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糖南】抓不住 (上)

花吐症!花吐症!花吐症!不喜歡別點!

這一章大概半個月前就寫完了,我一直都沒拿出來,還差一點忘記,想說今天一定要PO,不然可能就再也見不到它了。

寫的是我一直都很喜歡的設定,終於有機會滿足自己了!雖然覺得這種又美又有畫面感的東西可能會被我毀了,但沒有人可以阻止我,沒有人!

※花吐症設定

※糖南※南俊受

-----------------------------------------------------------------


金南俊雙手環胸,眼簾低垂,沉默地看著撒滿整個床鋪的百合花瓣,他苦笑了一下,趁著還未被其他人發現前收拾好一切。


原來啊,是愛嗎。



 

最近花香老是溢滿了金南俊的房間,惹的聞不了花粉味的金泰亨噴嚏連連,嘗試過和小哥哥溝通,但無效,金南俊總說自己沒有聞到,最後他沒辦法只好跟成員們商量要換房間。

意外的是閔玧其妥協了。


「這哥不知道怎麼搞的,最近是改行去花店上班了嗎?」金泰亨受不了的揉著鼻子,被粗魯對待的鼻頭已經紅了一片。

才剛走進他們房間,向來細心的閔玧其便不著痕跡的皺起眉頭,隨即又裝作沒發生的將眉眼舒展開來,他輕拍金泰亨的肩膀表示安慰。

「這幾天沒睡好吧,還不去補眠。」

揮揮手把弟弟趕出房間以後,閔玧其直接走到坐在椅子上的金南俊前面,居高臨下的看他,問:「不跟哥解釋一下嗎?花味哪來的?」

「新換的香水味呢,沒想到害那小子過敏了。」


「……跟我說實話。」做哥哥的那個態度罕見的強硬了起來,話裡多了幾分明顯的怒意。

「這就是實話。」但顯然弟弟並不買單,依舊堅持故我的說。

金南俊的眼睛轉啊轉的,看鞋子、看地板,就是沒敢和他哥對上眼。

見狀閔玧其諷刺地笑了笑,他轉身把房門甩上還鎖了起來,巨響讓宿舍裡的人都嚇了一跳,身為大哥的金碩珍朝裡頭喊了一句,想確認他們的狀況。


大聲的回了句沒事,閔玧其走回原本的位置,甚至比剛才更靠近金南俊,他彎下身體,將手撐在椅背上,整個人都快壓到金南俊身上。

說真的,有點太近了,近到金南俊無法看見閔玧其的整張臉,近到他好像吸進了他哥才剛呼出的空氣。


太黏膩了。他感覺到有東西哽在喉嚨,真糟糕。


「金南俊,你還當我是你哥嗎?」閔玧其氣的笑了起來,認識將近八年,那怕是剛見面的時候金南俊都沒這樣和他說話過。

怒意讓他險些失去理智,他揪起金南俊的衣領,抬手眼看就要將拳頭揮到隊長臉上,一個白色的小角卻從那人的嘴裡冒了出來。

「那是什麼?」閔玧其一鬆手金南俊便摀著自己的嘴從椅子上滾了下來,他不斷後退,直到背抵上了牆,再也無處可躲。

「南俊?」不祥的預感讓閔玧其整個人都起雞皮疙瘩,他驚覺弟弟正處於極度的恐慌之中,而他正是剛才想要動粗的那個人。


「南俊,那是什麼?」

指著從金南俊指縫間滑落的白色花瓣,閔玧其感覺渾身冰冷,他顫抖的蹲下身,伸手就要撿起花瓣。

金南俊搶在他哥碰上花之前抓住了他的手,緊緊地不肯放開,用力到兩人都有些疼痛了,卻沒人開口,他們只是用驚慌的眼神看著彼此,擔憂恐懼著不同的事。


「別碰。」金南俊虛弱的說,開口的同時又有花瓣滑過唇邊掉落,「這個會傳染。」

弟弟脆弱的模樣讓做哥哥的那個心臟一緊,他反握住金南俊的手拉著他站起來,又向前一步主動將人擁入懷中,比他高了半顆頭的弟弟此時縮著肩膀,把臉埋進了他的肩膀裡,整個人都在發抖。


別哭啊。

感受到肩頭濕了一片,閔玧其緊咬下唇,一下又一下的輕撫金南俊的背,溫柔的低語,試圖安撫懷裡的人。

 



「所以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們坐在床上乾瞪眼,兩個人的臉色都不是太好看。

金南俊把玩著指尖的花瓣,思索著要怎樣開口比較好,想了想,他覺得應該先和他哥解釋這個症狀,但又不想說得太清楚。


「花吐症。」勉強把這三個字擠出牙縫,金南俊鼓足勇氣抬頭和他哥對視,「玧其哥聽過嗎?」

閔玧其皺著眉搖了搖頭。

「就是說、我可能愛上了某個人……很愛很愛的那種,但是他並不知道。」金南俊語速緩慢,臉上寫滿了猶豫,無奈在哥哥眼神的催促下接著說了下去:「這也許能算是一種疾病,就像哥看到的,我會、吐出一些花瓣。」

「所以呢?就因為你喜歡上了某個傢伙,那些花就跑出來了?」閔玧其不悅的問,他也不明白自己在不開心什麼,大概是對弟弟之前對他的隱瞞有疙瘩吧。


「怎樣才能不吐那東西?」

金南俊聽了後微微一笑,他分心的將手裡的花瓣撕成兩半,輕描淡寫的說:「只要和那個人兩情相悅,或者是直接放棄這段感情就能治好。」

「聽上去不難嘛,那你就去告白就好了,有誰會不答應。」閔玧其扯了扯自己的領子,煩躁的瞥了弟弟一眼。


你。

金南俊張了張嘴,最後卻沒說出口,只是露出無奈的笑臉。


看弟弟神情古怪的樣子,不耐煩的情緒席捲了閔玧其,他擺出一張臭臉,下了床,小心地避開地板上的花瓣就要出去。

「哥。」金南俊在他哥才剛握上門把時叫住了他,低聲說道:「別說出去好嗎?」


「拜託了。」


因為別人一聽,就會知道我愛上的人是你。

這件事大概只有你不知道吧,這樣也好,我不想你困擾。



「嗯。」冷淡地回了一句,閔玧其帶著一身花香味離開房間,除了他自己,其他人全聞到了。


2017-08-26 热度(23) 评论(6)
评论(6)
热度(23)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