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奐輝】說一個秘密

真心認為金在奐毛躁很可愛的我,寫完第一次的時候發生了沒按到存檔的悲劇,重寫了一次完全不一樣了,這本來是一搞笑文,可惡。

加粉的時候還是要提醒大家,我還有吃別的東西,而且會更常更新另外一邊,輝受本來就寫的比較少,不喜歡的話要注意。

-------------------------------------------------------


剛起床的金在奐睡眼惺忪的要來搶浴室,遠遠就看見了李大輝剛走出房門的身影,他彎起嘴角,瞇著還不太想張開的眼睛,加快腳步到了弟弟後面想嚇嚇他,沒想到才剛拍上他的肩膀,李大輝本來是一臉平靜的轉過頭,卻在看見他之後表情變的驚恐,好像撞鬼一樣。


摸摸自己的臉,金在奐嘟囔著就算剛起床,自己長得也不太糟吧,有必要反應這麼大嗎?


「哥?呃、怎麼了?」李大輝對著哥哥勉強扯開笑臉,心底卻暗罵自己的反應過激。


金在奐敏銳的察覺不對勁,他沉默的看了弟弟好一會兒,接著拉過李大輝還不像男人一般厚實的手,緊緊牽住,然後硬是把人拖進了浴室裡。

轉身將門反鎖,金在奐不顧弟弟的反抗,把人按在闔上蓋子的馬桶上之後就不去理他,自顧自地開始刷牙洗臉,專注的好像在做什麼重要的事情,也好像是在逃避些什麼。


兩個人的氣氛瞬間尷尬的要結冰。


低頭看著膝蓋,李大輝緊張的對自己手指又捏又折的,想說點什麼,卻不知道要如何開口,急的都快把自己給憋死了。


這時金在奐嘴裡塞著牙刷,還滿嘴泡沫的蹲在弟弟面前,伸手搭上了李大輝的肩膀,卻是一臉不搭尬的嚴肅,他看著弟弟緊張的模樣,認真的告訴他:「大輝,你知道一個人很難過、卻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要怎麼做嗎?」

李大輝愣了一下,對於這個問題答不上話來,沒由來的變的更加慌張,他想推開身前的哥哥,擋住金在奐彷彿能看穿一切的眼神,但事實卻是他一動也不能動,覺得全身都涼颼颼的,手腳冰冷,思緒亂的根本無法思考。


「告訴你一個秘密。」金在奐把牙刷抽出嘴巴,朝著弟弟神秘一笑,然後起身去洗手檯吐掉滿嘴的泡沫,他拿起自己的毛巾把它沾濕,隨意的用手背擦去下巴的水滴,然後走到弟弟面前要他抬頭。

「什麼?」李大輝疑惑的仰起脖子,只見金在奐滿臉笑意的用雙手捧著毛巾,把東西往自己的臉上蓋下來就是一陣亂擦,也不管他塗過保養品了沒有。

對於哥哥略顯粗魯的舉動,李大輝一時之間有些無法接受,也不是生氣,就是覺得兩個人之間的互動親密過頭了,不像平常的他們。


弟弟安靜的坐著沒有反抗並不是金在奐預期的舉動,但他卻像是能看透弟弟的心思一樣,搖搖頭露出無奈的表情,笑似非笑,雖然停下了動作卻沒有拿開毛巾,只是隔著布捧住了李大輝瘦的都要沒肉的臉頰,心疼的開口:「別再瘦啦!再瘦下去都不可愛了,哥哥我心疼死我們大輝了,有什麼事別憋著,說出來會好一點的。傻小子,不就是昨天被經紀人念了一頓嗎,聽聽就忘了吧。」


一陣鼻酸湧上,讓李大輝紅了眼眶,毛巾下的他看不見此時哥哥臉上的表情,這代表金在奐同樣見不到他的,所以他放縱的讓眼淚溢出眼眶,沒有顧忌的展露脆弱,無聲卻大肆宣洩著壓力。

是故意的嗎?故意這樣做,明知道他會崩潰,卻給了他一條退路,一個台階。


淚水都被很好的吸進毛巾裡了無痕跡,通紅的雙眼此時誰也看不見,也沒人能看見他,李大輝用嘴大口大口的呼吸,急遽的心跳鼓噪著耳膜,反而讓他覺得這個世界太過安靜,而金在奐過於沉默了。


太溫柔,變得像是陌生人。

變得像是戀人,太親密。


都不是,我們都不是。


「大輝啊。」金在奐終究還是打破了沉默,聲音低的不像是他,夾雜著幾分壓抑在話裡,說著:「很難過的時候,就哭吧,不想讓人知道的時候,就躲到哥這裡來,如果是太過害怕又不敢承認的時候……就遮住彼此的眼睛,然後接吻吧。」


什麼?

就這樣沒有反應過來,李大輝感覺到嘴唇上壓下了一股力量,雖然是隔著毛巾,卻好像傳來了溫度,而那哥哥原本捧著他臉頰的雙手正在顫抖,怎樣都停不下來。


原來嗎,你不是看透了我的心,而是因為你也跟我一樣深受困擾卻不敢接近彼此。


「這是我的秘密,只跟你一個人說。」

唇上的重量離開,他才聽見哥哥這麼說,就隨之傳來了開門和關門的聲音。

所以那人丟下他一個人在廁所裡,然後逃走了?


仍然呆坐在那裏沉思的李大輝並不知道,金在奐幾乎是紅著整張臉,落荒而逃的離開那個只有兩個人的狹小空間,他跑回房間的時候還撞上了剛睡醒要出來的忙內,兩個人跌成一團,被壓在下面的金在奐除了哀嚎,動彈不得。

好在遲鈍的賴冠霖並沒有詢問金在奐紅臉的原因,而是報復性的直接伸長手,撈了自己的手機之後快速的對著他的臉拍了一張,然後毫不猶豫的傳進了群組,並獲得哥哥們一致的稱讚。


而李大輝是直到被內急的河成雲不斷敲門之後,才安靜地把毛巾洗了洗掛回架子上,他想通了一些事情,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和擦身而過擠進廁所,身心備受煎熬的河成雲完全不一樣。


剛回房間,裴珍映便興奮地舉起手機給他看忙內把金在奐壓著的照片,而李大輝笑了笑,就扔了句:「在奐哥臉紅呢。」

搞的裴珍映很認真的把手機裡的圖片仔細看了很久,但是畫面有點被晃到的關係,他怎麼也看不出來那哥哥究竟臉紅了沒有。


李大輝默默的坐回床上,把圖片存好後,舉起手機自拍了一張嘟嘴比心的照片,然後笑咪咪的點開金在奐的聊天室,將圖傳了過去。

下面還打著:「謝謝哥,請隨時準備好讓我躲過去吧,我愛你呦~但這好像不是秘密了,哈哈。」



隔壁金在奐突然抱著手機笑的像是個瘋子一樣,跟打了興奮劑似的在房間裡跳上跳下,還滾到所有人床上把所有東西都亂扔一通,當然最後引來一陣討打。


「哈哈哈阿哈哈阿哈哈!」


评论(5)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