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抓不住 (下)

我痛哭,爆了一堆字終於寫完了,之前劇情到底在拖什麼喔。

大概就是這樣,然後我又沒搶到票了,超難過,我也想去,為什麼都沒人讓票,手殘沒藥醫。

看來我只能投入太陽的懷抱了,是不是說的太突然哈哈哈。

※花吐症設定,附上(上) (中) (中下) 的連結,因為隔了有段時間。

※糖南※南俊受

----------------------------------------------------



給我一個哭泣的理由。


抓不住你,就算伸手了,也無法觸及你的笑容半分。

抓著你了,好不容易,但你卻躺在我懷裡,安靜的猶如死去。



閔玧其收緊了手臂,嚇得不敢輕舉妄動,明明害怕的不得了,卻硬是把眼淚都吞回肚子裡,強迫自己拿起手機,撥通經紀人的電話。

「哥,我是suga⋯⋯」他起了頭卻不知道怎麼講下去,支支吾吾半天才硬是擠出一句:「麻煩你來一趟好嗎,南俊他、出了點小問題。」


低頭看著懷裡的人,閔玧其突然覺得有點冷,於是他把棉被從床上扯下來,將兩個人緊緊包住。


「會沒事的。」他低聲喃喃,像是在說給金南俊聽,又像是在安慰自己,在等待經紀人前來的這段時間裡,不受控的讓自己陷入絕望。

金南俊的胸膛仍在起伏,這是唯一讓閔玧其稍感放心的事情,他輕輕將手壓上那人的左胸口,閉上了眼,一下又一下的數著他的心跳,就怕再沒有下一次的撲通聲。


其實你不是非我不可,而是我自私的困住了你,不肯讓你離開。

我才是那個非你不可的人,你每微笑一次,我的世界就更加美好。



經紀人衝進房間之後的事情,閔玧其也不大記得了,有些話還是從金碩珍那裏聽來的。


到了醫院後,他們大哥靠在病房外的門板上,看著椅子上的閔玧其,眼神冰冷的讓人害怕,不過閔玧其壓根不在乎,他只是失神的盯著地板看,將手肘撐在膝蓋上,雙手緊緊交握在一起,好像不這麼做就沒辦法再支持下去,白皙的臉頰上還有未散去的紅腫,出自田柾國之手,那孩子一點都沒有手下留情,聽見消息之後,不顧其他哥哥們的阻擋,衝過來就把閔玧其整個人壓在了地板上,用力起伏的胸膛正說明田柾國的憤怒。


不過經紀人把那孩子拉開了,而閔玧其只顧著要抓緊金南俊的手,不論其他人怎麼拉扯,就算感覺手臂要被撕裂了,閔玧其仍像是沒有反應的木偶,一雙眼睛就算沒了焦距也依舊看著金南俊的方向,他們兩個人的手直到金南俊要被送進檢查之前都沒有分開過。

後來當醫護人員好不容易讓閔玧其鬆手後,他們兩個人的手上都勒出了瘀青,看的護士也覺得不可思議,說是原來昏過去的金南俊才是將人緊抓著不放的那個,而閔玧其只是沒有想要掙脫。



「你不記得了嗎?」金碩珍的聲音裡滿是無奈,他看著閔玧其低頭毫無生氣的模樣,也是心疼弟弟,他說:「當時你們兩個抱在一塊縮在棉被裡,安靜的像是睡著了,把你搖醒之後,你像是發瘋一樣拉著經紀人說南俊就要死了,而且是因為你,還抱著南俊,吼著要我們全部滾開,把所有人都嚇壞了。」

閔玧其默默聽著,仍是沒有一點反應,金碩珍沒辦法,煩躁的抓了抓臉,耐著性子繼續說:「……後來你問我們有沒有看見花。」


愣了一下,閔玧其抬起頭,他盯著大哥,等待他的下文,但金碩珍只是搖搖頭,給了他令人不解的答案。

「沒有。」金碩珍說,他眼裡有著困惑,但是卻很堅定看向弟弟的眼睛,「沒有,suga,我們什麼都沒看見。」


陷入了自己的思緒裡,閔玧其像是除了呼吸跟眨眼睛之外什麼都不會做了,等到連金碩珍都放棄的轉身進病房跟其他弟弟們待在一起,閔玧其才緩緩地將交握的手鬆開,並伸進褲子口袋裡,像是在尋找什麼。

他緊握的拳頭裡有東西,薄薄的,似乎一不注意就會消失,但閔玧其知道這確實存在,他攤開手掌,一片枯爛了一半的百合花瓣便靜靜躺在那裏,真實卻又虛幻,腐爛的氣味纏著他的鼻尖不肯離去,閔玧其不懂,那一室散亂的花瓣怎麼就沒人看見了?

那現在他手裡的東西又要怎麼解釋?


瘋了嗎?他跟金南俊都瘋了?



一雙鞋子突兀的出現在他的視線裡,是經紀人。

而金南俊當初哭喪著臉要他別說出去時的模樣同時浮現在他的腦海,於是閔玧其反射性的握緊拳頭,不想讓別人看見花瓣,後來又想這根本是多此一舉,因為除了他跟金南俊,誰也看不見這些東西,要不是花香能夠被聞到,根本就沒什麼能夠證明最近所發生的這一切。


抬起頭,他沒有一絲畏懼的望向經紀人嚴肅的臉,閔玧其知道他自己現在看起來肯定是狼狽又蒼白,但是經紀人沒有批評這些,甚至沒有出言責備他,以及有關在那個房間裡所發生的事情。

意料之外的,經紀人坐到了他旁邊,像是要安慰他一樣的輕拍著他的肩膀,而這些舉動都讓閔玧其的一顆心懸到嗓子眼了,不要怪他這麼緊張,因為按照電視劇的情節,他知道這些看似溫暖的小舉動都是在為接下來的壞消息鋪陳。


不要,不要這麼殘忍。

閔玧其忍不住濕潤了眼眶,將臉埋進手掌中,似乎只要這樣就能逃避接下來的厄運。


「suga?你沒事嗎?是也不舒服嗎?」

他猛的搖頭,幾乎是絕望的問著:「哥,他怎麼了?」

經紀人莫名的停頓讓閔玧其幾乎要崩潰,好像那哥哥只要說一個有關於死亡的字眼,他就要失控大哭。


「……醫生說南俊沒事,只是有點營養不良,也不知道為什麼就疲勞過度,說是身體幾乎沒有進入到休息狀態,睡眠等於沒有效用。」奇怪的瞥了旁邊的孩子一眼,經紀人看他突然盯著自己的眼神近乎是瘋狂的,嚇了好一大跳,壓著閔玧其的肩膀把他按回椅子上,繼續將話說完:「奇怪的是現在已經好了,檢查後說身體剛剛恢復正常,因為需要休息而進入深層的睡眠,再吊個點滴,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還好。

放鬆了緊繃過度的神經,閔玧其癱軟在走廊的椅子上,他閉上雙眼,覺得耳朵嗡嗡的在叫,因此經紀人叫了他好幾次都沒能得到回應,到後來經紀人直接伸手推他,他才像是大夢初醒一般,驚訝地張大眼睛。


「問你話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哥接到你電話之後趕過去,看你一臉死人的表情還以為是南俊的心臟出問題了。」

閔玧其搖搖頭,不知道要怎麼解釋,而拳頭裡的花瓣還在那裏,他緩緩在經紀人面前攤開手掌,小心的觀察那哥的表情,但經紀人像是什麼也沒看見似的,安靜的等他開口。


這下能確定金碩珍沒有騙他了。閔玧其想,沒有人能看見這一切,說了又有誰會信呢?金南俊昏過去的原因難道真的這麼簡單嗎?這個問題大概只有他們兩個明白,然而他心心念念的人卻還在病床上無法起來作證。

真可笑,要是說出了這些,公司不把他們分開才怪。


好險,好險還沒有人發現,好險我還有機會跟你坦白所有的事情。


閔玧其看著病房的門板發愣,接著開始緩緩地告訴經紀人一個有關於討論曲子,意見不合,然後衍生為兄弟吵架這樣愚蠢卻可信的謊話。

最後得到了不痛不癢的口頭警告跟安慰之後,終於結束和旁人沒有任何關係的雜事。



閔玧其是等到經紀人把所有成員趕出病房要帶他們回宿舍的時候,才堅持自己要留在這邊照顧金南俊的主張,但是果然被反對了,除了經紀人,就屬田柾國的聲音最大。


「哥你做的已經夠多了。」田柾國不滿的說著,他的兩隻手分別被金泰亨和朴智旻一左一右的拉著,以免情緒再度失控,讓剛剛才的情況再次上演。

「柾國你才夠了!哥哥都還在這裡,沒輪到你說話!」一向好脾氣的金碩珍罕見的出聲斥責,這才讓田柾國乖乖閉上嘴巴,就算再不滿也沒抗議。


接到他們大哥要他好自為之的眼神,閔玧其微微頷首,表達感激。


原本默不作聲的經紀人應該也是察覺到了什麼,卻沒有追究,只是點頭同意,然後叮囑他:「我之後還會回來這裡,如果有什麼事情就馬上打給我,知道嗎?醫生那邊也等我來了再處理。」

閔玧其應好,接著目送所有人離開,他深吸了一口氣,轉身將手放在門把上卻無力轉開,像是失去了全部的勇氣。

又這樣站了好一會,直到巡視的護士上前詢問他是否需要幫助,閔玧其拒絕之後,這才把門推開,幾乎是腳軟的扶著牆壁進去。



空曠又冷清的單人房讓他不自覺地放輕腳步,在大半夜裡,房內安靜的只能聽見機器的滴答聲,明知道金南俊正在休息,可能一時半刻都不會睜開眼睛,更別提被吵醒,但閔玧其還是下意識的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讓自己不要發出任何聲響。


他搬了椅子在床邊坐下,就這樣癡癡看著金南俊的睡臉發呆,突然想起了不久前房間裡的景象,在經紀人還沒過來之前,在他還沒像個瘋子一樣亂吼亂叫之前。

那時候的金南俊也像現在這樣,閉著眼睛,只是呼吸的比較淺,臉色也更蒼白,只是都一樣,看上去幾乎要消失,像是就要步入死亡的懷抱,然而他卻無力阻止,至少在閔玧其看來是這樣沒錯。


他真的嚇壞了,沒有辦法阻止自己顫抖,無法不去擔心害怕,想著一切可能的壞結果,讓自己更加混亂。


閔玧其伸手,輕輕地放在金南俊臉上摩娑,用拇指輕撫他變的消瘦的臉頰,然後盯著他有些乾裂卻因為血液而鮮紅的嘴唇,回想親吻他的感覺。

那種無法掩藏的愛戀,就在他以為自己要失去金南俊的時候迸裂。


所以他吻了金南俊。


像是最後一次,也是第一次。

他們的初吻,就像十幾歲時的初戀一樣苦澀卻不酸甜,但是有著讓人淪陷的魔力。


在愛情裡,一向聰明的你竟然這麼傻,以為把感情掩飾得很好,以為我並不愛你,然而面對愛情,我從未想過自己會變的如此懦弱,不敢承認自己的心,這算什麼勇敢?

也許是我們兩個都還不夠成熟,總是在應該擁抱的時候選擇握手,在應該親吻的時候選擇擦身而過,如果我們哪個人跨出了一步,另一個人就會突然變的膽小,關上自己的門,假裝這裡面沒有愛意。


閔玧其緊握住金南俊的手,將那人的手掌貼在自己的臉頰上,他看著床上虛弱的金南俊,忍不住淚水,沾濕了他漂亮的手指。


是你,就是你。

你就是那個讓我放縱哭泣的唯一理由。



「對不起。」他輕聲說道,然後親親金南俊的手背,又說:「我愛你。」


那些惱人的腐花味終於消失,消毒水刺鼻的味道讓閔玧其愣了一下,突然空氣裡不再有那種甜膩或著是腐敗的氣味,好像那都是他的錯覺一樣,在他說完話的那一瞬間,消失的一乾二淨。

毫無預警的金南俊的眼皮抖了抖,接著緩緩睜開眼睛,安靜地看向滿臉驚慌又四處張望的閔玧其,虛弱的彎起嘴角,覺得整顆心臟都被填的滿滿的,好像有什麼就要溢出來。

 

沒有?為什麼?

抓不住。

沒注意到這一切的閔玧其只是撈著口袋,卻怎樣都找不到那片枯萎的花瓣,一時慌了情緒,直到握著金南俊的那隻手被人輕捏。

他迅速地轉頭,接著撞進了一片溫柔裡頭,那是金南俊的雙眼,閃著光芒,像是黑曜石,又像是宇宙,讓閔玧其不禁吞了口水,張嘴卻無法發出聲音,腦子混亂的無法組織語言。


「醒了?」問完的瞬間他就恨不得咬斷自己的舌頭,為自己的愚蠢感到羞愧,這麼明顯的事實還需要問出口嗎?

看閔玧其變換快速的表情,金南俊忍不住笑了起來,肩膀一抖一抖的,這是他第一次看見這樣的哥哥,毫無防備,將所有情緒體現在臉上,他非常喜歡。


其實只要是閔玧其的一切,他都深愛著。


「嗯,醒了。」金南俊笑著回答。

欲言又止的閔玧其一下搔搔臉,一下又扯著自己的頭髮,卻無法開口解釋這一切,不知道該從哪說。

說你昏倒的原因醫院查不出來,說那些花瓣自始自終只有我們能看見,說這一切都結束了。

說閔玧其其實很愛金南俊,愛了很久。


他還沒想到該如何開口,金南俊便輕笑,自顧自地說:「我差點死了,哥。」

聽見那個字,閔玧其敏感的縮了縮肩膀,覺得心臟刺痛了一下。


「⋯⋯謝謝你。」

「呃、什麼?」閔玧其茫然地看向金南俊。

「都感覺的到,也聽得見。」金南俊笑彎了雙眼,然後向前傾,閉上眼睛親吻了閔玧其。


「你的愛,謝謝。」


閔玧其的眼淚根本不受控了,因為心疼,因為自責,他伸手將穿著病號服的金南俊用力抱入懷裡,用全身去感受他的體溫他的心跳,止不住的淚水打溼了弟弟肩頭。


「抓住了。」閔玧其哽咽的說道,「老天、我終於抓住你了。」

而金南俊只是輕拍閔玧其的背,喃喃地說:「我愛你。」

 

很愛很愛。



END.

评论(15)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