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糖南/ABO】本能違抗 (1)

再一次生日快樂,準備了好久的一篇在生日這天打開。

一直想寫這種題材的,終於有機會超級開心,但是跟之前短打的那篇一點關係都沒有。

開學了想每天更是不可能的,可因為是生日還是努力一下。

※ABO世界觀,不能接受千萬別點喔天啊,其實我自己也不是特別懂所以看看就好拜託。

※糖南※南俊受

---------------------------------------------------



金南俊是個領導能力極佳,體格精瘦結實又極具魅力的alpha,這是人盡皆知的事實。

跟他有過接觸、合作過的藝人及工作人員無一不對他讚譽有加,都說金南俊對平凡的beta與相對處於弱勢的omega非常尊重,說他表現出的紳士風度迷人,不少omega向他大膽示愛,更有數不清的beta為他傾心。


但金南俊直到了24歲卻還沒分化的這件事卻是只有公司少數高層跟閔玧其知道的事實。


是的,他還沒分化。

根本就不像官方資料公佈的那樣是一個強大的alpha,自然也就沒有所謂的「優勢」可言,而對他人保持適當距離與謙和都只是金南俊認為必須的基本禮儀。


金南俊一直以為自己至少最遲出道前會出現第二性別,畢竟不是不知道公司想讓他擔任隊長,而現今團體不論男女,擔任領導的通常只會是團裡最強勢或最有能力的alpha,少數由beta擔任隊長的團體幾乎都是因為隊內沒有alpha,因為隊長要擔起照顧並且庇護所有成員的責任,軟弱不得。

可是他卻遲遲沒有要分化的跡象,那時眼看出道已經刻不容緩,於是在高層擅自認定他未來就算分化了也一定會是個alpha的大膽假設,以及斷言他即使不幸成為了一個beta,在隊裡與他有穩固感情基礎的閔玧其也會從旁協助的前提下,金南俊被迫噴著帶有alpha信息素的噴霧出道了。


閔玧其是個alpha。

他在還不滿十七歲的時候便出乎眾人意料的分化為一名alpha,是個連他的家人都感到訝異的結果。


但金南俊一點都不吃驚,和閔玧其一路相處下來,他哥是什麼樣的人他再清楚不過,要是這樣能力強大還渾身充滿魅力的男人不是alpha,那金南俊都要懷疑自己就算分化,那也肯定是要分化成omega了。

畢竟外表不是一切,就算他哥皮膚白了點,身高也不足了一些,那也一點都不影響金南俊對他的評價。雖然閔玧其平時在外面總會隱藏自己,但在金南俊面前可不是這麼一回事,只要一逮到機會,能使壞就使壞的欺負金南俊。


旁人就是太過於相信他們的雙眼,被腦海裡的那些刻板印象影響,什麼alpha就要高大英俊,omega就特別柔軟乖巧,這些描述根本就是偏見,所以他們才會看不見事實的真相。


離大眾普遍最晚分化的年齡22歲過去,金南俊漸漸的不對此抱有希望,畢竟也不是沒有過像他這樣的案例,頂多就是跟數量最龐大的beta過著一樣的生活,那也沒什麼不好,就只是差在自己的鼻子永遠聞不到其他人的味道,換句話說,就是指金南俊很幸運的避開了其他人都必須經歷的發情期,不會被信息素干擾,也不會標記他人與被標記,甚至醫生也保證過他是具有生育能力的正常男性。


於是沒有分化對金南俊而言反而成了一件不那麼壞的事。

除了有一點遺憾之外,真的挺不錯的。



「啊田柾國!你個臭小子!還不給我把你的信息素收好一點!哥的鼻子都要被你的味道給糊住了!」金碩珍從廚房拿著菜刀就衝到了客廳,對著正和金泰亨打遊戲打的正歡,以至於在刺激的競賽下不自覺地放出過量的信息素的忙內大吼:「你讓哥我還怎麼煮飯了?哎西,剛剛一道菜焦了哥我都沒發現!」

還沒搞清楚狀況就先被哥哥劈頭一頓臭罵的忙內委屈的說了聲抱歉,但是卻怎樣也無法很好的收起自己香草味的信息素。


「碩珍哥你不是beta嗎⋯⋯」

「beta怎麼了!beta也是人也聞的到好嗎!呀你哥我的鼻子還特別敏感呢,比你們這些alpha還好!」金碩珍插著腰擋在遊戲畫面前大聲嚷嚷,而自知理虧的田柾國跟不想被牽連的金泰亨都只能低頭坐正身體,默默接受大哥的嘮叨。

畢竟煮飯的人最大,管他是beta、alpha還是omega。


「給我去跟你南俊哥學學,認識他這麼久了我也就沒聞過他的味道,還不去問他到底是怎麼做的,雖然我們隊裡沒有omega,但alpha好幾個,等下他們被你影響就糟糕了。」說完金碩珍就插著腰回廚房去。


田柾國抓了抓頭髮,他轉頭看著金泰亨,他問:「哥,你不也是beta嗎,那你怎麼沒提醒我,我的信息素跑出來了?」

「啊?剛不是說了嗎,碩珍哥是鼻子比較敏感的那類人,我又不是,況且我正忙著打贏你呢,哪會去注意這個,平常我只聞的到很淡的信息素,有時候還會跟空氣裡的味道搞混呢。」金泰亨聳聳肩,他重新抓起遊戲操作桿,問:「怎樣,還繼續嗎?」

田柾國搖頭,他起身往哥哥的房間走,「我去問問要怎麼把信息素收好,不知道南俊哥有沒有空⋯⋯」


「你可以去問智旻啊,他在房間!」金泰亨頭也不回的喊著。

「嗯⋯⋯還是問南俊哥好了,哥真的把信息素收的非常乾淨。」乾淨到像是沒有一樣。


「真是太厲害了,不愧是南俊哥。」田柾國嘟囔。

 

正好走出房間,在走廊和田柾國擦身而過的閔玧其皺起了眉頭。

剛才客廳裡的談話他全聽見了,卻沒有叫住忙內,而是照著原本的計畫去廚房倒一杯水解渴,畢竟他沒有充份的理由阻止田柾國去向一個他認為、強大的alpha學習。

 

南俊應該應付的來吧。閔玧其想。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有點不安。

 


田柾國先是禮貌的敲門,然後在得到房間主人的允許後就開心的跑了進去。


「哥!」他喊了一聲,然後撲到正躺在床上滑手機的金南俊懷裡,沒控制好的力道讓他哥悶哼了一聲,但卻沒有拒絕這個討好的擁抱。

「今天吹什麼風了,我們國兒居然在撒嬌。」金南俊放下手機,他揉了揉田柾國的頭髮,寵溺的問著。


要知道田柾國還沒分化前就有著一個alpha應該要有的所有特質,其中包括健壯的體格與不輕易示軟的個性。要看到他撒嬌實屬不易,更別提他在不久前才真正的成為了一位強壯的alpha,整個人都充滿著無處發洩的荷爾蒙,衣服下的身體也更趨於成熟,簡直藏都藏不住他即將顯露的鋒芒。

 

是非常有魅力的alpha啊,不知道有多少omega要為他傾倒。金南俊笑了笑,有種孩子長大了的驕傲,心底卻又閃過一絲異樣。

 

「哥我問你哦,要怎麼樣才能像你一樣把信息素收的這麼徹底?」田柾國整個人都還壓在金南俊身上不想起來,他用臉蹭了蹭他哥的脖子,手也在腰上摟的緊緊的不肯撒手,「要是能像哥身上只留下洗完澡後的肥皂味就好了,太好聞了,好香,這是什麼味的?」

還來不及去細想田柾國對自己身上味道的評價,金南俊便被弟弟的頭髮搔的發癢,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來,他拍拍田柾國的背,好不容易才讓他稍微離開自己,一抬眼卻發現弟弟只是堪堪撐起了身子,結實的身體仍是把他整個人都困在身下,看上去就像是他一個一米八的男人就這麼縮在了弟弟的懷裡。


姿勢不太好啊。金南俊感受到了壓迫,吞了下口水。

這樣不行,畢竟在其他人眼裡他要是個alpha才對,不能有畏縮或示弱的表現。


金南俊佯裝冷靜的和田柾國對上視線,伸手抵住他的肩膀,一個用力把弟弟翻了過去,然後自己翻身跨坐到了他的身上壓著他,接著金南俊露出了自認為得意洋洋的一抹笑容,表現得就像個勝利後的alpha應有的樣子,殊不知自己笑起來比平時還要柔軟,露出的兩個酒窩甜的要把田柾國給融化了。


弟弟甩了甩頭,試圖把這種奇怪的想法給拋開。

什麼嘛,他的南俊哥怎麼可能會聞起來像個爛熟的葡萄,那太甜了,是omega才會有的味道,他們隊長哥可是他見過最棒的alpha,這肯定是噴了什麼新香水。


結束了「alpha之間」小小的嬉鬧與試探,金南俊突然想到要問田柾國一些他早該問的問題,他低頭正要開口,卻看見弟弟表情怪異,還有點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裡,他看了覺得有趣,緩了緩才問道:「你怎麼突然跑來我房間問我這個?」

經小隊長這麼一問,田柾國這才想起來自己原本的目的,他露出了委屈的小表情,嘟起他漂亮的嘴唇,有些抱怨的說:「還不是碩珍哥剛剛因為這個罵了我一頓!他說我的信息素收不好影響到他做飯了,怎麼偏偏就他鼻子靈呢⋯⋯」


「這樣啊⋯⋯」金南俊被弟弟的表情逗笑了,他俯身捏了捏田柾國好看的鼻子,「這次真的是碩珍哥太嚴厲了呢,我們國兒才剛分化,控制不住信息素是正常的啊,而且你又是那麼強壯的alpha。」

「對吧!」田柾國也笑了起來,能被喜歡的哥哥稱讚讓他心情很好。

「是啊,因為剛分化正是信息素分泌最旺盛的時期,簡直快要比上發情期了,這不能怪你沒收好,等過一陣子你自然就會控制了,最近就多噴些抑制劑頂著吧。」金南俊搜刮著腦海裡看過的相關書籍,假裝自己非常了解的說明著,努力不要露出馬腳。

「可是碩珍哥——」

「哥那邊我會去幫你說說的,最近他在廚房你就別靠近了知道嗎?」


看見弟弟乖巧的點頭後,金南俊露出滿意的微笑,只是還沒來的及伸手在弟弟臉上偷捏兩把,便被清冷的聲線打斷了動作。



「在幹嘛呢。」


2017-09-12 热度(24) 评论(12)
评论(12)
热度(24)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