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4)

感謝各位這麼支持這個系列,看到俊受的小心心居然可以突破四十真的讓我很感動QQ這陣子也陸續有很多人留言給我,有些甚至還私訊我,談我的文章或著聊天,這些都讓我感覺很棒:)

文筆不是特好,腦洞又都很奇怪,但大家還是一直稱讚我真的很感謝!

請跟我一起繼續喜歡南俊QQ

※ABO設定,不能接受請避開

※糖南※南俊受

-------------------------------------------------------



「坐的起來嗎?躺著沒辦法吃藥,你會嗆到。」閔玧其清冷的聲音像是一盆水一樣將金南俊從自己的思緒中澆醒。

相識多年的那名alpha不知道什麼時候拿了藥回到房裡,他擔心的望著床上明顯走神的人,清楚知道金南俊現在肯定一絲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但問出口的話是為了留給他們隊長最後一絲的尊嚴與尊重。

他值得擁有這些待遇。


「搭把手吧。」金南俊虛弱的笑了,看著閔玧其向他緩緩靠過來的臉龐,他屏住了呼吸,也許是因為他哥的信息素太好聞了,此時金南俊只覺得自己的心跳聲都快要震碎自己的耳膜,他緊張得無法直視閔玧其,只好裝死的閉上雙眼,卻沒想到其他感官因此更加清晰了起來,他甚至能感受到閔玧其噴灑在他臉旁的氣息,威士忌的香醇差點就讓他醉倒。


這信息素真是符合主人的個性啊。金南俊頭昏腦脹的想著。



要知道這邊的閔玧其也不好受,回自己房裡拿藥的時候他就先吞了兩顆,但金南俊的味道還是在影響著他,應該說那滿屋子越來越重的葡萄味讓他的腦子都要炸開了,只要一點點,只要金南俊再失控一點點,那麼閔玧其恐怕也會收不住自己的動作。


要是能給我這樣冠冕堂皇的理由,我就能夠佔有你。

但是現實總是那麼冷酷,因為你跟我就停在了那裏,不多也不少,正好兩步的距離。

 


實在是太過著急,連水都沒喝上一口,金南俊直接咬碎了嘴裡的藥丸,苦澀的味道衝擊著他的味蕾,卻沒有沖散他渾身的燥熱。


閔玧其彎腰湊近金南俊的脖子想檢查弟弟的狀況,嗅了味道之後卻瞠大雙眼,敏銳的往後退了一大步,他趕緊咬破自己的舌尖,讓痛覺和血腥味拉回自己的理智。

不大對勁。閔玧其對上金南俊驚慌的視線,然後搖搖頭,他一邊摀著自己的鼻子向後退到了門邊,一邊急躁的分析現在的狀況。


Omega的發熱沒有被抑制,怎麼會?

味道太濃了,簡直像是在發情,但金南俊的身體並沒有被打開,體內的燥熱也還不到要發情的程度,可房間裡的信息素已經比剛才還要危險的多,讓一向冷靜的alpha幾乎要抓狂。


痛苦的蹲下喘氣,閔玧其覺得自己在這裡根本無法呼吸,但是要他把金南俊一個人丟在這裡更加不可能,他艱難的抬起頭,嗓子已經沙啞的不像話,清了清喉嚨,他說:「再、再吃一顆。」


金南俊焦急地趴在床邊,他頭一次見到閔玧其這麼狼狽的模樣,擔心的都要哭出來。


「剛剛就吃三顆了,沒用!」他哽咽的說,「哥,這沒有用,我們該怎麼辦?你就去通知經紀人吧!」

閔玧其脫力的將頭靠在門板上,眼神已經幾乎要渙散,只是他仍死死的撐在那裡,艱難的反駁:「不行,現在你的味道變得太濃,一開門,他們全都會聞到……三個、我們隊裡……有三個alpha,他們會拚了命也要標記你……而我、會撕碎他們。」


「那我該怎麼做?哥,你沒事嗎?哥!」金南俊急忙喊著,把就要昏過去的閔玧其給叫醒。


甩甩頭,alpha感覺到自己的心跳已經過快,進入了快要發情的階段,閔玧其控制的了自己的理智,但卻無法阻止身體的本能,再這樣下去,他要不是傷了金南俊,要不就把自己給憋死。

Alpha的發情期只會被omega誘發,一個沒處理好,他會傷的很重。



「……標記。」閔玧其虛弱的說著。


金南俊實在沒辦法在兩種信息素的干擾下聽清楚alpha的喃喃,於是他又問了一次什麼。

搖搖晃晃的扶著牆壁站起來,閔玧其低著頭,咬牙切齒的說:「標記你,只要讓我、暫時標記你就行了。」


而金南俊真的嚇壞了。

他的大腦在聽見標記兩個字的時候就沒在思考。


大概心理上的愛情是一回事,真正要有所犧牲的時候還是讓人退縮的,尤其當他還是處於劣勢的那一個,當從未想過的事情發生了,而且是兩個同時發生,他怎本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以前喜歡閔玧其的時候還真沒思考過,如果他也是一個alpha,兩個人該怎麼在一起,誰該握有主導權?成為了omega除了恐懼之外,那一絲無法被忽略的僥倖是讓金南俊不至於崩潰的原因,因為這樣他就有了跟閔玧其在一起的機會。


值得嗎?

但他不想要這樣,不想當一個沒有alpha就活不下去的附屬品,不能忍受閔玧其在標記了他以後還觸碰其他人。


抬手摀著脖子那處現在正隱隱發燙的地方,金南俊眼睜睜的看著他哥朝他走過來,一步比一步還要艱難,他都能夠聽見alpha痛苦的喘息聲。

可是金南俊告訴自己,他需要我。


那個男人很需要他。



閔玧其覺得自己大概花了一輩子的時間在追逐金南俊,只是現在這段路程這麼的短,他卻仍無法觸碰他。


「可以嗎……我可以嗎?」閔玧其重重跪下,靠在了床邊,他低著頭,用力抓緊棉被,努力克制自己的行動。

金南俊害怕的發抖,他生氣的擦掉眼淚,咒罵分化後的自己為何如此懦弱,身邊的alpha現在比他還要難受,那可是他一直都很仰慕的閔玧其,是他以為這輩子都無法接近的男人。


「……好。」金南俊回答的時候聲音還在顫抖,但他強迫自己向前傾身,遲疑的拉住閔玧其的手,然後稍稍偏頭,把自己最脆弱的地方給暴露出來。


這就像是一個信號,把alpha身上的開關給打開。


閔玧其一個輕巧的翻身到床上,深吸了口氣想要冷靜一些,結果卻是被omega的信息素搞得更昏沉,無奈的掐住自己的大腿,他把金南俊還牽著他的手握住並拉到唇邊親吻,深邃的眼眸變的銳利又危險。

但他並沒有馬上就咬住omega的腺體,而是任由自己的雙手遊走在金南俊身上,一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一邊俯在弟弟耳邊低喃,這是一種安撫的動作,但金南俊的身體還是緊繃的不得了,一切都陌生的讓他害怕,連他哥說了什麼都沒聽清楚。


閔玧其感覺到他的緊張,默默嘆了口氣,抬起頭來,盡力表現出自己的溫柔,先是親吻金南俊的額頭,又往下親吻他的鼻尖,偏過頭又親親他的臉頰,最後是先用手拯救了被金南俊咬的出血的嘴唇,然後才壓下身體,在弟弟無助的眼神中吻了他。


心疼的舔過金南俊唇上的傷口,腥甜的味道便帶著比空氣中更濃的信息素,瞬間充斥了閔玧其的口腔,讓他體內的慾望更加翻騰。

他輕輕撬開金南俊的嘴巴,難以掩飾自己的歡愉,喉間發出近似低吼的聲音,而omega對他的順從只是火上加油,讓閔玧其難以忍受的加深了這個吻,舔過金南俊的口腔及捲起他的舌頭時,那種快樂讓alpha整個頭皮都麻了。


溢出唇齒的唾液順著金南俊的臉滑落,嘖嘖的水聲刺激著閔玧其現在極為敏感的神經,他控制不了的加重雙手撫摸的力道,並且有想向下伸手的慾望。


打住,不可以。

真的不可以,他的omega在害怕。


閔玧其分開了兩個人相貼的唇瓣,低頭看見金南俊已經陷入熱潮,張嘴喘息的模樣,既惹人憐愛又太過色情,讓他忍不住再次把嘴貼了上去,舔去他唇邊所有的水痕,然後順著下巴吻至他的頸窩。


嘴巴太甜了,唾液也是,簡直要把人逼瘋。

Alpha難耐的想著,他把臉湊到omega的脖子那裡嗅了嗅,然後毫不猶豫的壓住金南俊的肩膀,發洩似的狠狠在腺體處咬了下去。


尖叫了一聲,金南俊瞬間失去所有力氣,他軟綿綿的躺在床上,眼淚不受控制的一直流下來,他難受的哼哼,alpha咬得太過用力,現在那裏肯定出血了,但是原本讓人混亂的燥熱卻逐漸退去。

維持一上一下的姿勢好一陣子,閔玧其終於也放鬆了身體,一個脫力就直接重重跌在金南俊身上,惹的還很虛弱的omega哀號了一聲。


「抱歉。」閔玧其翻身倒在旁邊,喘的好像是跑了趟馬拉松一樣。


房間裡的兩種味道交融在一起,聞起來是帶點甜味的烈酒,威士忌的氣味沒有完全抹去金南俊原本的味道,這讓他們兩個人都很安心。



金南俊不可置信地看著天花板發呆,抬手輕撫他被alpha咬過的位置,覺得有些刺痛,卻讓人心動的不行。


現在所有人都可以聞到他身上有閔玧其的味道。

那是他的alpha。暫時的。


但是金南俊很知足。


评论(32)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