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碩南/甜夢】病毒擴散

最近防彈都累壞了,一下誰不舒服一下誰又受傷了,看了心疼。

這篇其實也沒那麼難理解,就不明說了,說穿了我就是想寫溫柔又帥氣的大哥跟小心機忙內,本來想分兩次發,但一次看比較舒服。

最近沉浸大三角不可自拔,大家都愛金南俊的芭樂寫了身心舒暢。

※碩南,甜夢,微微all傾向※南俊受

-----------------------------------------------------------



感冒讓金南俊的腦袋一整天都昏昏沉沉,在保母車上的時候他又選擇把副駕駛座讓給因為練習而身體疼痛的朴智旻,而坐在大哥和忙內兩人之間,怕病毒傳染,他只好戴緊口罩,把外套的拉鏈拉到最上頭,將半張臉都埋進領子。


搖搖晃晃的車程長的不可思議,他睡了又醒,也不知道現在到哪裡了,還是他根本就在做夢,感冒讓他明明該是很高的體溫卻手腳冰冷,不舒服的在瞌睡中嘟囔,難受的出了一身冷汗,身子在最小的限度裡扭動。

被身旁兩個男人特別寬厚的肩膀擠的想發脾氣,但全身一點力氣也沒有,金南俊只能發出微弱的哼哼,艱難的張開眼睛,轉頭卻不捨得罵同樣是身體不舒服的弟弟,也沒理由對另一旁疼愛他的哥哥耍小脾氣,只得皺起眉頭,努力把自己一米八的身長縮的再小一些,暗自對自己生氣。


本來帶著耳機在閉目養神的田柾國感覺到金南俊原本緊靠著他的手臂離開了,他疑惑的睜開眼睛,往旁邊一瞥,發現小哥哥睡的把自己整個人都捲了起來,脖子上沒有頸枕,垂著頭,下巴都要碰上胸口了。


不舒服的睡姿啊。田柾國才這麼想著,車子大概是開過了某個坑洞,震了一下,金南俊向後撞上椅背,硬生生疼的哼出聲來,一雙睡眼睜開後裡面滿是痛苦,讓田柾國看了都捨不得。


他鬆開原本環胸的手,從金南俊的背後繞了過去,攬著他哥哥的肩膀往自己身上輕輕一拉,金南俊因為藥性而昏昏沉沉使不上力的身體便倒了過來。

田柾國調整了一下姿勢,好讓小隊長今天特別沉重的腦袋能夠靠在他肩膀上,還摘下耳機,也跟著睡了過去,晃著晃著,稍微歪過頭,便和金南俊靠在一起,剛剛好的高度和依靠都讓兩個人都陷入更深的睡眠。



好不容易有了舒服一些的位置,但感覺才沒過多久,一隻手便拍到了他的腿上,起初金南俊還不想理會,轉頭把臉蹭進更柔軟的地方,然後他聽見了田柾國的笑聲,低低的,離得很近。


當第二次被推了手臂的時候,更是不耐煩的皺起眉頭,側身就想把自己整個上半身都滑進那個舒服的位置,但是卻被腹部的安全帶給勒住,金南俊伸手胡亂摸索,不舒服的急哼著難受,才剛摸上了什麼觸感結實的東西,他的手掌就被緊緊抓住,然後是田柾國的一聲低喘,跟安全帶被人解開的舒適。

這下他終於把整個上半身都窩進溫暖的位置,滿足的展開原本緊皺的眉頭,對於摟上他腰部的那隻手並不排斥。


接著是金碩珍靠在他耳邊的呼喚,把他從夢中硬是叫了起來,金南俊覺得自己全身都沒有力氣,一點也不想要起床,甚至忘了自己到底在哪裡,就只是一直往他覺得安全可以躲藏的地方鑽去,努力的把自己的上半身、甚至是雙腳都收了上來,然後是此起彼落的悶笑,聽起來像是他們的成員,但金南俊才不想管,現在他整個人都被緊緊的抱住,很舒服很溫暖,而他聽見金碩珍在嘆氣。


 

「哥⋯⋯哥?南俊哥,醒醒⋯⋯」

金南俊並不是被田柾國的聲音叫醒的,而是弟弟搖晃自己的動作太大,他逼不得已得出聲喊停,不然再這樣下去胃都在翻攪了。


他抬起頭,先入眼的是田柾國好看的下半臉,視線再往上,才看他們見忙內笑的一臉溫柔,但金南俊被吵醒的脾氣還沒散去,便不高興的捶了捶手下厚實的胸膛,聽見弟弟悶哼了一聲才滿足了報復心態,輕輕笑了起來。

可還沒得意多久,金南俊就發現到不對勁。


他怎麼需要抬頭看人?他的手為什麼放在弟弟的胸口?

嗯?

這大概是他今天最清醒的時候,一雙原本睜不太開的眼睛都瞪圓了不少。


 「哥,我們快到了,而且、我的身體跟腿都被你壓麻掉了。」田柾國微微低頭對上小隊長錯愕的眼神,聲音裡滿是笑意,為了要更明確的讓金南俊知道他自己的位置,田柾國還故意伸手捏了捏他哥被他抱著的大腿。

身體敏感的震了一下,金南俊才意識到自己不知道怎麼睡成這樣的,整個人都擠到了忙內身上,連安全帶都綁不住他,而田柾國為了不讓他跌下去,居然也就這樣抱了他一路,也不知道到底撐了多久,明明也是一個身體不舒服的人。


大概是感冒更嚴重了,因為金南俊感覺自己的臉頰都要燒起來了,好在口罩遮住他大半張的臉,只剩下一雙眼睛緊張的眨個不停。


他看著田柾國同樣包的只剩上半臉的大眼睛,轉了轉眼珠子,乾巴巴的說了聲抱歉,隨後弟弟便將額頭靠了上來,臉對臉近的金南俊的眼睛都失了焦距。

田柾國低低的說著沒關係,然後一手緊攬著哥哥的腰肢,一手穿過了他的膝蓋下方,手臂一用力就把人抱了起來,輕輕把人放回位置上,接著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看向窗外的風景,還提醒金南俊說是快到了。



「快到了?」金南俊愣了一下,原來他睡了這麼久嗎?

轉頭,他才想問問大哥現在的時間,卻發現金碩珍似乎是情緒不佳,沉著一張臉,也不看他。


人才剛醒過來,完全沒能理解金碩珍的心境,金南俊這時候更覺得委屈了,他低頭找著安全帶,也不是那麼沒眼力的不知道是在對他生氣。

摸了好一陣子,金南俊艱難的想把帶子從屁股底下抽出來,卻怎樣都不成功,這時一隻手橫過了他眼前,奪過他手裡的安全帶用力一拉,這才把東西拿出來,之後還細心的幫他把安全帶給好好的扣上。


按住還來不及收回去的手,金南俊轉頭對上金碩珍的視線,雖然被大哥冷漠的態度嚇的想要退縮,但他隨即擺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牽著他們大哥的手不肯放開。


金碩珍想發作又拿金南俊沒辦法,最後只是嘆了一口氣,從自己的包裡把藥拿出來丟到小隊長身上,口氣不是很好的說:「吃藥,剛叫了你一路,你就不起來,這早就該吃了。」



拿起藥包,金南俊皺起眉頭,就是沒有一點要打開來吃的意思,直到他們大哥看不下去,用眼神直勾勾的盯著他,逼他動作。

將口罩拉下,艱難的將幾粒藥丸吞了下去,苦澀的藥味蔓延在口腔裡,衝擊小隊長的味蕾,他沮喪地想到等下還有一堆行程要走,但藥裡有會讓他嗜睡的成分,接下來一定很不好受。


正想把口罩戴回去,嘴邊卻突然被推來一顆糖果,他一看居然是還在跟他生氣的金碩珍,反射性地將嘴張開,趁著他們大哥將糖果推進來的那瞬間,金南俊裝作無心的舔過了那哥的手指,還在金碩珍來不及將手抽出來的時候,迅速將唇抿了起來。

他們大哥頓了一下,然後也跟著像是沒事一樣,默默把手縮回來,輕哼一聲之後不再緊靠著車門,而是坐正身體,讓他們兩人的手臂貼在一塊,以此當作和解的訊號。


金南俊將口罩戴好,在底下笑開了嘴,卻遮不住彎起的雙眼。



果然沒再開多久車子便停了下來,他們各自拿起自己的包包,外頭粉絲們的聲音已經傳進了車內,才剛回歸,走行程並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金南俊向前去確認了朴智旻的身體沒問題,又轉頭看了剩下的三名成員,在得到他們也準備好的答覆之後,經紀人便下車將門拉開,果然是人滿為患的景象,都還沒下去,他就已經開始頭暈,跟旁邊的忙內說了注意身體之後,緊跟著金碩珍的動作下車。


第一個下車的大哥立刻就被粉絲包圍,幾個工作人拚命要幫他隔開人潮,但他愣是一點動作都沒有,等到金南俊腳步有些虛浮的擠到他身邊之後,他便明目張膽的牽起弟弟的手,一邊用手臂擋開粉絲們伸來的手,一邊用自己的身體護著金南俊,讓他不至於被人們的推擠給傷害。


雖然被大哥貼心的舉動弄得很感動,讓他在這本來就不好通過的人群稍微能夠喘息,但金南俊最擔心的還是後頭沒有人保護的田柾國,頻頻回頭想確認弟弟的狀況,卻是被粉絲還有工作人員們擋住,怎麼也看不見。


「沒事。」金碩珍靠在金南俊旁邊說道,他們兩本來就靠的很近,被人潮一推一擠的更是緊緊貼在一塊,「柾國旁邊還有其他人在呢,他們會顧好他的。」

金南俊稍微被安撫了情緒,他點點頭,緊緊抓著金碩珍和他牽在一起的那隻手,好不容易才撐過了這一切,而在他們之後田柾國也在幾個哥哥的包圍下,順利脫離人群。

看見弟弟發白的臉龐,金南俊一鬆手脫開了金碩珍溫暖的手掌,急忙跑到忙內身邊關心,根本忘了自己也是另一個病號,臉色沒有比人家好到哪裡去。


眼神暗了暗,金碩珍握緊了拳頭,在旁邊閔玧其警告的注視下,這才緩緩恢復原本平靜的表情,想著現在情況特殊,要自己別去在意,但掌心空蕩蕩的感覺怎樣都揮不去,讓人介意的很,最後他只好搭上了一直在警戒他的閔玧其的肩膀,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跟著經紀人進去攝影棚。



而走在人群最末端的金南俊看著弟弟虛弱的模樣,只覺得心都要疼碎了,比起自己的不舒服,看見田柾國失去活力的樣子才讓他難受,為了配合弟弟,他甚至連走路都慢了不少。


「我沒事的,哥。」田柾國小聲的說,為了證明他所說的真實性,還摘下口罩,對著小隊長笑了笑,「我只是覺得想睡,我剛剛也吃藥了。」

看弟弟的臉色的確比剛才紅潤了一些,金南俊才勉強點頭,算是相信他的說辭,才剛放下心,他自己便感到一陣暈眩,伸手想抓住些什麼,卻發現金碩珍已經不在他身邊了,而是走在最前方。


還以為自己會這樣跌倒,田柾國卻敏捷的接住他,緊張的跟剛才的自己一模一樣。


看見弟弟這副模樣,金南俊也有點抱歉,他揮揮手說自己沒事,弟弟卻不肯放開他了,牽著他的手,並不是金碩珍剛才握著的那隻,卻同樣溫暖,讓人想要依靠。

垂下眼簾,金南俊就這樣和田柾國搖搖晃晃的走著,跟在人群後面,兩個人都沒有聊天,卻是很舒服的氛圍,只是金南俊無法控制自己好幾次伸長了脖子,想要看清處前方的情況,下意識地想要尋找金碩珍的身影的舉動。


田柾國發現了,卻仍舊不發一語,只是默默牽緊了南俊,沒有想要放開的打算。

他沒有想要取代金碩珍的意思,所以他才會選擇站在金南俊的另一邊,同樣觸手可及,同樣值得讓人依靠。


我是有機會的。

沒人能看見田柾國口罩下的微笑。



而實際上這裡生病的人不只他們兩個而已,不止他跟金碩珍。


感冒的病毒會傳染。


评论(6)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