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逼不得已 (番外)

對不起又是只有下流話沒有肉的一篇,一切腦洞都是來自防彈雜七雜八的影片,別管時間線了,只是寫來輕鬆的。

覺得日常生活很甜蜜所以想寫寫,感覺糖爺跟厚比就是不知害羞為何物的人。

※一起上吧,別管泡麵了碩珍(不

※糖南,錫南※南俊受

--------------------------------------------------


「老實說啊哥,日本那時候你忌妒了吧。」鄭號錫笑的得意,他雙手抱胸向後靠在沙發上,交叉疊起了好看的雙腿。

旁邊閉目養神的閔玧其眼睛張都沒張,不屑的哼了一聲,說:「不過就是他餵了你一顆水果嘛,忌妒?我至於嗎。」

「但是他選了我做任務啊哥,就在鏡頭前呢,哈哈哈!」平時溫和謙遜的j-hope早就不見蹤影,剩下的只有本性頑劣的鄭號錫,如同剛進入公司時那樣渾身帶刺又桀傲不遜的少年最近又跑出來了。


「那有什麼,哥去夏威夷的時候還跟南俊住同一個房間呢。」閔玧其炫耀的說,「好心提醒你,我們睡一張床,蓋一條棉被。」

「我知道啊,房裡還有攝影機對吧,那也不過就是睡覺而已啊,純、睡、覺,不出什麼大事的啊哥。」年紀比較小的那位聳聳肩,歪著頭一臉同情。


「切、煩死了。」閔玧其睜開眼睛往旁邊瞪了一眼,做日本任務那天他人就在後面沙發上,但金南俊居然直接找了鄭號錫,這的確讓他耿耿於懷好一陣子,就算知道這樣很幼稚,可他還是忍不住地回嘴:「那你忌妒嗎,昨天晚上?」


「什麼?」鄭號錫愣了愣。

「不記得了?昨晚把他操哭的人是我啊,你呢?嗯……是不是有點太早就──」閔玧其比了比褲檔,只彎起一邊的嘴角似乎別有深意。


鄭號錫收起了微笑,他危險的瞇起眼睛,「少來了哥,我上南俊的時候他叫的可大聲著呢,我都怕把隔壁弟弟叫醒了。」

不甘示弱的哥哥張嘴繼續說:「是嗎,哼,他昨天還用嘴幫我──」

「呀!你們兩個是當我不存在嗎!」人就坐在客廳另一頭的金南俊終於放下手機忍無可忍地朝兩人大吼,「以為泰亨他們不在就可以在這裡說一些沒營養的話嗎!說話給我經過大腦啊,你們這些精蟲衝腦的渾蛋!碩珍哥還在廚房呢!」

 

「哇、可別扯到哥身上啊南俊,哥我什麼都沒聽到呢。」遠遠的從廚房裡傳出了金碩珍好聽的聲音,期間還伴隨著熱水燒開的沸騰聲,在停頓了一小會兒後他又接著說了:「呀,玧其最近逼金泰亨跟他換房間哥我是一點感覺都沒有呢哈哈,雖然那小子都跑智旻那打電動去了,他還跟我說號錫也老不在自己房間睡啊,嘖嘖、年輕真好。」


「啊碩珍哥!」金南俊因為大哥話裡明顯的調侃而臉紅,他羞恥的將臉埋進手掌裡。


「沒事啊,就說了哥沒聽到也沒發現這些事,你們大哥我很純真的,不懂這些。」金碩珍端著剛煮好的泡麵經過客廳正要回房間,他順道一問:「玧其啊,反正你今天估計也不會回來睡,那哥我就在房裡吃了啊。」

「知道了,要清乾淨啊哥。」閔玧其淡淡地回答道,一點都沒有要害臊的意思。


「呀、是說哥我已經好幾天都在半夜被吵醒了,那應該不是貓叫吧,嗯?畢竟春天都過了呢,哈哈哈哈哈!」金碩珍的笑聲在隔音極好的房門關上後才停止。

 


可能是一隻貓的金南俊板著臉站到了沙發前,只見鄭號錫裝做無辜的對他笑的一臉好看,而閔玧其則聳聳肩,還是老樣子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我決定要跟你們吵架,在和好之前都別碰我!」他雙手抱胸,雖然極力做出憤怒的樣子,泛紅的耳尖卻出賣了主人,「你們不打算對我說些什麼嗎?」


「恩~你說你愛我?」同年的親故討好般地拉著金南俊的手晃了晃,見他沒反應還將他的手拉到唇邊,深深的在他手背烙下一吻,然後很自然地接著說:「我也愛你喔~」


年紀比較大的那個則笑了,他起身繞到金南俊身後,從背後擁抱了他,接著用沙啞的聲音在他耳邊說:「我們南俊想要了?嗯?呵,哥都會滿足你的。」

「啊,原來南俊要聽的是這個?」鄭號錫舔了舔唇,突然笑的曖昧「你想試試什麼姿勢呢?我聽說把眼睛蒙起來承受方會更舒服呢……」



而金南俊給他們的回應是房門被用力關起來並上鎖的聲音,以及一句──


「我今天要自己一個人睡,在你們決定道歉前都別想進來了。還有告訴金泰亨那小子,他要不打電動要不睡沙發去吧!」









金泰亨:???


2017-07-24 热度(20) 评论(6)
评论(6)
热度(20)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