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南俊是真愛啊
吃南俊受,不要雷我拜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雖然都是髒話廢文)

【雀獺】在一起之後,我們

※小日常很可愛就拿來練練手了。
※我自己也覺得好奇怪,怎麼有丹輝。
※情人眼裏出西施的大輝啊。
※說好今天要寫芭樂文的,說到做到。
-----------------------------------------------------


「朴佑鎮,算我拜託你,你可以別再看著大輝的視頻傻笑了嗎?」金在奐放下手機,撲倒弟弟床上壓著他,「旼炫哥因為擔心你頭髮都快白了!」

「我哪有傻笑。」朴佑鎮推開身上多餘的重量,反擊的用棉被把金在奐包住,然後重重的坐上去,完全沒有在客氣。
而剛剛被點名的黃旼炫正皺著眉頭,小聲的嘟囔說自己才沒有白頭髮。

「啊!你這個不尊重哥哥的臭小子!」金在奐整個人只剩下頭可以動,他不斷扭著脖子,試圖要咬到朴佑鎮的手,但弟弟只是伸手又抄來一顆枕頭,狠狠的往金在奐臉上蓋下去,讓他連聲音都被悶的傳不出來。

「哈哈哈哥你投降吧!」朴佑鎮笑了起來,得意的連虎牙都跑出來了。

本來在旁邊看手機的朴志訓發現處於劣勢的金在奐,一個起身,決定要幫忙同伴。
於是他跟著朴佑鎮一起壓在哥哥身上,兩個人對視了一眼,彼此都笑的不亦樂乎。

最後還是黃旼炫看不下去,走過去拿開了差點能把金在奐給悶死的枕頭,然後語重心長的問:「在奐啊,沒事嗎?是不是很熱?」
「哥⋯⋯」金在奐感動的差點就要流眼淚了,要不是他還沒取回手腳的主導權,他肯定抱著他哥一陣猛親。

「看看你,都流汗了。」黃旼炫摸摸金在奐的臉,憂心的看著他,「等下一定要去洗澡知道嗎?髒死了。」
金在奐一臉莫名,他什麼都還沒說,只見他哥又把枕頭蓋回他臉上了。
「哥!!!」他大叫,只是聲音被枕頭吸走了大半,傳出去的都變成了虛弱的哀嚎。
黃旼炫假裝沒聽見,擦擦手,對另外兩個笑到快要內傷的弟弟燦爛的笑了。

「不愧是旼炫哥哈哈哈哈。」朴志訓邊笑邊從金在奐身上下來,他拉著還沒玩夠的朴佑鎮到自己床上,金在奐這才獲得自由。


「你們兩個惡魔!不對,三個!」自己又翻滾了好一會兒,金在奐直到從床上跌下來才徹底擺脫那個該死的棉被,他被悶出了一身汗,現在正扯著睡衣的下擺,試圖讓涼風灌進來。
轉了轉眼珠子,他突然揚起一抹微笑,讓其他三個人一看就覺得不太對。

「我啊,大人有大量,不跟你們計較了。」金在奐爬回自己床上把手機撈起來,然後又下來拍拍朴佑鎮的肩膀,跟他說:「我會好好報答你,你等著哥。」

朴佑鎮本能的有了大難臨頭的預感,他不安的目送金在奐離開房間,接著轉頭看向正在懊悔的朴志訓,問他:「是怎樣?」
「不知道,但我覺得⋯⋯」朴志訓吞了吞口水,然後指著黃旼炫,「哥可能會變最慘的人。」

黃旼炫眨眨眼,他嘴角下垂,一臉無辜的樣子,無奈為了自己的安全,他決定等下要安撫一下金在奐,只是才剛這麼想而已,手機就響起訊息聲,他拿起來一看,馬上痛苦的哀嚎。

「這是什麼!在奐啊!」


因為是群組訊息,所以他們三個都收到了,頓時大房間裡傳來一陣鬼哭狼嚎,搞的其他還在宿舍的小房間成員前來圍觀,他們手上也都拿著手機,扒著門框往裡頭窺視,還都是一臉不知道該不該笑的同情模樣。
只是笑點不高的邕聖祐人已經憋笑憋到跪在地板上,看那三個人那麼可憐的樣子又不好嘲笑他們。

接著大家手機又響了一聲,是人在外面錄節目的姜丹尼爾傳來的。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大家都好醜!]

好吧,邕聖祐再也忍不下去了,他狂笑到流眼淚,中間還被自己嗆到好幾次,跪在地上怎麼也起不來,站在他旁邊的尹智聖有點擔心他,但不想被奇怪的眼淚或是口水給噴到,於是隊長默默地後退了兩步。

大家看著手機上明顯是被故意拍下的醜照,都有點同情那三個人,也不知道金在奐怎麼就突然陰他們了,那傢伙現在還坐在沙發上一臉得意的樣子,邊吃零食邊看電視,好像沒他的事情。

但是姜丹尼爾說話實在是太直接,讓所有人都是一陣爆笑。
站在人群正後方的李大輝低著頭不知道在幹什麼,突然大家就收到下一條訊息了。

[不會啊,我覺得佑鎮哥看起來很可愛。]
隨後還附上一個愛心的圖案。


「這樣都能說可愛?喔我們大輝果然是天使啊,天使!」人就在李大輝旁邊的河成雲整大聲的感嘆,他整個抱了上去,揉揉弟弟柔軟的臉頰,頓時笑成了傻哥哥的樣子,說:「哎一古這麼可愛怎麼辦啊。」

本來還在大房間裡和另外兩個人抱成一團哀號的朴佑鎮衝了出來,他擠開河成雲,直接把弟弟攬進懷裡抱的緊緊的。

「哥?」李大輝愣了一下,他拍拍他哥的背,無奈的笑了,「沒關係的,在我眼裡佑鎮哥不管怎麼樣都很好看。」
朴佑鎮搖搖頭,被金在奐重擊的自尊心不是那麼容易能夠恢復的。


剛還倒在地上的邕聖祐爬起來,笑到都打隔了,他邊喘邊說:「應該說大輝很殘忍嗎,他居然只安慰佑鎮一個人,太偏心了。」
像是跟邕聖祐心有靈犀一般,姜丹尼爾又傳了訊息。

[哇、所以這是在說旼炫哥跟志訓很醜對吧?哈哈哈哈大輝真可愛!]

「哈哈哈哈哈哈哈!」被姜丹尼爾的直白戳到笑點,邕聖祐又趴回地板上,笑到抱著肚子一臉痛苦。一邊實在看不下去的尹智聖只好抓著邕聖祐的腳把人給拖回房間去,期間因為頭撞到牆角邕聖祐還痛的泛淚,但隊長白了他一眼才不理他。

本來跑去別人那裡玩的賴冠霖笑嘻嘻的跑回大房間,為了保護兩個意志消沈的哥哥,他對外邊的其他哥哥們揮揮手,然後關上房門,這才讓成員們各自散去。


「哎、志訓哥很帥啦,不用擔心。」賴冠霖用他習慣的語速緩緩說道,還安慰的拍了拍他哥的肩膀,只是臉上的笑意就沒少過。

「是吧!哥很帥吧!」朴志訓挺起胸膛,重新振作了起來,「哼,等在奐哥回來看我怎麼⋯⋯」
他們只是忙內笑的一臉燦爛。

黃旼炫則自己縮回了床上,想著怎麼就沒人安慰他呢?



外面李大輝還被抱的緊緊的,他站的腳都酸了,但是並沒有催促朴佑鎮放開他。

「大輝⋯⋯」朴佑鎮嘟囔。
「嗯?」
他哥抬起頭一臉委屈的說:「你看在奐哥那麼壞,所以我才叫你千萬不可以坐他旁邊。」
「啊。」李大輝笑了笑,點頭附和:「是呢,在奐哥是大壞蛋,以後絕不坐他旁邊。」

「嘿!我還在這裡好嗎!我聽的到!」金在奐不滿的揮著手,最後敵不過小情侶亮晶晶的兩雙眼睛,還是決定要回房間面對那兩個凶神惡煞,暗自祈禱他們忙內不會見死不救。
「你們才全都是大壞蛋!」


但從金在奐傳出的哀嚎聲大小來判斷,賴冠霖並沒有向他伸出友愛的小手,大概還參與了壓制金在奐的行列。
這有可能是因為朴佑鎮把金在奐那天在車上偷拍這件事告訴他們忙內的關係。

所以平常不可以做壞事啊在奐哥。


報復成功的朴佑鎮咯咯笑了起來,而李大輝只是寵溺的看著他哥,確定周圍沒有人之後就稍微墊起腳,親了親他哥的臉頰,說:「哥你也很壞。」
「喔?我很壞?我很壞嗎?」朴佑鎮捏住李大輝的下巴,對著那張小嘴又親又咬的,直到弟弟腿軟的趴在他肩膀上才停了下來。

「說的也是,我很壞呢,哈哈哈哈!」朴佑鎮笑的好看,把虎牙都露了出來。
李大輝哼哼兩聲沒有說話,臉上的潮紅還沒退去。





另一邊剛結束節目錄製的姜丹尼爾,整個人就像一隻被拋棄的大狗一樣,表情沮喪的要命。
他看著手機上孤零零的那一條訊息,簡直想打死一個小時前的自己。

[我才沒有說哥哥醜,丹尼爾哥討厭。]

[大輝啊,不要討厭哥啦嗚嗚嗚嗚。]
姜丹尼爾表示如果是李大輝的醜照他怎麼樣都會覺得好看的,他還私訊過去說要設成桌布。

[哥哥大壞蛋。]

大輝討厭我了!我完蛋!姜丹尼爾一個人坐在車上抱著頭動來動去,前面的經紀人覺得恐慌,還猶豫了很久是要回宿舍還是開去醫院。

[大輝你不要不理我,哥做錯了!]
姜丹尼爾難過的再次嘗試要取得諒解,但李大輝已讀他。

[大輝你要吃什麼哥給你買回去?]

[炸雞,很多炸雞。剛成雲哥的肚子餓到在叫了,但宿舍最後一包餅乾被比你更壞的在奐哥吃了。]

[好!我買!你等等,哥馬上回去!]


於是姜丹尼爾開始跟經紀人討價還價的說要繞路去買宵夜,最後被唸了一頓還是高興的要命。
管他呢,有炸雞才有活路,我們寶貝忙內要吃炸雞,當哥哥的說什麼都要買給他吃!
大輝要什麼哥哥都買!

今晚的姜丹尼爾心情起伏非常大,一下低落一下亢奮,但現在正處於非常幸福的狀態。


經紀人看了一眼後座抱著炸雞傻笑的男人,暗自後悔自己剛才沒有直接開去醫院。


孩子病了啊,真心疼。



2017-08-28 热度(106) 评论(14)
评论(14)
热度(106)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