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雀獺】戀人未滿 (中)

我一開始居然把題目打錯,笑死我自己了,看到的大家請不要介意。

※些微all輝的雀獺

※我們大輝就是個天使

--------------------------------------------------


今天他們練舞結束回宿舍的時間剛好能趕上成員們綜藝節目的播出,於是大家都約好了要一起在客廳看電視。

一向習慣把沙發讓給哥哥的朴佑鎮今天卻反常的坐在沙發正中央。


李大輝有些猶豫,他最近根本沒有任何機會和藉口能夠好好跟朴佑鎮談談,但是他不想再這樣順著對方的意思躲避下去了。

心一橫,李大輝明明看到了尹智聖已經準備要坐在朴佑鎮的右邊,卻還硬是擠到了兩個哥哥之間,身體緊挨著朴佑鎮坐下。

旁邊尹智聖委屈的樣子他實在不忍心去看,只好假裝沒發現,厚臉皮的勾住朴佑鎮的手,視線完全不敢往隊長那偏過去。


不是沒察覺小哥哥因為他的觸碰而僵硬的身體,李大輝垂下眼簾,遮住自己受傷又失望的眼神,他不想就這樣放手,所以才在朴佑鎮轉動手腕試圖掙脫時更加抓緊了這個哥哥。

不要走,如果現在放手了,你就會離我而去。李大輝咬緊下唇,為了不被其他人發現異樣,堅強的抬起頭,努力讓自己融入正在播放的節目中。


好不容易把注意力都集中在畫面裡的男孩身上,李大輝稍稍放鬆了身體,他指著大發,偏過頭笑笑的在他哥耳邊說:「很可愛對吧,哥。」

「什、什麼東西可愛?」朴佑鎮明顯跟他剛才一樣沒在看節目,被嚇了一跳的樣子心虛的太過明顯,讓李大輝忍不住要微笑。


這是他熟悉的那個哥哥,是他一直都很喜歡的朴佑鎮。

緊抓著小哥哥的手把人拉回來,他堅決不讓朴佑鎮有逃跑的機會,還把頭也靠上了那哥的肩膀。

「大發啊,真的又軟又小的,很可愛。」李大輝指著電視上的小男孩,甜甜的笑了起來,看到成員們辛苦的樣子後,也讓他不自覺地感嘆孩子的活力。


雖然沒有等到朴佑鎮的回答,但至少在接下來的時間裡他都沒有再掙扎或是想要離開,這讓李大輝安心了不少。

他從來沒跟任何人說過,朴佑鎮是他最依賴的人,是李大輝這一路走來的依靠。

朴佑鎮給了他別人從沒給過的安全感。

所以別總想著逃跑好嗎,要是你離開了,我可能會崩潰。想到這,李大輝不安的貼緊了身旁的小哥哥,直到他們之間再沒有一絲縫隙。


 

節目不算長,一下子時間就過去了,哥哥們紛紛起身,有的接著排隊去洗澡,有的則想要早早休息或者回房間做自己的事。

李大輝扁扁嘴,不甘心的硬是不肯放開朴佑鎮的手,還想和他一起賴在沙發上,就算看著無趣的廣告也無所謂。


本來以為成員們很快就會都散開,這樣他就有機會能好好跟他哥談談,解決他們之前其實並不存在的誤會,但誰想的到裴珍映居然走到一半還回頭來找他,李大輝沒有拒絕的理由,他掙扎的捏了捏朴佑鎮的手臂,希望哥哥能夠說出挽留的話,哪怕只是句簡單的「留下吧」也沒關係,可朴佑鎮愣是連個眼神都沒給他,於是他也只能摸摸鼻子說了再見,然後和裴珍映一起回房間。

李大輝真的很失望,真的,他甚至笑不太出來了,反正他就是故意想讓朴佑鎮也知道,他現在就是在難過。


以前那怕我還是裝作開心的笑著,你也能知道我的心情,並緊張的好像發生了什麼嚴重的事,但現在我就明白的表示出我的難受,而你卻連安慰我都做不到。

李大輝低頭默默的紅了眼眶,旁邊的裴珍映看到了,卻不能說什麼。

因為那不是給他的眼淚,他也沒資格擦去。

 


回到房間後,裴珍映趕緊抽了兩張衛生紙塞到李大輝手裡,然後就看見弟弟把自己捲進棉被裡,還一待就是很久,搞的河成雲擔心的都沒辦法專心看影片。

他擠到裴珍映旁邊,眨眨眼無聲的發問,想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但弟弟只是對他搖搖頭,坐在床邊一言不發,把好看的臉都拉了下來,一點笑意也沒有。


團內兩個老是笑臉對人的弟弟都陷入情緒的低潮,這簡直反常到了極點,河成雲急的都快把自己的頭髮抓禿了。

最後實在是沒辦法,他只好用手機傳了條訊息給朴志訓,想說那小子鬼靈精怪,說不定會知道點內幕。

沒想到朴志訓居然馬上就回了他訊息,快的讓河成雲覺得受寵若驚。朴志訓說了要他別擔心,還說自己知道發生什麼事,馬上去處理。


河成雲盯著手機上短短的幾條訊息就更不明白了,誰來告訴他為什麼明明哭鼻子的是棉被裡的那一坨,但坐在床上發呆的裴珍映看起來卻更像是被誰拋棄的那個。

而且另一邊的朴志訓到底是要處理什麼?

嗯?全世界只有他在狀況外嗎?


 就在河成雲死盯著手機螢幕不斷碎罵朴志訓的時候,李大輝終於肯把頭露出棉被,他重重的喘了口氣,然後說:「呼!快被悶死了!」

被的弟弟的這種反差氣的想要扔手機的河成雲還沒來的及說上一句話,李大輝就轉頭看著他哥,眼神很是認真,嚇了河成雲好大一跳,然後那弟弟沒頭沒尾的跟他說:「哥,我好餓!」

這下子真的不能忍了,河成雲哀號一聲,抱著自己的頭在床上滾來滾去,想著自己這都攤上了什麼爛事,弟弟一個比一個還奇怪。

「餓了就去找東西吃啊!跟我說我能生給你嗎!」沒好氣地指著門口,河成雲又對仍在沉默的裴珍映說:「你寶貝大輝餓了,還不弄東西給他吃?」


李大輝一聽連忙搖頭,表示他自己做的來,還一邊說著要裴珍映跟河成雲趕緊休息的話,一邊邁開腳步往門口走。

看見幾乎是逃走的忙內,又看向低頭正在思考的裴珍映,河成雲一臉莫名其妙,覺得這晚上太不正常了。


 

離開房間的李大輝沒想到朴佑鎮還會在客廳裡,他一想起剛才的事還是很沮喪,正想偷偷溜進廚房拿個什麼來吃就回去,沒有要驚動哥哥的打算。

他這個角度剛好看不到朴佑鎮的表情,李大輝貼著牆走,試圖降低存在感,只是才走沒兩步就聽見了那哥一個人在自言自語。


「如此而已。」朴佑鎮喃喃,「我希望他幸福。」


李大輝停下了腳步,他幾乎要被自己的心跳聲給震聾,沒理由的,他就是覺得朴佑鎮說的人是他,他就是認為朴佑鎮也正在想著他。

可是為什麼不說,為什麼要躲開?難道非要等到我們兩人都錯過了對方才要後悔嗎?

摀住漲紅的臉,他試圖要控制住自己的情緒,但好難,所有事情一旦碰上了朴佑鎮就會讓李大輝束手無策。


那既然你不敢向我踏出那一步,由我主動朝你伸手示好也沒關係。


改變自己前進的方向,李大輝揉了揉臉頰,他沒有半點猶豫的走向朴佑鎮,因為他知道他不能夠後悔,在愛情裡沒有所謂的重來。

「佑鎮哥。」他輕輕地喊著,並在朴佑鎮轉過頭看他的那一刻忍住想要微笑的衝動。


「哥,我晚上吃的太少,現在有點餓了。」

「喔、喔,是嗎。」


哥哥驚慌失措的模樣在他看來實在是太可愛了,李大輝慢慢靠近朴佑鎮,並向他揚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看著朴佑鎮誇張的按住胸口,就是想要藏住什麼的模樣,李大輝忍不住要好奇,這哥究竟知不知道自己並不是個能夠藏住心事的人。

啊,真想摸摸他的耳朵,都紅了呢,就這麼喜歡我的笑臉嗎。

加深了臉上的笑意,李大輝向他哥撒嬌的說:「哥~煮泡麵給我吃吧~」

講完也不等朴佑鎮反應,他牽起他哥的手就往廚房走去,李大輝心情好的哼哼了兩聲。


他本來還以為朴佑鎮大概還要恍神好一陣子,於是在感受到朴佑鎮回握住自己的時候,李大輝差點就紅了眼眶。


還沒有。他對自己說。

朴佑鎮還沒有想開,他還需要時間。

所以李大輝最後也只是裝作什麼也沒發現,好像自己真的是來吃消夜的一樣,假裝興奮的跳來跳去。


 

沒關係,我可以等。李大輝笑彎了好看的眉眼,強忍住想擁抱朴佑鎮的衝動,安分的沒有行動。


2017-08-24 热度(100) 评论(8)
评论(8)
热度(100)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