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雀獺】戀人未滿 (下)

※全部結束啦!終於甜一點了哭死我喔。
※大輝視角就這一篇寫的最順,大輝好可愛喔喔喔喔。
----------------------------------------------------


李大輝最近的狀態不怎麼好,明明吃飯也強迫自己吃了,還儘量找空檔讓自己休息,但是過量的演唱會還有綜藝節目和好像永遠拍不完的照片都讓他筋疲力盡。

以前他在車上都會跟裴珍映或是其他哥哥們嬉鬧或者是聊聊天,可是這幾天以來他幾乎是一上車就睡,有時候練習結束甚至都要睜不開眼睛了。

他還在發育,需要的營養和休息都比其他哥哥要來的多,以前他可以為了身材少吃幾餐,現在卻變成吃的再多都來不及消耗的速度,昨天幫他做造型的姐姐才警告他別再瘦下去,褲子都小了兩號。


迷迷糊糊的擔心自己的身體,李大輝隨著車子晃來晃去的打瞌睡,一下失去意識,一下又被自己驚醒,睡的很不舒服。
他不知道又艱難的瞇了多久,突然就被調整了脖子的姿勢,雖然想看看他後面坐了誰,但李大輝實在太累,沒辦法抵擋睡意,更別提要轉頭道謝,直接就陷入夢境中。



「大輝,該醒醒了。」
恍惚的聽見有人在叫自己,他痛苦的張開眼睛,看見裴珍映近在咫尺的臉一時還反應不過來。

「哥?」他沙啞的喊了一聲,揉揉發乾的眼睛,這才漸漸清醒。
裴珍映輕笑,他捏捏李大輝的臉頰,說他自己要先下車了,要弟弟趕快收拾好東西。

李大輝說好,摸摸自己脖子上莫名出現的頸枕,又撈撈口袋發現手機掉了出來,他回頭往椅子上找,卻看見最後一排的三個人都還沒走,而已經清醒、或者說根本沒睡著的金在奐正一邊向他揮手打招呼,一邊拿手機對著朴佑鎮的臉不知道在幹什麼。


「在奐哥?你怎麼沒下車?」李大輝好奇的問,他趕緊撿起自己的手機,疑惑的看著笑的未免過於歡快的哥哥。
金在奐聳聳肩,指著他兩邊的人說:「哥我只有一個人,但是睡成豬的有兩個,這樣吧,大輝你負責佑鎮,我負責冠霖,一人一個剛剛好對吧。」
大腦還沒能很好開機的李大輝也沒反駁的就點頭同意,帶著一臉睏意就伸手去搖了搖朴佑鎮的肩膀。

「哥。」他含糊的叫著,「醒醒。」
而朴佑鎮用非常緩慢的速度才勉強睜開眼睛,他雙眼無神,明顯就是還沒睡醒的樣子,朴佑鎮盯著李大輝的臉,然後抓下了弟弟的手緊緊握住。
李大輝這回是真的全醒了,他訝異的看著哥哥迷糊的模樣,覺得自己像是提前收到生日禮物一樣驚喜。

旁邊看好戲的金在奐偷偷結束了錄影,把手機收起來,對看著彼此發呆的兄弟倆揶揄的悶笑,他暗暗用手肘戳了朴佑鎮一下,那傢伙才回過神來,一臉被抓包的尷尬。


對此李大輝只是笑咪咪的抓緊了哥哥主動牽上的手,然後愉快的說:「我們下車吧哥~」
朴佑鎮愣愣的應好,這讓李大輝更是高興的不得了,他拉著他哥的手才剛下去,他哥卻叫了他的名字。

「幹嘛呢哥?」他疑惑的問。
只見朴佑鎮表情難得嚴肅的板起了臉,很是認真的警告他千萬別和金在奐坐在一起。

什麼啊。李大輝忍不住爆笑,他覺得他哥有時候真的是可愛到犯規呢。
「是的哥~」他乖順的應好,接著對朴佑鎮露出了一個大大的笑臉。
令人意外的是朴佑鎮居然笑的一臉溫柔,還幫李大輝拿下脖子上的頸枕,簡直不像已經躲了李大輝好一陣子的那個人。

感受到手上的力度,李大輝幸福的眯起眼睛,他看著走在前頭的哥哥,覺得原本空蕩蕩的心都被填滿了。




從來沒覺得從下車走到門口的距離有這麼短,知道要是進了門就沒有再牽手的必要,所以李大輝幾乎是拖著腳步,盡可能的要延長這段十步以內就能結束的路程。
偷看朴佑鎮的側臉,李大輝無法阻止自己上揚的嘴角,因為現在牽著他的這個男人,就是他全部的世界。


「啊。」李大輝突然覺得肩膀傳來一陣疼痛,他被經過的哥哥狠狠撞了一下,沒站穩的失了重心,只看到了朴志訓好看的向他眨眨眼睛,根本來不及思考。他還以為自己會跌倒在地上,只是最後卻落入了溫暖的懷抱裡。

還以為偶像劇都是騙人的。熟悉的氣味和溫暖包裹著李大輝,他感受著掌心下朴佑鎮的溫度,一臉呆愣的想,他哥本來就長得好看,但怎麼靠近之後更帥了呢?

朴佑鎮低頭的時候,剛好撞上李大輝沒能收回的目光,兩個人都不說話,就好像在車上朴佑鎮還沒睡醒的時候那樣,安靜的盯著彼此,差別只在現在那個男人非常清醒。
他們靠的很近,近的李大輝能在朴佑鎮的眼裡看到自己的模樣。他看見自己驚慌的瞪大了眼,還看見自己將藏也藏不住的感情全寫在臉上。

別開視線,李大輝臉紅的不敢正面和朴佑鎮對看,他稍稍用力,想要推開他哥,只是朴佑鎮卻沒有要放開的意思,和他站在玄關僵持了一下,他哥看他的表情突然變了,和平常不大一樣,朴佑鎮攬著他的腰把他圈起來,又彎身將臉埋到了他的脖子裡,濕熱的氣息讓李大輝覺得有些腿軟,氣氛越來越糟、或者該說越來越好,他哥側過頭,在他耳邊輕輕的說話,嘴巴幾乎都要碰上他發燙的耳朵了。

「喜歡你,大輝,我喜歡你。」朴佑鎮低聲說道,而李大輝完全無法控制自己的表情,他感覺熱度爬上了他的臉頰,大概是是臉紅了。

心臟跳的太急太快,李大輝覺得自己輕飄飄的沒辦法思考,直到金在奐的聲音把他拉回現實。
心裡已經混亂到不行的李大輝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肯定很蠢,他趕緊揮開終於放手的朴佑鎮,又急又害羞的把鞋子給脫了。
想跑回房間躲進棉被裡,但朴佑鎮卻一把將李大輝拉回來,要他等等。

他說一起走。

李大輝還以為自己在做夢。要真是如此,他一輩子都不要醒來。



朴佑鎮貼心的拿了室內拖給他,朴佑鎮還牽著他的手,朴佑鎮剛剛和他告白了,比李大輝以為的還要勇敢和坦白。

他一直一直都好喜歡的哥哥,就在剛才,好像有要和他在一起的打算,好像牽著他的手就不會再放開了一樣。

李大輝終究還是哭了。
在朴佑鎮的懷裡,哭的像是沒有明天。

因為他的全世界,才剛剛,伸手擁抱了他。


朴佑鎮就是李大輝所有的愛戀,一直都是。
他終於可以大聲說出來了。

2017-08-25 热度(97) 评论(4)
评论(4)
热度(97)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