於親密的肢體接觸,不滿於你曾經只裝著我和玧其哥的那顆心現在還要再分給另外四個人,並且給予弟弟們與大哥的關心越來越多,而對我卻還是一如既往的親密又疏遠,不曾改變。

我不知道玧其哥是怎麼想的,但因為這樣我已經快要瘋了。


逐漸成長並成熟的弟弟們讓我警惕了起來,我發現他們越來越喜歡黏著你,在鏡頭拍不到的地方,甚至、在我看不見的地方。他們私底下絕對都不是那種有柔軟個性的人,卻唯獨喜歡向你撒嬌,那是因為你喜歡這樣,並且對此說不出拒絕的話。


最近我幾乎要無法控制我的忌妒,快要不能容忍你向他們露出的微笑,相較之下我還寧可你黏在玧其哥身邊久一點,至少這樣那群臭小子就不敢去糾纏你,至少玧其哥是……


啊,我其實、不知道該怎麼樣去面對那個哥呢。

一直以來,不論在怎樣的場合怎樣的鏡頭前,好像你身旁總會有玧其哥的位子,而我總是選擇站在離你較遠的那一頭,或著者與你中間至少隔著一個成員,希望這樣就能很好的藏住我對你的貪念,那怕只有一點點也好,但總是失敗,只要看見你跟玧其哥站在一起,我依舊像瘋了似的想分開你們,可是我沒有那麼做,因為我知道玧其哥對你而言很不一般,當然他對我也是,你們都是。

我不想承認你們站在一起的畫面太過美好,好像理所當然的走在了一塊,誰也不能分開你們,天知道我多想置身其中與你們並肩,只是卻怎樣也跨不出那一步,像個永遠無法融入的外來者。


只是今天不一樣,告示牌的頒獎典禮,開創大韓民國的首例,我搶走了本該是碩珍哥或者可能是柾國的位子,固執的坐在你們兩個身邊,我不確定旁邊的玧其哥有沒有發現我的笑臉快掛不住了,表情很難看,因為我實在是太緊張了,但你簡直比我更誇張,根本不敢將視線移開台上那怕一秒,無處安放的手指一下交叉一下又放開,我差點忍不住要握住你的手安慰你。

但是你離我太遠了,我們中間還有個他。


後來玧其哥像是看透了我的心思,在你起身後巧妙的和你換了位置,讓你坐到了我們之間,我不知道該做何反應,只好笑笑,雖然我現在笑起來很不自然,誰讓我現在整個臉都繃住了呢,但是能坐在你身邊和你一起參與這個重要的時刻對我而言是多麼重要。


你明明發現了位置的調動卻什麼也沒說,仍舊是專注在從前只能透過電視螢幕觀看的舞台上,但我發現你的肩膀放鬆了不少,一直緊繃的下顎也鬆了開來。

接著當主持人說出了那個獎項名稱時,你簡直在發抖,雖然我知道你有試圖冷靜下來,但似乎沒什麼作用。

我看著你的側臉,並在你轉過來時對你露出微笑,大概是真的不好看,所以你也笑了,可能是太過緊張所導致的,又或者是想安撫我吧,你將手搭在了我跟玧其哥的腿上,玧其哥因此轉頭看了我們這裡一眼,而我這才發現他也很緊張,那哥臉上的表情藏都藏不住,這樣看來大哥跟弟弟們似乎比我們三個還要鎮定,管他呢,我的手已經抖了好一陣子了,只能交叉抱在胸前擋著,希望沒被看出來。


「BTS!」


得獎的那一刻我看見你激動的幾乎說不出話,低著頭似乎要喜極而泣,但是下一秒你卻收好了過度的情緒,抬起頭來,又是完美的隊長了。

你第一時間的勾住了我跟玧其哥的肩膀,無聲地向我們分享你的喜悅,我知道這個獎對你來說有多重要,身為隊長你比其他人還要承受了更多,所以當台上宣布了我們的名字時,我其實不是在為自己高興,而是為你,我想跟你說你讓我很驕傲。


你的手在我跟玧其哥身上停留了一會兒,我本來想抓住你,卻剛好錯過了沒牽成,接著成員們都圍了過來,你伸手擁抱弟弟們,我們沒有事先說好,卻自然而然地將你圈在了中間,我想他們也跟我一樣吧,激動的不行,試圖用這樣的舉動想告訴你一些什麼,讓你知道有我們在身邊,你可以不用一個人承受一切。

旁邊的外國人大聲替我們喝采,但我覺得那一瞬間我可能聾了,因為除了你向成員們低喃的加油、謝謝之類的話語外,我什麼也沒聽見。


你習慣性地讓弟弟走在前頭上台,不想獨佔這份榮耀,而我走在了隊伍的末端替你看好所有成員。這也只是我的習慣而已,總著想幫你分擔些什麼。我那時候留下來的理由,就是捨不得你一個人努力。


在所有人的歡呼下,被喜悅和幸福籠罩的你實在太美了,讓我的世界除了你之外都失去了顏色。

玧其哥大概在想跟我一樣的事吧,他的眼神實在太明顯了,連我看了都覺得不好意思,好像撞見了太過私密的事情。

我知道啊,一直都知道,他很愛你,可能比我愛你還要多也說不定,畢竟那哥早在我之前就認識了你。啊、這麼說來我才是那個阻礙呢,是我介入了他跟你之間。


我道歉,為了你抉擇的痛苦,也為了玧其哥一再的退讓。

你們想怎樣罵我都沒關係,反正我就是個自私的渾蛋,無論如何都不會放棄的,從你開口要我留下的那刻起就沒這可能,要我退出的話,殺了我吧。


金南俊三個字就是纏繞著我的惡魔,是我求之不得的毒藥,你的一切對我來說都是甜美的,是能夠殺了我的美好。

我明知道眼前的你就是陷阱,卻無法阻止自己朝你前進的步伐。

我是自願的,不論是心甘情願的接受了你的誘惑還是卑微的愛著你,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選擇。

所以別再為我心痛了,別再為了我的笑容而愁眉苦臉。



你也笑吧,開心一點,連我的份一起。


2017-07-19 热度(14) 评论(6)
评论(6)
热度(14)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