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逼不得已 (下)

我不想BE所以就抖著手把它彎回來了。

前面幾章其實都有暗示,寫了三個人之間的互動關係,要仔細觀察啊,超級明顯的。

這篇終於結束了,一開始才沒想寫這麼多。

※大三角滿滿都是愛,他們愛著彼此,你們看見的敵意其實都是假的

※糖南,錫南※南俊受

--------------------------------------------------------


「談談吧,號錫。」閔玧其在飯店走廊叫住了鄭號錫,表情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完全找不出幾個小時前得獎的激動。


鄭號錫鬆開已經握住門把的手,點點頭,意外的面無表情,沒有笑意也不見一絲怒容。

就像從前那個鄭號錫。

「好啊,我也有話想說。」說完他又笑了起來,眼神卻不再和善,整個人像是帶著刺,連平時好看的笑都變了樣。


閔玧其開了房門,做了個請的動作,只彎起一側的嘴角讓他看上去更加難以接近,好看的眼裡深邃的看不出情緒。


 

「號錫?」

剛踏進房間的鄭號錫在看見了房裡的人後瞠大了雙眼,他收住向前的腳步,回過頭低聲向站在他身後的閔玧其說:「你到底幾個意思啊,閔玧其。」

「我是你哥,臭小子。」閔玧其把門關起來並上鎖,他沒回答鄭號錫的問題,只是用力推了他的背後一把,然後也不管那人措防不及差點跌倒的狼狽樣子,自顧自地走到了房間真正主人的身邊。


「玧其哥?」金南俊從床上坐起來,他甩了甩還沒全乾的頭髮,視線來回在親故跟哥哥之間,「你們有事找我?」

「嗯,算是吧。」閔玧其伸手撫上金南俊的髮絲,然後皺起眉頭,轉身拿起搭在椅背上的毛巾開始不發一語的幫弟弟擦頭髮,「我等得不耐煩了,就今天吧。」

「?」金南俊一臉迷茫,有點沒反應過來,但還是坐正了身體,方便哥哥的動作,他瞇著眼看向還站在遠處的鄭號錫,開口叫了他:「號錫啊,幹嘛站在那裏?過來坐啊。」金南俊拍了拍自己的床鋪。


緊張的吞了口水,鄭號錫望向閔玧其,那人卻沒要理他的意思,只是專心著手上的動作,任由他一個人面對金南俊眼神赤裸的質問。

「我……」他想了想,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本來想隨便用個理由塘塞過去,沒想到金南俊卻搶在他之前又開口了。


「真好。」金南俊沒頭沒尾的說,他瞇起眼睛笑了,淡淡彎起的嘴角看上去很真實。

鄭號錫還以為他在說今天獲獎的事情,愣愣的附和著:「啊、是啊,得獎真好。」

「噗哧!」拉下閔玧其在幫他擦頭髮的手,金南俊撥了撥自己凌亂不堪的髮絲,毫不掩飾地笑了出來。

「得獎的確很好,但我的意思是,你現在這樣不刻意勉強自己的樣子,真好。」

鄭號錫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有點慌張也有點害怕,剛才那一股要和閔玧其攤牌的氣勢在見到金南俊後全都消失了。


說不出口啊。鄭號錫苦笑,我對你的愛,要是說出來,連我自己會都覺得矯情肉麻,但那卻是不參雜一絲謊言的,我的真心。我怕的是就這樣輕易說了愛之後你會就這樣轉身離去,這麼簡單的一句話我卻必須小心翼翼地收在心裡,因為我不想毀了我們之間好不容易才構築起的保護網,也許保持一點距離對我們才是好的,也許這樣你就不會離我而去。

你的一頻一笑都能輕易牽動我所有的情緒,是我願意付出生命去保護的珍寶,因為你就是讓我賭上一切走到現在的理由。

 


「還是不想說嗎?」金南俊苦澀地問了一句,和剛才快樂的笑臉不同,疲倦似乎席捲了金南俊,讓他總是上揚的嘴角再也撐不住的下垂,「有時候我還真搞不懂你呢號錫,我有點累了……」

金南俊把閔玧其拉到他身邊坐下,並向後把整個人靠進他哥懷裡,然後再一次向他表情不自在的親故招手,意示他靠近。


鄭號錫發現閔玧其並沒有對這樣過於親暱的肢體接觸感到詫異,而金南俊似乎一點也不覺得躺在另一個男人懷裡有什麼不妥,此刻的他看上去比平時多了些脆弱和依賴。

也更美了。鄭號錫絕望的想,他居然會覺得心上人躺在情敵懷裡看起來很美,真不想承認他們倆在一起的畫面看上去很美好。

呀,我已經瘋了嗎。


雖然掙扎,但鄭號錫還是依著金南俊的意思坐到了他們旁邊,手腳彆扭的不知道該擺在哪裡,他乾巴巴的問著:「什麼時候的事?我是說……你們什麼時候在一起的?」

閔玧其把臉埋進金南俊的頸窩,悶悶地回答:「已經在一起很久了,你這蠢貨。」

「確切在一起的時間是去年。」金南俊說,他緊緊地盯著親故的眼睛,觀察他表情的變化,「就在玧其哥在推出Augst D之後,但的確,『我們』已經在一起很久了。」


不是沒聽出金南俊特別加重了「我們」的語氣,但鄭號錫想不明白,既然是這樣,自己究竟又算什麼?而金南俊與閔玧其對他的態度又這麼模糊不清,要是他們兩個人都已經確定在一起了,為什麼到了現在才要和他說清楚?

自己怎麼可能對此一點察覺也沒有,明明他們三個人的關係是如此緊密,要有什麼變化他肯定第一個察覺才對……

真是的,還沒開始就已經出局了嗎。


「唉……」發現鄭號錫陷入了自己的思緒裡,金南俊無奈地嘆了口氣,小聲地對他哥說:「沒開竅呢。」

「早跟你說了,他真的不聰明。」閔玧其抬起頭,對上了鄭號錫看著他的複雜眼神,「要不然怎麼可能這麼多年了還沒搞清楚我們三個的關係,要不你別喜歡他了,把他踢出去吧。」

「哥!」金南俊不滿的用手肘撞了閔玧其一下。

「到底在說什麼啊你們……」

「在說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才要告白啊膽小鬼。唉,什麼時候才能在一起呢?不是一直很羨慕我跟南俊嗎號錫,那就行動啊。」閔玧其冷哼了一聲,「不過先說好,愛上你的人可不是我啊,我只是覺得你還可以接受而已。」


鄭號錫的表情突然變得奇怪,笑似非笑,看著同樣也因為哥哥的直白有點慌亂的金南俊,他回過神來後抱著肚子笑了很久很久,還穿著外出服就倒在金南俊的床上滾來滾去的,誰讓他還沒機會洗澡呢,這真的不能怪他。

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放肆大笑了,感覺真好。鄭號錫用手背抹掉眼角的淚。


「難怪啊。」他說,難怪會沒發現他們兩個之間的變化,因為一直以來都是這樣的,他們三個的生活與感情早就無法分割,並不只有金南俊和閔玧其,他自己也身在其中,只是他自己太膽小,不敢向前朝他們跨出那一步,所以閔玧其和金南俊才會一直站在原地等他。

「我該說什麼呢?哈哈哈哈哈。」鄭號錫撲到了他們倆身上亂蹭,也不管閔玧其一臉踩到屎的嫌棄樣,開心的說:「我也愛你們。」


金南俊露出好看的酒窩,他捧起鄭號錫的臉,說了聲「終於啊」,接著主動吻了上去。





「喂,別在我面前親他。」閔玧其一腳將滿臉陶醉的鄭號錫踹下了床,對著金南俊擺出臭臉。

「不是哥說要在一起的嗎?」金南俊無辜的嘟嘴,他伸出自己的食指說:「我只親了一下。」

「就算是那樣也──」

「玧其哥是在吃醋嗎哈哈哈哈哈!」

閔玧其因為鄭號錫惱人的笑聲黑了整張臉,他冷冷地笑了,「再不閉嘴我就殺了你呦。」

「我笑一下都不行嗎。」鄭號錫委屈的趴在床邊,向著已經成為愛人的親故求助。


而金南俊都笑得直不起腰了。


2017-07-23 热度(12) 评论(8)
评论(8)
热度(12)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