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丹輝】在某一個夜晚

終於寫丹輝啦,兩個人互動超級可愛。

不管李大輝做什麼丹尼爾都一臉傻笑的看著,不要太寵好嗎。

忘了說,遲來的百粉感謝!

--------------------------------------------


李大輝翻了一個身,動動肩膀,又踢踢腿,不安分的在床上扭來扭去,直到一隻手壓下來摟住他的腰,李大輝這才扁扁嘴躺著沒動。


「大輝幹嘛呢,還不睡……」姜丹尼爾的嗓音因為睡意而染上了濃濃的鼻音,他睏的連眼睛都張不開了,但身旁的那個人顯然跟他完全相反,精神好的很。


窩在哥哥懷裡的李大輝果然一點睡意也沒有,兩個人擠在一張單人床上不但顯得擁擠,而且還非常熱,只是冷氣開著所以他們兩人才沒流汗。

他無聊地盯著姜丹尼爾的鎖骨,看他因為睡姿不良而滑開的領口下露出的大片肌膚,眨眨眼睛,李大輝抬頭確認了哥哥又再一次陷入夢境後,頑皮的笑了起來。


因為兩個人貼的很近,李大輝都能嗅到姜丹尼爾身上好聞的香味,他噘起嘴巴,輕輕地朝哥哥的脖子吹氣,起初姜丹尼爾一點反應也沒有,仍舊睡得很熟,但李大輝玩心大起,不斷朝著同一處吹氣,好不容易,被弟弟捉弄的姜丹尼爾才受不了的往脖子那邊抓了抓,留下幾條紅痕。


怕是真的把人吵醒,哥哥的動作讓不想挨罵的李大輝稍微安分了一些,乖巧地把頭靠在姜丹尼爾胸口上沒有亂動,只是隨著哥哥穩定的心跳以及胸腔的起伏微微搖晃,這讓李大輝也開始有了睡意。

就在快要入睡之際,哥哥突然用力纏上他腰肢的手臂讓李大輝又再次被驚醒,眼神晃動了一下,他發現姜丹尼爾只不過是睡相太差而已,並非有意做出這麼親暱的舉動,這讓他鬆了一口氣的同時也有些小小的失落。


哼了一聲,李大輝報復的用頭撞回他哥的胸膛上,沒有用多少力,卻足以把姜丹尼爾驚醒。



「什麼?」真的被嚇到醒來的姜丹尼爾慌忙睜開眼睛,但是夜晚裡的光線實在太差,再加上又剛睡醒,讓他眨了好幾次眼睛視線才逐漸清晰。

轉頭看了空蕩的小房間一圈,躺在有點不慣的位置,姜丹尼爾這才迷迷糊糊地想起來自己今天睡的是另一個房間,因為裴珍映跟河成雲兩個人晚上有行程,要到天快亮才會回來,所以由他來陪李大輝一起睡。

雖然弟弟之前還一直嘴硬的說自己一個人睡也不怕,但真的把燈關上以後,卻又嚷嚷著要姜丹尼爾來跟他擠一張床,而做哥哥的那個自然是傻笑著答應了。


其實以姜丹尼爾的體格來說,就算李大輝再怎麼嬌小,終究還是個男孩子,兩個人躺在一張小床上怎麼樣都不會讓人舒服的,但他還是心甘情願地縮著肩膀,可憐兮兮地貼著床緣,就為了讓淺眠又不好入睡的弟弟能舒適一些。


「大輝啊……又還沒睡啊。」神經緊繃的張望了好一會兒,姜丹尼爾最後才發現其實縮在他懷裡一動不動的弟弟根本沒睡著,那麼自己會醒大概也是因為這個難伺候的小公主幹的好事。

因為太疲憊,就算想生氣也氣不起來,況且姜丹尼爾從來就不曾罵過李大輝,他哪捨得呢,光是疼他都來不及了。


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姜丹尼爾正想抬手摸摸弟弟的頭髮,就發現了自己的姿勢一點也不妥當,現在他們兩個人不僅是抱在一塊,還貼的太近了一些,超過了兄友弟恭的那條曖昧界線,連他自己都感到不自在,更別提李大輝了,好像心思被暴露出來,赤裸的毫無遮掩。


原本想假裝沒事的趕緊把手收回來,只是李大輝卻一把按住姜丹尼爾還摟在他腰上的手,不讓他動作。

「大、大輝啊。」姜丹尼爾有點緊張的叫著弟弟的名字,低下頭才發現原來李大輝正盯著自己看,這下他又更加不知所措了,眼神左閃右躲的像是心虛。


「……我冷。」李大輝在看了哥哥迫窘的模樣好一陣子之後才輕聲說道,然後更加把自己埋進姜丹尼爾的懷裡,即使很熱也說著謊話。

姜丹尼爾愣了一下,張著眼睛卻不知道要往哪看,只好盯著灰白的牆壁發呆,一顆心跳的好像要蹦出胸膛,在寂靜的夜晚裡,他簡直以為全世界的人都聽見了他的心跳聲。


只是在他還沒平復自己的心情之前,弟弟輕微的鼾聲就傳進了他耳裡。


居然就這樣睡了。姜丹尼爾苦笑,但是卻放鬆了身體,慢慢的將李大輝更加親密的攬進懷裡,小心翼翼的抱著。

「晚安。」姜丹尼爾小聲地說,然後低下頭在李大輝的髮頂留下一個吻。



而本應在睡夢中的李大輝悄悄彎起了嘴角。



2017-09-14 热度(82) 评论(18)
评论(18)
热度(82)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