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糖南】你愛的髮色

我選擇死亡。

概念照喔喔喔喔喔金南俊小仙女喔喔喔喔喔想上喔喔喔喔。

我快激動死了,怎麼會這麼好看。

※糖南※南俊受

------------------------------------------------------


「南俊。」


不大的工作室裡突然來了訪客,金南俊愣了一下,他放下手中看到一半的書,回過頭給他哥一個歡迎的微笑。

「哥找我什麼事嗎?」

「想找你聊聊,有空嗎?雖然不是什麼正事。」閔玧其對這間新整理好的工作室越來越熟悉,他熟門熟路的拉了張椅子坐到他們隊長旁邊,放鬆的把手疊放在肚子上。

「當然有空啊哥。」金南俊愉快的說。


整個人像是沒有骨頭一樣的癱在椅子裡,閔玧其看似隨意的開啟話題,他聳聳肩說道:「之前聽粉絲說我頭髮什麼顏色都好看,染了黑色的時候她們也很喜歡,但我最近自己看著也膩了,雖然不用補髮根輕鬆很多,可是想換個顏色,有跟公司稍微提了一下,他們是建議我染淡藍色。」

「嗯……那哥自己想染什麼顏色?」金南俊撐著下巴,笑盈盈地看著哥哥,不以公司意見為重,更在乎哥哥的想法。

「不過我也認為玧其哥染什麼顏色都好看呢。」他甜甜的笑了,伸手去梳理閔玧其散落在額前的頭髮,在自己覺得滿意之後讓手指順著地心引力向下滑過他哥的臉龐,並在肩膀處停下,放在最正常不過的位置上,「因為哥長得非常帥氣啊,是真心話喔。」

金南俊笑的連眼睛都彎了起來,很好的把自己眼裡那些好奇的目光給掩去。


看著弟弟燦爛的笑臉,閔玧其也難得的稍微將嘴角向上提了一些,他把金南俊放在他肩上的手抓下來握在手裡,雖然不能完全包覆,卻是用了無法輕易掙開的力道牽著。

「你最近喜歡什麼顏色?」

發現他哥在他身邊明顯放鬆且慵懶的神情,金南俊覺得笑已經不足以表達他的心情了,他用食指輕撫過閔玧其眼睛下方藏不住的黑眼圈,有些心疼的說:「就黑色。」


閔玧其皺起眉頭,他看著金南俊閃著光的雙眼有些不確定的開口:「還是……粉紅色呢?智旻那種,之前他染的時候你一直說你很喜歡。」

堅定地搖搖頭,金南俊轉了轉手腕,閔玧其雖然沒放開他,卻將手掌稍稍鬆開了一些,而金南俊也沒打算把手抽回來,他只是反握住他哥的手,然後說:「碩珍哥比我更喜歡粉紅色呢。」

不想別人也盯著你看,忌妒死了。


他的話就這樣沒了下文,但閔玧其卻能夠明白他想表達什麼,所以只是嘆了口氣又問:「要不然咖啡色?也許跟你差不多。」

「為什麼?我以為哥不太喜歡那種顏色。」

「我是不喜歡,但你不是很愛布朗嗎?」


所以又是因為我嗎。金南俊的表情變的柔軟,「是啊。」他大方承認,「但是我更喜歡哥呢。」

「就黑色嘛。」他撒嬌的又說了一次,「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

「就這麼中意這顏色?我還以為這裡喜歡黑色的人是我才對。」

「嗯,就黑色。」金南俊晃了晃他們交握的手,把眼睛都笑沒有了,「我知道哥你討厭染頭髮的,而且對身體也不好。」

「……但是不膩嗎?看了這麼久。」



其實是很不安的,在這段得來不易的感情裡,看似冷靜的閔玧其卻是患得患失的那一個,總是擔心有哪天金南俊就會離開他,他緊張的想抓緊那人的手,又怕牽太緊會把嚇跑。

這次說要染髮,除了跟新專輯的概念照有關,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心裡的恐懼所導致,他怕一陳不變的自己就像他許久沒再換過的黑髮一樣讓人厭倦。


而金南俊似乎能看透他的心,知道他徒留表面的自信心正從內在崩塌,溫柔的不去點破,只是很認真的告訴他:「不會啊,是哥的話,怎麼看都不會覺得厭煩的,每一天,都覺得哥長得更好看了。」


閔玧其不著痕跡的鬆了一口氣,發現自己這一陣子以來的惶恐不安竟然就因為這樣簡單的一句話煙消雲散,他明明激動卻故作冷靜的向金南俊說:「本來換個髮色就是想討你歡心,你卻一直說不要換,怎麼辦,你生日不是快到了嗎。」

「所以呢,玧其哥是想染了髮然後把自己當作禮物送給我嗎?」金南俊掩不住甜蜜的心情,傾身向前在閔玧其臉上留下一吻,接著退開,直直的盯著他哥的眼睛說:「但你已經是我的了,所以不能算是禮物啊,要有誠意一點嘛。」


「哼,得意忘形。」閔玧其語氣雖然冷淡,卻是寵溺的用空著的那隻手小心翼翼地描繪著金南俊的臉,並在那張讓人想要親吻的嘴唇上停留,流連不肯離去。


這是情人間才會有的曖昧的位置,讓人臉紅心跳卻不想拒絕。


「這都是哥寵出來的,哥要自己負責呢。」金南俊張嘴咬住了閔玧其的手指,調皮地用舌頭舔過指尖,暗示的意味不言而喻。

閔玧其的眼神突然變得銳利了起來,露出在舞台上不會有的神情,霸道又強勢,情慾薰紅了他的眼角,像是上了眼妝一樣,好看的讓人移不開視線。


「說真的,你的工作室實在是小到不適合做愛,誰叫你上網買那破沙發了?連我多搬了一張椅子都嫌擠,嗯?看來我只好將就一點貢獻出我工作室的地板,你覺得呢?」

「去你的。」金南俊大笑,他起身勾著閔玧其的手大方地走出了工作室,動作自然的根本不怕被攝影機拍到。



「不過啊哥,真要染就染淡金色吧,你之前染的時候很好看。」

「哼,你染也挺好的。」

「那一起吧。」

「真的?」

「當然!但是要等概念照拍完。」

金南俊連走路都沒個安分,又是故意碰大腿又是偷捏手心,惹的閔玧其向來懶散的步伐加快了不少,期間還被弟弟用笑聲揶揄的調侃。


「聽說我是染奶橘色喔哥!」

「閉嘴!」閔玧其把人拉進自己的工作室,然後重重的把門給摔上了。

 



2017-09-07 热度(22) 评论(4)
评论(4)
热度(22)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