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南俊是真愛啊
吃南俊受,不要雷我拜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雖然都是髒話廢文)

【糖南】抓不住 (中下)

唉這篇,一個沒弄好最後一定爆字數。我以為這是短篇的。

早就該更的,但是最近要回歸驚喜太多,糖吃多了都虐不下去。

明天開學啦,很久沒看到我也不用驚訝。

※百合花枯萎之後的味道聞起來好像死人了。真的。

※糖南※南俊受

------------------------------------------------


今晚閔玧其沒有回房間,事實上,他昨天也沒有回來,明明沒有工作卻整天都待在工作室裡,金南俊已經記不清楚上一次好好跟他哥見上一面是什麼時候的事了,真奇怪,自從染了花吐症,他的每一天就過的無比漫長,長到他幾乎要毀滅在自己的時間裡。


是發現了什麼,所以才躲著我嗎?

金南俊坐在地板上,用手環住雙腳,將臉埋進了膝蓋裡,肩膀顫抖的好像輕輕一碰便會支離破碎。


果然還是不可能吧,我們。


身邊散落著數不清的百合花瓣,金南俊暴躁的將它們全部揮開,室內頓時像是飛舞著雪花,而金南俊在它們的中間,畫面美的令人窒息,卻是諷刺。

臉上冰冷的淚水沾濕了衣領,金南俊搖晃的站起身,不耐的在抽屜裡翻找著,好不容易找到閔玧其在還沒戒菸以前,不小心遺落在他這裡的打火機,那個被他好好收了起來的、親手寫上Y.K的白色打火機。


橘紅色的微弱火光此時成了金南俊最大的安慰,他脫力的跪在地板上,焦慮的將觸手可及的花瓣都撿了起來,集成一堆,然後咬牙,在白色的花瓣上點了火,緩緩的燃燒,他失神的看著那樣美麗的花被火焰吞噬,變得焦黑捲曲,最後化成灰燼。

眼淚順著蒼白的臉龐滑落,卻止不住火花,從小小的火苗,接著燃燒了那一堆的花瓣,金南俊愣愣的伸手,想要撲滅可能會變大的火勢,想要趕在事態嚴重前阻止一切,卻忘了火焰的溫度,他吃痛的將手抱在懷裡,無助的摀嘴咳嗽,又是幾片花瓣滑落,增長金南俊的絕望。


在我需要你的時候,你在哪裡?

可以快點出現嗎,就是現在,此時此刻,我真的很需要你。



在工作室坐立不安整個晚上的閔玧其乾脆回了宿舍,一路上一直都有種很糟的預感,讓他連等待電梯的時間都嫌太過漫長,直盯上升的樓層不斷跺腳。到了宿舍連招呼都沒打就直衝回房間,他一進門便看見跪倒在一邊圈著自己的金南俊,甩上門,也不知道哪來的力氣,衝過去就把金南俊給橫抱了起來,轉頭趕緊把小火堆踩熄,但那還是把地毯燒黑了一塊,見鬼的,現在閔玧其才不在乎這個。


把弟弟撈到了床上,他脫力的坐在地板,氣喘吁吁地趴在床邊,剛剛那場面真的把他嚇的不輕。

「媽的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閔玧其敲著床面,忍不住一頓破口大罵,「要是真的燒起來怎麼辦!你知道你會受傷嗎!」


無力的點點頭,金南俊拉過棉被,把自己埋了起來,怎麼樣也不想讓喜歡的人看見最不堪的模樣,卻不料他的抽泣聲一下下重擊著閔玧其的心臟。


「真的非他不可嗎,何必這麼喜歡?他對你好,有好到讓你寧可死也不肯告白的地步嗎!」閔玧其罵的都喘了,可蒙著棉被的人理都沒理他,抿著唇,他輕輕坐到床緣上,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開口:「你知道嗎,昨天柾國跑來找我,一副要和我打架的樣子把我推到了牆上。」

抽泣聲停止了,因為金南俊急忙掀開棉被,臉頰上還都是眼淚,驚慌的樣子簡直狼狽的可笑。


他哥擺出無所謂的表情,只是抬起手看似隨意的在金南俊臉上抹了兩下,實際上卻是溫柔到不行的舉動,金南俊張嘴想說話,花瓣卻不受控的自唇邊滑落。

見狀閔玧其用手摀住了弟弟的嘴,自顧自地說下去,「柾國告訴我,他很喜歡你,見不得我讓你難過的樣子,於是很用力的往我肚子打了一拳……挺疼的,我那時候一肚子火,所以也就沒有控制力道,往他大腿就是一腳,該說不愧是我們忙內嗎,一聲不吭的全忍了下來,完全沒有後退一步呢。」


扯開痞樣的笑臉,閔玧其盯著金南俊的眼睛,看見他慌亂焦急的樣子覺得有趣,於是歪著頭繼續說:「你知道的,哥脾氣一直不是太好,差點就真的要和他幹上一架了,但是號錫不知道從哪出現的,一把將柾國拉走,所以你不用擔心,那小子好的很呢。」

「那哥你呢?」金南俊拉下閔玧其的手將他握得緊緊的,皺著眉頭好像馬上又要哭出來。


閔玧其掀起自己的上衣,露出腹部的一片烏青,在沉默中回握了金南俊的手,還調整了位置和他十指緊扣,嚇的弟弟掙扎著要甩開他。

「別怕,南俊,我不會傷害你。」閔玧其低啞的說,他仍緊抓著金南俊的手不放,漆黑的雙眼讓金南俊忍不住要淪陷,好像整個人都會被吸進去,然後在那片荒蕪裡毀滅。


那樣也沒什麼不好。他自嘲的想著,我早就輸的一蹋糊塗了。

但是為什麼要突然的示好?你也害怕嗎?擔心就這樣和我擦身而過。


騙人的吧。

我不會再上當了。



閔玧其觀察著金南俊越來越蒼白的表情,他有些擔心,可內心不安的情緒更勝一籌,於是試探的說道:「你有聽明白嗎?我說那孩子喜歡你。」


真可笑。


第一次,他哥的聲音對他來說如此刺耳,金南俊彎起嘴角,無力的看了閔玧其一眼,軟軟的問:「所以呢?是要我去和他在一起的意思是嗎?是嗎?哥希望我跟柾國在一起嗎?」話說到後來,聲音全被梗在喉嚨的花瓣給糊去,他甚至能夠嘗到一絲腥甜的血味,只是仍倔強的撐著自己,想假裝自己不在乎。

這次金南俊在掙開閔玧其時,他哥的手突然顯得那麼無力,好像輕輕一轉便能鬆開。


一如你對我的愛情對吧。

不要給了我溫暖又轉身而去,那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抱有希望。

不要牽了我的手卻那樣容易鬆開,下次我真的會轉身離去的,用我的生命,告訴你我的感情並不是玩笑。



「那不是我想要說的。」知道自己說錯話的閔玧其的臉色變得難看,弟弟現在的情緒激動又不穩定,好像現在保持著清醒就已經是極限了,這讓他也跟著慌張了起來。

閔玧其想要解釋,但金南俊卻壓住了耳朵不想聽,無奈他只好用力扳過金南俊的肩膀,好讓他們能夠直視對方。


「我說不,我不希望你跟他在一起。你聽見了嗎?我說我愛你。」


閔玧其一字一句說的顫抖卻清楚,第一次,努力的想把自己的心袒露給另一個人,但是昏過去的金南俊並沒有聽見。

他看著最後一片從金南俊唇邊掉落的花瓣,顫抖的伸手撿了起來,根本顧不上傳染不傳染的。

點點鮮紅在純白上面太過刺眼,讓閔玧其一時忘了怎麼呼吸,連自己還活著都給忘了。


百合花的花香變了味,而他敏銳地抓住腐敗的氣息。



緊抱著懷裡的人,閔玧其瞠大雙眼呆愣的沒有動作,有那麼一瞬間,他還以為世界已然崩塌。



2017-09-10 热度(32) 评论(7)
评论(7)
热度(32)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