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俊受真心好吃。

【糖南/ABO】本能違抗 (2)

大黑周休二日的時候我還是要拯救我自己的飢餓,自給自足。

本來真的很擔心大家不吃ABO的,但好像接受度還滿高的。

知道我不怎麼開車的人要有心裡準備哈哈。

※ABO設定請自行避雷,不接受有些下流表現的也請繞開。

※糖南※南俊受

---------------------------------------------------



田柾國用手撐起上半身,側頭越過金南俊看見了站在門口的閔玧其。

金南俊則聞聲回頭,卻在看見他哥臉上的表情後嚇了一跳。


閔玧其狀態實在太差了,渾身上下都散發著讓人不舒服的信息素,明顯到金南俊能看見他握著水杯的手用力到指節都發白了。


「哥?」金南俊抽了抽鼻子,不知道為什麼聞到了一股奇怪的味道,有點像是酒精……但這不是他現在首要解決的事情,於是還來不及去細想,這問題就被他拋在了腦後,只顧著趕緊從田柾國身上下來去關心他哥。

但是走沒兩步金南俊又想起了弟弟的存在,便回過頭對他說:「就這樣吧柾國,你先回去。」


「喔好。」回過神來的田柾國回答道,他對閔玧其放出的信息素覺得有些反感,內在alpha的本能讓他想要反擊,但是不行,因為對方不僅是自己尊敬的哥哥,同時也是個強大的alpha。

田柾國一時間被自己體內混亂的信息素搞的頭暈腦脹的,抓回一點精神後,身體自然的選擇順從了另一個為他所喜愛的alpha,俐落的從床上翻身下來,田柾國繞過兩個哥哥跑了出去,離開前還不忘要幫他們把門帶上。


真奇怪,南俊哥怎麼沒被影響?如果是兩個強大的alpha應該會打起來才對,南俊哥難道沒被suga哥刺激到嗎?

不愧是南俊哥啊,連生氣的suga哥都不怕。


田柾國莫名又對自家隊長多了一點崇拜和有些難以察覺的喜愛。


 

「哥?」等田柾國出去後,金南俊自動的接過閔玧其手裡的水杯,將杯子放到一旁,然後牽著他哥的手,將他拉到電腦椅上坐下,而自己則坐在床邊乖巧的看著他。

閔玧其仍舊一言不發,只是那雙漂亮的眼睛就沒離開過金南俊身上那怕一秒,嘴角勾起的冷笑別有深意。


隨著沈默的時間拉長,金南俊漸漸的難受了起來,他扯了扯T恤本就寬鬆的領口,覺得呼吸有些不順暢外還感到一陣燥熱。


閔玧其的眼神暗了暗,他向後靠在椅背上,將好看的雙腿交疊在一起。

接著他毫無預警的對金南俊伸出手,巧妙的施力扣住弟弟的後頸,然後將他拉往自己的方向。


金南俊還來不及尖叫,聲音就被哽在了喉嚨發不出來。


這時閔玧其向前傾,他湊近金南俊的頸窩處,用力的嗅了嗅,簡直近到金南俊能感受到他呼出的熱氣,渾身難受的要命。

還不等金南俊有什麼表示,閔玧其便在他原本應該要是腺體的位置舔了一口。

這下弟弟也不再乖乖僵在那裡了,他幾乎是用盡全力的推開閔玧其,反射性的往他臉上揮了一拳。

其實閔玧其可以躲開的,但他沒有,反而硬生生的接下這拳,他的側臉因此腫了起來,而金南俊就像隻受了驚嚇的小動物,瞠大他的眼睛,摀著脖子的手怎樣都不肯鬆開。


「南俊啊⋯⋯」閔玧其沙啞的喊了他一聲,好聽的菸酒嗓因為主人的刻意而為更加醉人。


聽見自己的名字,金南俊這才從驚慌中回過神來。

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對閔玧其出手了,自從防彈少年團出道之後,不、或者是更早以前,自從知道閔玧其是一名alpha後他們再也沒打過架,而他剛剛居然揍了他哥一拳。


「哥!哥!」他焦急的起身查看哥哥的傷勢,好看的雙手小心翼翼地捧著那人的臉龐,完全把剛才的警戒拋到腦後。


通紅的痕跡在閔玧其白皙的肌膚上像是被熱水狠狠燙傷一樣清晰可見,好在沒有腫得太厲害,嘴角也沒有流血,但這些僥倖並沒有讓金南俊心裡好過一些,他簡直為此著急的要哭出來了。


金南俊對於自己剛才的行為毫無頭緒,也不明白閔玧其到底是怎麼回事,一切都發生的太突然又過於失控,讓他到現在還是一頭霧水。

不自覺地咬著下唇,金南俊用還在發顫的指尖輕觸閔玧其的臉頰,一下又一下的輕撫,自責的要死。

閔玧其不動聲色的抽了抽鼻子,他悄悄的釋放了一些信息素,沒有很多,卻是收穫豐富,他直視著金南俊的眼睛,對著難得慌亂的弟弟揚起一抹讓人安心的笑。


房裡的香味更濃了。


 

閔玧其笑容的弧度也更深了,就這麼由著金南俊觸摸他的臉,沒有出聲安撫也沒有責備,他動作輕柔的攬住金南俊的腰,把人拉近了一點,就站在自己張開的雙腿之間。


他的呼吸重了一些,深邃的眼底湧動著暗流。


「哥啊你別笑了,這樣很奇怪的,你不痛嗎?我看了都替你心疼。」原本金南俊的聲音就比較偏低,不像朴智旻和金碩珍那樣細柔好聽,但私下在跟閔玧其講話的時候卻總是帶著點示弱的撒嬌討好,上揚的語尾簡直要勾走人心。

偏偏閔玧期就吃他這一套,還特別吃,信息素因為主人的愉悅而繞著金南俊的周遭打轉,惹得這個弟弟敏感的直發抖,但從他茫然的表情來看,顯然是還沒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


「疼啊,怎麼不疼。」閔玧其說,同時他的右手伸進了金南俊的衣服下,在弟弟光裸細緻的腰窩處畫著圈,「我們南俊剛剛可是狠狠打了我一拳呢,哥不只臉疼,心更疼,好像要死掉了一樣。」


金南俊本來正因閔玧其作亂的手而掙扎,卻在聽見後面那句話後就直接僵在了原地,他抿緊嘴唇,臉上的血色似乎也少了些。

就像個等待受罰的孩子,金南俊低頭乖順的樣子惹人憐愛,脆弱的模樣卻沒有讓閔玧其心軟,反而更激起他的惡趣味。

他舔了舔唇,雙手更加放肆的在他們隊長身上遊走,在感受到那人敏感的顫抖和一聲細不可聞的輕哼後,閔玧其燦爛的笑開了,笑的像個惡劣痞子。


就像是處在發情期時極具侵略性的alpha,而他要占領的正是眼前的這個人。



此時金南俊的大腦整個糊成一團,一向引以為傲的高判斷力在此時被踩進地板裡,現在他除了乖巧的站著承受來自閔玧其的愛撫之外根本無暇顧及其他事情,血液在他的肌膚裡流竄沸騰,叫囂著好像要將他融化。


我想要。好想要、更多,再多一點。


金南俊在閔玧其越來越赤裸的注視以及觸碰下軟了雙腳,他跪在他哥的雙腿之間,扶著alpha結實精瘦的大腿好不容易才穩住上身,而他的臉幾乎就要貼上閔玧其的褲襠,抬頭看了一眼,才發現他哥精緻的面容上除了滿滿情慾之外再無其他。


他眼裡都是我,只有我。他想要我!


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在尖叫著要金南俊臣服,他口乾舌燥的舔了舔唇,傾身將嘴隔著緊身褲附上了閔玧其的下身,卻在敏銳的捕捉到男人壓抑的一聲喘息後,摀著臉向後退開了一點。

好痛苦,全身上下都疼的、熱的好像要支離破碎,但該死的理智卻讓他清楚的知道不該這麼做,不應該這麼想被操,但是去他的,這個身體誠實的反映了他現在所感受到的一切,焦急地想為眼前的alpha打開他的腿。


這不正常,他現在簡直就像……就像一個他媽的omega一樣。


操。


2017-09-17 热度(30) 评论(16)
评论(16)
热度(30)

©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