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旻南篇】戰利品

我想趕快趁暑假結束前把文都丟出來,這一系列基本上是為了開車而存在,但我開車真的很看心情,所以才會分上下兩篇啊。

這樣有兩個坑了,痛苦。

這章糖爺戲份非常重,但接下來是jimin的主場了。

※跟之前一樣是血汗淚的腦洞,這系列都是,之後不再提醒。

有糖南,旻南※南俊受

--------------------------------------------------------


第一次見面,他沒能看清楚金南俊的長相,只能隱約望見那人的臉上有兩個笑起來會很可愛的酒窩,身材比例也很好,有一雙能夠引人遐想的長腿,而他之所以沒機會向前去認識金南俊,這都要歸咎於閔玧其突然伸過來遮住他雙眼的手。


朴智旻想不明白他哥這麼做的舉動,覺得疑惑便將那隻細白的手給拉下,沒想到這才一會兒的功夫,金南俊就這麼消失在了舞廳裡擁擠的人群中,任憑他怎麼找也找不到。

他有些氣惱的質問他表哥,想搞清楚為什麼要這樣缺德的壞他好事,他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感興趣的目標,都還沒開始就被閔玧其毀了。


閔玧其冷笑,叫他別老用這張臉去招搖撞騙,專搞一些被騙還不知道的智障,掉自己身價,還要他在自己的地盤上安分一點,別難得從釜山來了一趟就在他這惹事生非。

閔玧其說這是對他的警告,那個人,怎樣都別去碰,最好連看都別看,狹路相逢也要趕緊回頭繞路走,又說那人眼光很高,看不上他朴智旻,不要自討沒趣,況且那人身邊還有不好惹的同夥。


「喔,那傢伙你也認識,就之前一起吃過飯的那個鄭號錫。」

這下朴智旻就想不透了,他說哥你肯定故意在唬我,號錫哥那麼好的一個人怎麼就突然變成不好惹的凶神惡煞了,那個漂亮寶貝難道是號錫哥的誰嗎?不然怎麼就不讓人靠近。


「漂亮寶貝應該是在說你自己吧,少隨便給人取綽號,都說了他你碰不起,想打炮就找那些智障去開個房間解決。」

「別啦,哥你和號錫哥的關係不是挺鐵的嗎?幫弟弟打聽打聽吧。」

閔玧其很疼他,以前只要跑來他哥這邊,任他朴智旻怎麼瘋怎麼玩,只要不會受傷閔玧其就由著他去亂,爛攤子也默默替他收了不少,卻一句沒罵過念過。朴智旻自己是有分寸的,他絕對不去招惹閔玧其,非常尊重他哥,基本上閔玧其如果跟他說了什麼他都會聽,因為他是打從心底的崇拜和尊敬這個表哥,心服口服的那種。

只是這次情況不一般,自己明明連人家的臉都還沒看上一眼,朴智旻就已經陷進去了。

他誇張的捂著自己的胸口告訴他哥,一見鍾情這種東西、愛情和結婚那玩意兒,他朴智旻向來是不信的,但這次可能真的不一樣,他居然會覺得心跳的很快,臉還有點紅,要知道這種狀況在他十二歲之後就沒有了。


朴智旻還是沒放棄央求他哥給他一次機會,就算只是認識認識也好,全當交個朋友,沒有什麼壞處的。

誰知道一向不會拒絕他的閔玧其這次居然鐵了心不想讓他接觸那個人,瞥了他一眼也沒說話,靠在沙發上就只是搖頭和嘆氣。

這下朴智旻也板起臉來,原本笑起來好看的眼睛恢復了冷漠,整個人看上去難以接近又孤傲,如此看起來到是和閔玧其有幾分相似,也不枉費他們流著那一點點稀薄的同源血了。


看見弟弟賭氣的樣子,閔玧其一下子就心軟了,說實話朴智旻年紀也不小,也是能夠和他一起出現在夜店的年紀了,具欺騙性的外表讓他這個弟弟從青少年時期以來一直過著受人追捧的生活,稱不上壞,只能說是還沒真正的成為大人,大概是卡在了一個尷尬的中間期吧。


正是容易墮落的花樣年華。



「你沒機會的,jimin,號錫這個人跟你其實算同一類,表裡不一,而且都有著一副善良可欺的皮囊,但裡面裝著怎樣的內心又有誰知道呢?況且我跟他好是一回事,你並不代表著我本人,只是在這裡仗著我的名字行個方便還好用而已。說真的,死了這條心吧,聽話。」

朴智旻有些洩氣,他知道事情沒有可以商量的餘地,雖然不甘心,卻也不想繼續為難閔玧其,只是又做回了那個好弟弟,有氣無力的應了聲好,然後說自己要去跳舞,如果閔玧其想先回家就不用等他了,很明顯的暗示他今晚很可能會找個伴過夜,要他哥不用費心等他,而閔玧其是個明白人,點頭表示著理解。


看著朴智旻逐漸融入人群的背影,閔玧其的眼底染上了一絲擔憂。

面前的酒他一滴沒沾,正想回家圖個清靜,一隻手從後面壓著他的肩膀不讓他站起來。原本閔玧其就不是會隨便帶人開房的那型,眼光向來高的很,也算是有點潔癖,今晚更是一點興趣也沒有,抬頭正要開口拒絕,不請自來的人便坐上了他的腿。

閔玧其的髒話湧到嘴邊,最後卻通通吞了回去,他一抬眼視線正好對上了低頭的金南俊,一切的喧囂好像突然被隔絕,閔玧其挑眉,雙手摟上那人的細腰,總是面無表情的俊臉如今換上了少有的微笑,剛染上的黑髮更襯的主人膚色雪白。


「怎麼來了?」他問,罕見的溫柔在此時被發揮的淋漓盡致,精緻的面容笑起來好看的讓人著迷。

金南俊好像很滿意似的,將手指插進了閔玧其的頭髮裡,一下又一下的梳理,捨不得放開,「很好看喔,哥的髮色。」

閔玧其聽了心情大好,直起腰桿,將吻落在那人可愛的酒窩上,他帶著笑意回答:「哪有你好看。」

簡直就像在哄熱戀期的情人一樣,每句話都變成討好。

大概是覺得癢吧,金南俊笑個不停,推著閔玧其的頭要他停下,那個男人卻故意的繼續吹氣,像個淘氣的大男孩一樣,平時無神的雙眼在此刻也染上了夜店裡絢爛的色彩。

陷入甜蜜遊戲裡的閔玧其沒能注意到,在舞池的另一端,隔著來往舞動的人群,朴智旻正直勾勾的看著他們,他若有所思的樣子讓遠方金南俊的笑容更深了些。


真單純。


金南俊低頭和閔玧其交換了一個鹹濕的吻,藉此更好的分散黑髮男人的注意力,舌頭在兩人的口腔來回攪動,混在一塊的唾液已經分不出彼此,持續不斷的糾纏讓兩個人在分開時都氣喘不已。

把手放在閔玧其激烈起伏的胸膛上,金南俊特別在左胸口的地方停留了許久,感受著那裏傳來的、鮮活的,活著的證明。


真想剖開你的胸口,這樣就可以親眼去確認你的心裡是不是真的有我存在,能夠用雙手捧著你鮮紅的心臟,牢牢地抓住你的心。

但我是知道的,你愛我。

金南俊淺淺的笑了,臉上表情變的溫和,沒有了刻意而為的撫媚,樣子乾淨的突然和周遭格格不入。

注意到懷裡的人的變化,閔玧其驚訝地說不出話。


太久了,已經太久了,這樣的金南俊已經太久沒見過了。

太純粹,太乾淨,簡直美好的不像話。

閔玧其抬手輕輕的撫過金南俊的臉龐,深怕一不小心就會把眼前的人給揉碎,但是不把手收緊又要怎麼把人留住?


「你在發抖,玧其。」金南俊帶著笑意地說,可愛的對著黑髮的男人眨眨眼。

閔玧其迅速地收回自己顫抖不已的手,他感覺有水氣蒙上了雙眼,讓他看不清楚前方,但這都無法阻止他一直望著那個人的視線。


玧其。


他叫我玧其。


「……我很想你。」閔玧其哽咽的說,忍著不讓眼淚滑出眼眶幾乎耗盡了他所有的力氣。

金南俊歪著頭一臉疑惑,他用袖子擦去那些閔玧其沒能鎖住的水珠,輕聲問:「說什麼呢,我一直都在啊。」

閔玧其搖頭,他把臉埋進金南俊懷裡,讓潰堤的淚水有了去處,也讓自己的心有了依靠。

「謝謝你。」即使知道這不可能,但在這一瞬間,我好像找回了從前所有的美好,以及我之所以會愛上你的理由。


金南俊輕撫閔玧其的後頸,努力維持著一樣的表情,不讓笑容消失,想讓男人多沉浸在柔情裡多一會兒,因為這是他所能給的,最後一絲溫柔。


「對不起。」他輕聲說,但是沒有人聽到,閔玧其也沒有。

 



遠處仍站在那的朴智旻歪著頭笑了。



2017-08-27 热度(24) 评论(2)
评论(2)
热度(24)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