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雀獺】保持距離 (上)

雀獺太可愛了,大家真的不入坑嗎。小動物心思都很細膩的。

試試手就寫了下短篇。

對不起我們大輝這裡根本還沒出場。

--------------------------------------------------


別笑,我說別笑了。朴佑鎮咬著下唇,看著回放的綜藝節目皺起眉頭。


畫面上笑的燦爛的李大輝太過刺眼,朴佑鎮不悅的關上電視,他舔了舔被咬的通紅的嘴唇,面無表情的回了房間,連中途碰上裴珍映和他打招呼也沒有理睬。

 

真讓人不愉快。朴佑鎮倒在床上,連把褲子換下都懶了,直接翻身將自己捲進棉被裡,還把頭給蒙上。

 

原本就在房裡聊天的金在煥和朴志訓被他嚇了一跳,兩人看朴佑鎮要睡了,頓時尷尬的陷入沈默,繼續聊天也不是,跟著休息也太早。

最後還是朴志訓跟金在煥使了一個眼神,要他去關心弟弟的狀況,而金在煥則把臉皺在一起表示他的抗議,但朴志訓才懶得理他,瞇起好看的眼睛,又指著整個人包在棉被裡的朴佑鎮。


金在煥翻了一個白眼,分不清到底誰才是哥哥,他哼了一聲,調笑的說:「佑鎮啊,怎麼你也跟哥看齊啦,不洗澡就算了,連衣服也不脫,你這樣能睡嗎?」

見朴佑鎮沒有回話,他又語重心長的說:「有心事就跟哥哥講啊,哎呦我們弟弟可別一個人悶壞啦,這樣哥哥我多傷心。」


先聽不下去的朴志訓往他哥那扔了一顆枕頭,他站起身走到了朴佑鎮床邊,想著既然夥伴靠不住,那他就靠自己。

 

「佑鎮,你幹嘛呢?」朴志訓輕拍捲成一團的棉被,放柔了聲音,「是跑行程太累了嗎?」

朴佑鎮一把拉下了棉被,他對著朴志訓搖搖頭,接著發呆了好一會兒都沒回過神來,剛被蓋住的臉因為悶熱還紅紅的。


「哇,不是吧。」一旁撐著頭看好戲的金在煥打趣道,「佑鎮你是在為喜歡志訓而煩惱嗎,呀哈哈哈哈哈哈!青春真好!」

這下朴志訓沒忍住,直接撲到金在煥的床上把他壓著打了一頓,金在煥除了臉以外的地方大概都被招呼過了,但朴志訓哪會下重手,結果變成金在煥作亂的開始反擊,兩個人滾成了一團又玩了起來。


看見他們這麼開心的樣子,朴佑鎮鬆開了緊鎖的眉頭,又被金在煥魔性的笑聲影響,坐在自己床上咧嘴跟著傻笑了起來。


 

而黃旼炫和賴冠霖才拖著疲憊的身子剛回來,一進房門就看見如此詭異的畫面,年紀較大的哥哥還沒來的及阻止打在一塊的兩人,忙內就已經兩眼發光的跟著鬧了起來,抱成一團的三個人從床上滾到地板,還把棉被跟枕頭也拖了下來,嬉鬧歡笑的樣子跟還乾站在門邊的哥哥成了反比。

 

黃旼炫頭痛的摀著臉,潔癖都要發作了,他搖搖晃晃的坐到朴佑鎮旁邊,堅強的撐起哥哥該有的肩膀,關心弟弟為什麼一個人一直笑個不停。

肯定是壓力太大把人搞傻了。黃旼炫心疼的想,好好的一個弟弟就這樣沒了可怎麼辦才好。


「佑鎮啊,哥跟你說⋯⋯」黃旼炫才剛開口就見弟弟一臉無辜的轉向他,讓他想好的話全都梗在喉嚨了卻說不出來,最後只能嗑嗑巴巴的說:「要、要好好休息知道嗎。」

「好的哥。」朴佑鎮笑的連虎牙都露出來了。


太累的人可能是我,但我沒傻。黃旼炫心想,他拿了睡衣,艱難的跨過玩到忘我的三個人,東閃西躲好不容易才走到門口腳踝卻被人一把抓住,他回頭一看,發現那隻手的主人果然是金在煥。

「幹什麼呢你。」

「哎呦一起洗啦哥~」金在煥笑笑的說,而賴冠霖也立刻拍拍褲子站起來抓著黃旼炫的手說著一樣的話。


無奈的看著一大一小的弟弟向自己撒嬌的模樣,黃旼炫揮了揮手讓他們要洗趕快去拿衣服,他不會鎖浴室門。

「佑鎮跟志訓你們呢?」黃旼炫問。

「我晚點會自己去洗的哥,浴室塞不下我們的。」朴佑鎮還乖乖坐在床上,對著他哥笑的好看。

揮了揮手,朴志訓從地板慢吞吞的爬回床上滑手機,表示自己已經洗過了,不用管他。


 

等到不相干的人都離開之後,朴志訓才淡淡的向朴佑鎮問了一句:「吃醋了?還是捨不得了?」

「我吃什麼醋。」朴佑鎮拉平嘴角,沒了笑臉,站起身幫他們收拾地上的殘局。

「你什麼醋都吃,誰碰到大輝一下你都可以一個人氣很久,還說沒吃醋?裴珍映跟大輝兩個人都黏一塊去了你說你沒吃醋?」朴志訓把視線從手機移到朴佑鎮身上,漂亮的眼睛裡滿是嘲諷,「明明喜歡的不得了,自己還老躲著人家,活該氣死。」


朴佑鎮嘆了口氣,把手裡的東西扔回金在煥的位置,拖著無力的身體倒到朴志訓旁邊。

「我這不是吃醋。」他說,用手揉了揉眼睛,「我只是太嫉妒又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我只是太喜歡他了,怕稍微用點力想抓住他卻反倒傷了他。


「你這個白癡。」朴志訓扔了手機,和朴佑鎮並肩躺著,「你根本就不了解李大輝。」

可能我們都不是那麼了解他。


「也許吧。」朴佑鎮喃喃,「但我了解我自己。」




我知道我已經愛上他了。


2017-08-18 热度(152) 评论(10)
评论(10)
热度(152)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