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旻南/泰南】源於初始

這篇是從泰亨的心理視角出發。今天空閒的時候寫的,修改的時間比寫的時候還久,我大概是真的很喜歡這種感情線。

這上篇的腦洞來自於Serendipity跟DNA,而這邊更重於私設的兄弟設定,當然是偏向後者。

當我說腦洞在哪,線索跟靈感就在哪。

※私設滿天飛,不要跟我認真。

※泰南,旻南提及※南俊受

-------------------------------------------------------



顫抖的緊握著手機,金泰亨盯著螢幕上的圖像,是金南俊跟朴智旻擁吻的畫面,太過於直接,又太過暴露。


真諷刺,當時我還說了我愛你。

 

早就有預感了,在你提起他時不自覺的甜蜜,雙眼無法隱藏的雀躍之間。

我是想抓住你的,但是不行。

如果你還當我是弟弟就不行。


 

金泰亨頹然的坐在地板上,摀著臉,用力扔開了手機,他在寂靜裡轉頭看向空蕩的大床,寂寞似乎是以倍數在增長。


沒有了,沒有你存在,我甚至無法思考。

我們的房間如今只剩下我一個人,除了照片,連你的餘溫我都抓不住,曾經就這樣從指縫間溜走,了無痕跡的好像到此為止,要我從你的生命裡消失。


南俊哥你知道嗎?我之所以開始攝影的理由,就是為了要留住你每一個動人的瞬間。


但是我發現這不夠,相片就只是一張紙,沒有溫度,沒有你的氣息。

我需要碰觸你,就算不是戀人之間的、也還是想要擁抱,就算你的眼裡沒有情愛,我仍舊渴求親吻。

這該死的DNA或許就是我想要你的理由。


有沒有可能我們才是天生一對?才是命運裡能夠幸福美滿的兩個人,最後的結局能不能是我和你的以後,而不是你與他的圓滿。


如果我把全宇宙最美的色彩通通潑灑在身上,你會不會多看我一眼?


真是奇怪,愛情本來就該是這樣嗎?


只是牽手還不夠,不能夠宣示,不能夠證明。

擁抱無法滿足我,無法去佔有,無法去掠奪。

就算離你只是轉頭就能親吻的距離,我仍膽怯的在每一次微笑時撒嬌,裝作好像沒那麼一回事。


但那不是,不是愛情。

我們不能夠相愛。

我的嘴唇只能擦過你的臉頰,而你的手永遠也不會在我背上留下抓痕,只是輕撫我的髮絲,用寵溺包容我。

 

我們是兄弟。


我們不會成為戀人,不會像你跟朴智旻一樣,可以不受限制的擁吻在床上翻滾,在大汗淋漓之後相視而笑。

我都知道的,因為我們留著相同的血液。


別人總是說我活得像一顆閃耀的太陽,似乎彎起嘴角就能照亮黑暗,但那些人根本不懂。

他們一點都不知道我。

不像你,好像連呼吸的久一些都能跟我融為一體。

我們來自相同的母體,只有你才是我生命裡的唯一,我們有著無法分割的DNA。

是那種、即便是你的戀人也無法切斷的親密。


但我們仍是不同的。

 


每次見到你,感覺都像是進入了宇宙,見證誕生的那一刻,跨越了世紀之久,好不容易才相會的兩個小行星,讓我不自覺的停止呼吸,深怕一眨眼你便會爆炸,在宇宙裡成為一抹艷麗的色彩,或者是我。


前世也好,下輩子也罷,如果不能成為戀人,就算只是兄弟也會一直陪在你身邊,就像這一次一樣,用我的全部去愛你。


永遠在一起吧。

讓金南俊跟金泰亨在命運裡成為必然。


與生俱來的DNA是一種連結而不是隔離,或許當我能真正的親吻你,你就會發現我們存在在彼此的身體裡,刻劃在靈魂上。

所以當我在你身邊的時候不要回頭,不要去想其他人,我會向你證明的,我們兩個之間沒有偶然。


我們才是天生一對。


 

突然響起的手機鈴聲劃破空氣,刺耳的拉回金泰亨的理智,他不耐煩地扯開領帶,露出一截好看的頸部和胸口,看著已經碎花的螢幕玻璃,仍然輕易辨認出了LOVE這個單字。


是你。

我一眼就能認出是你,不論是以什麼形式,就算只是聲音或文字。


他滑開擴音,將手機放在盤起的雙腿前,玻璃割開了他的指腹,鮮血卻無法引起和任何注意,因為他會只專注在一個人身上。

那雙美麗的眼睛只有在看向金南俊時才會有靈魂,會不自覺放大瞳孔,炫出美麗的顏色。


「哥?南俊哥?」他柔聲的問著,駝著背,小心翼翼靠近手機的模樣簡直像是踩在虛無的方格上,深怕腳一滑便跌入宇宙的漩渦。

『嗯……泰亨啊……』手機傳出來的聲音有點雜,或許是因為摔壞了,但金泰亨仍然聽出了哥哥的疲憊,以及濃濃鼻音裡的撒嬌。

「哥怎麼了?這麼晚了還打過來?」

『你也知道晚了,聽起來完全不像是有睡著……臭小子,哥一不在就知道亂來。』

金泰亨苦笑,他撓了撓脖子,覺得有些難以呼吸,像是被人用手緊緊勒著。


「就是因為哥不在才睡不著。」


『……別這樣,哥也很不習慣新環境。』

「不習慣嗎?」

不習慣新的雙人床,還是不習慣朴智旻的體溫和求愛?

「那就回來吧,我永遠都在這。」

『我……知道了,哥明天會回去家裡一趟。』

不要,不要承諾,不要短暫的溫暖。

你已經讓我開始期待明天。

「哥為什麼打來?」

『沒有,就是突然夢見你,覺得……覺得你在呼喚我,你好像、很需要我。』


「哈哈。」金泰亨乾笑兩聲,卻是沙啞的刮人。

他看向窗外,默默數著秒數,第一次急於望見日出。


『泰亨?』

「……我要睡了哥,有什麼等明天見面再說吧。」

那邊的金南俊沉默了一會兒,像是結束通話的訊號,但金泰亨知道他還有話要說。

他就是知道。


『抱歉啊泰亨,再等一下,等到太陽升起了就去見你。哥……我很愛你。』


突然的,金泰亨用力的抱住自己,張著嘴巴大口喘氣,像是溺水的人,缺乏空氣。

眼淚不停自他那張美好的臉龐滑落,濕了整個衣領,他摀嘴小聲的抽泣,想掩蓋這一切,強裝鎮定的說:「那我、那我等你回來。」


然後電話掛上了,空蕩的房間頓時被收不住的嚎哭占滿,那聲音撕心裂肺的好像失去了摯愛。

但事實卻是他違背了倫理,選擇抓住愛情。

是假象也好,是安慰也罷,等到太陽再次升起,他的愛將會打開那扇房門,帶著笑容讓陽光灑入整個房間,照亮他幾乎是進入永夜的心房。


我才不是那該死的太陽,金南俊才是,是我的全世界,是我生命的共存者。

沒有人改變的了這點,朴智旻不行,他自己也做不到。


哥哥和弟弟。


血液能證明我們的關係,而DNA會說話。

說的是你不管去了多遠的地方,終究會回到我的身邊。



「我愛你。」金泰亨哭喘著低喃,他抓亂自己的頭髮,覺得此刻的心跳加速會將讓他毀滅,最後萬劫不復。


即便是那樣,我也仍義無反顧的愛著你,一如最初,源於誕生。

今天也是,明天也是。

就算你不愛我也是。

 


哥哥。


评论(8)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