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旼輝/奐輝】想要親近的關係

這篇文章很奇怪。

看了哥哥的想法,一開始真的想寫別的,可是混在一起了,我也不知道我的想像力原來這麼豐富。

好吧我本來想寫女裝奐x害羞輝的,只好說再見了。

大家看看就好,不要太認真,就是沒頭沒尾的一篇。

------------------------------------------------------



「哈哈哈哈哈!」金在奐響亮的笑聲穿過不厚的門板,傳到了整個宿舍客廳。


人在沙發上的李大輝嘆了一口氣,默默扔下手裡的遙控器,用手環抱住收起的雙腳,將下巴靠在膝蓋上滿臉寂寞,根本沒有認真在看節目。


相較於人數少的小房間,大房間裡的成員們要鬧騰多了,尤其是年紀較小的四個人,要是精神比較好的時候簡直要吵翻天了,像是現在,嬉鬧的聲音簡直能把屋頂給掀了。


「怎麼了,不開心嗎?」黃旼炫溫柔的嗓音劃開了笑鬧聲,清楚傳進李大輝耳裡,這才讓他意識到那個哥哥就坐在沙發的另一端。

趕緊轉過頭去否認,他揮手有些慌張的樣子被黃旼炫收進了眼底卻沒戳破,那哥原本就是這樣溫柔的一個人,明明不喜歡吵鬧,卻從不打擾弟弟們的興致,需要空間的時候就一個人找個地方窩著,明明討厭混亂,看見弟弟們鬧成一團滾到了地板上卻不責備,只是在一旁看著,生怕他們受傷。


溫柔至此的也只有他了啊。


李大輝心虛的掩飾自己的情緒,尷尬的扯開了笑臉,努力打起精神說:「沒有不開心呢,只是累了。」

「是嗎,我以為是他們影響到你了呢。」黃旼炫緩緩地眨著眼睛,嘴角彎起的弧度剛剛好,眼底還閃著亮光,配上那好聽的聲音,讓李大輝幾乎要以為自己已經淪陷。

「是、是啊。」更加把肩膀縮了起來,李大輝被自己的想法嚇一跳,轉念一想,乾脆和哥哥開啟話題,他輕聲地問:「哥哥們在房間裡做什麼呢?」


是那種靠在耳邊說話的音量,本應該被吵鬧聲蓋過,黃旼炫卻很好的聽見了,他笑笑地闔上手裡的書放在一旁,起身朝弟弟走去,然後在只隔了一個拳頭那樣近的地方坐下,英俊的臉龐滿是笑意。

這讓現在情緒非常敏感的李大輝更加不自在,但他已經坐在了沙發的最邊上,無處可躲。


黃旼炫看著弟弟跟自己有些尷尬的模樣,莫名的覺得傷心,但是他並沒有表現出來,只是露出一如既往的表情,微微翹起嘴角,好像在笑,可其實不然,他現在一點也不想笑,只是認為、表現出擔心的話會讓這孩子躲得更遠吧。


「在奐從工作人員那裡要到了演出服裝,正開心的玩著呢。」


愣了一下,李大輝才想起來之前錄影結束後金在奐提著一個袋子,笑的莫名開心的樣子,不過那時候他因為過長的錄影時間,累的也沒多想,就沒去向哥哥探究袋子裡究竟裝了什麼。

「演出服?那是怎麼樣的?」

黃旼炫張嘴還來不及解釋,就聽見門「碰」的一聲被撞在了牆上,接著穿著簡陋新娘裝的金在奐就闖入他們兩個的視線裡,後面還跟著三個打鬧追出來的弟弟。



李大輝簡直被嚇壞了,這倒不是因為金在奐穿著裙子而裡面並沒有T恤和短褲,而是因為那哥繞過了矮桌子,朝他直直的衝了過來。


感覺哥哥好像有要壓到他身上的打算,李大輝想躲開卻沒地方可以跑,一邊是死路,正面又是朝他跑來的金在奐,而左手邊的黃旼炫……他撈過弟弟的細腰,一用力就把人抬到了腿上,剛好避過踩到自己裙子,正臉跌到沙發上的金在奐。

本來還在追金在奐的三個人瞬間爆笑,在地板上倒成了一堆,笑的都喘不過氣了,但是裡面手勁大又不會控制自己的賴冠霖因為太開心了,邊搖邊打的把兩個小哥哥搞的不知道是在笑還是在喊疼。


黃旼炫抱著李大輝一時就忘了要放開,只是當弟弟開始小幅度的掙扎,他才回過神來,捏捏李大輝的臉頰肉,然後順勢把他移到自己的另一側坐著,緊挨著彼此的身體。

轉過頭,他無奈的看著已經坐起來,但是正摀著自己的臉喊疼的金在奐,對於這個喜歡跟成員打鬧的弟弟,黃旼炫也只能嘆氣,想氣都氣不起來,可是當他察覺到李大輝其實也很緊張金在奐的情況,甚至都傾身想越過自己時,他才表情有點微妙的開口:「在奐啊,沒事嗎?」


只見金在奐肩膀一抖一抖的,接著發出那種魔性的笑聲,沒空理會哥哥的關心,撲過去又和弟弟們扭成一團,一下搔癢朴佑鎮逗的他哈哈笑,一下又掐著嗓子揶揄朴志訓,用不男不女的聲音騷擾其實是個真男人的可愛弟弟,而不等金在奐做些什麼,聰明的忙內早就跑回房間去躲著了。


抵擋不住金在奐攻勢的兩個弟弟合力把穿著裙子不好行動的他給扳倒,然後也笑著跑回房間裡去了,最後只剩金在奐一個人坐在地上傻笑,而在沙發上看著這一切的一大一小,一個是習以為常的笑的無奈,一個則是沒能從衝擊中恢復精神,仍是微張著嘴巴一副受驚嚇的表情。



黃旼炫最先打破三個人之間詭異的沉默,站起身拍拍褲子上其實並不存在的灰塵,然後走到金在奐前面向他伸出手,嘴裡碎念著:「玩瘋了呢,都不知道要站起來,地板不乾淨又冷,會感冒的。」

「唉呦哥,不會啦。」金在奐把手搭了上去,賴皮的解釋自己會穿成這樣都是被那三個臭小子給逼的,而自己剛才又怎樣怎樣的被欺負,然後好不容易才靠著實力趕跑了他們。

「是是是,好好好。」黃旼炫敷衍的說著,吃力的弟弟給拉了起來,然後退了一步嫌棄的看著被他搞的凌亂不堪的裙子,還有穿著它的金在奐本人。


遮著眼睛表示自己不想再看下去的黃旼炫沒忍住的朝金在奐的後腦勺就是一掌,但仍舊是溫和的說話:「你穿成這樣把大輝都嚇死了,剛才在房間還那麼吵,現在裡面成了戰場是吧?」

金在奐摸著自己的後腦笑的無辜,聳聳肩回答:「也沒到那程度啦,就是有點亂哈哈哈哈哈!」


頭疼的揉揉自己的太陽穴,黃旼炫覺得自己走回房間的每一步都無比沉重,只是突然想起了人還在沙發上的李大輝,他又轉過頭笑的好看,溫柔的說了聲晚安,然後才回到房間去收拾弟弟們的爛攤子。

這種狀況每幾天就來一次,他都快習慣當打掃阿姨了,脾氣太好的他其實也不覺得生氣,還為弟弟們的好感情感到開心,所以黃旼炫只是自動的捲起袖子,招呼房裡的三個弟弟一起來收拾。

 



客廳裡現在就只剩下不知道該不該離開的李大輝,還有自動坐到了他旁邊,笑彎了眼睛的金在奐。


氣氛有點奇怪,他今天明明就只是出來看電視的怎麼搞成這樣。


心想不能再沉默下去了,李大輝轉頭望向他哥,然後拉拉他質料粗糙的裙子問道:「哥幹麻要了這件衣服回來還穿著呢?」

看著弟弟因為自己的裝扮而不自然的模樣,金在奐玩心大起,他在李大輝沒能反應過來之前就坐到了他腿上,還伸手勾著弟弟的脖子,低頭對他笑笑的說:「因為想嫁給你啊,大輝歐巴。」


李大輝驚恐的張大了嘴巴,他自己正穿著短褲,而哥哥裙子下除了內褲什麼也沒有,那種肌膚相貼的陌生感覺讓李大輝起了雞皮疙瘩,嚇的又推又敲的把金在奐趕了下去,受不了的說著:「啊哥討厭死了!不要說這種嚇人的話啦!」

「什麼啊,我是真的想嫁給你呢,不然珍映跟成雲哥他們倆每次不在,就看你一個人寂寞的模樣,哥哥我怎麼捨得,我可是最喜歡我們大輝了。」


「我才不寂寞呢!」聽金在奐雖然說的一臉正經,身上卻穿著奇怪的裙子,李大輝終究還是被逗笑了,他猶豫了下,還是主動拉起了哥哥的手,晃啊晃的,抬起頭有點撒嬌的說:「但是下次我房裡又只剩下我的時候,在奐哥也來陪陪我吧,不要總是當大家的開心果,只是偶爾也好,只逗我一個人笑就好了。」


每次聽見你們的笑聲,我啊,都忌妒死了呢。

很喜歡你的,卻總是開不了口說要親近,也許是因為你看起來總是更喜歡其他人吧。



金在奐眨眨眼,緊緊的回握住李大輝的手,用了會讓人感到疼痛的力道,卻意外的沒有被甩開。


「當然好。」他說,而這大概是他今天所說過最認真的一句話了,「如果大輝需要我,我隨時都會在的,你只要開口就好了。」

李大輝聽了之後便露出了他今天以來最燦爛的笑臉,開心的像個沒有煩惱的孩子,看的金在奐都愣住了。


啊,太奇怪了。他想,然後摀著自己的左胸口,覺得裡頭漲漲的有點難受,但並不討厭。


這是金在奐第一次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在這種時候身上還穿著一件該死的難看的裙子。

好吧,至少弟弟笑的很開心。



 

「對了哥,你還沒回答我呢,為什麼要帶這件衣服回來?」

「喔,這個啊,我今天穿著本來打算躲在棉被裡,想說半夜要嚇旼炫哥,那哥最近挺怕鬼的,沒想到被那三個傢伙給破壞了。」金在奐聳聳肩,覺得站著腳痠,便坐到沙發上翹起了腳。


「所以是被發現了以後才發出那麼大的聲音嗎?」

「對啊,本來我們都只是安靜的在做自己的事,畢竟大家都累了。」

「那旼炫哥為什麼會出來?」

「誰知道,那哥本來只是說要出來喝水,然後就沒進來了。」


李大輝眨了眨眼睛,突然露出了困惑的表情,低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金在奐看了覺得可愛,便手癢的伸過去捏了兩把。



「唉我們大輝真的好受歡迎呢,大家都喜歡。」金在奐笑嘻嘻的說,卻好像別有深意。



2017-09-16 热度(71) 评论(4)
评论(4)
热度(71)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