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碩南】真實的那一面

跟著上一篇童話故事一起看更適合,很明顯是有關pied piper的腦洞。

這篇有點肉,但應該還不算是肉,就有點帶到而已,孩子們還是要慎入。

最近一直納悶怎麼就沒有那種話題只圍著金南俊小圈圈。

※有一定的人物黑化,不喜歡要避開

※碩南※南俊受

-------------------------------------------------------


你看,你不是拒絕不了嗎?


金南俊收起手腳,窩進了他們大哥的懷裡,趁著閔玧其逗留在工作室的夜晚,溜進只剩下金碩珍一個人的、薄弱的防護網裡。

「沒事的哥,別把導演的話往心裡去。」他伸手在金碩珍明明寬厚,卻在今晚顯的無助的背後輕拍,嘴裡喃喃安慰的話,聲音柔軟的像是催眠,滑入金碩珍耳裡,成了迷惑人心的咒語。


金南俊和他的身高相當,就算放輕了呼吸,那些鼻息也還是打在金碩珍的側臉,帶著剛洗完澡後的香氣,勾走了他的心神,讓他昏昏欲睡又捨不得闔眼,感受著懷裡另一個人偏高的體溫,明知道這是陷阱,卻依舊在這不該有的懷抱中感到滿足。

就算明白這樣扭曲的感情只會讓他在明早醒來之後陷入更大的絕望與空虛之中,但是沒辦法,不論再怎麼掙扎,只要金南俊對他勾勾手指,他仍然會邁開腳步回到他的身邊,和其他人一樣,無法逃離。

不論是金南俊笑起來的時候、在思考的時候,露出驚慌或著害羞模樣的時候,一切都像是一張巨大的蜘蛛網將金碩珍緊緊捆住,讓他快要窒息,想要逃離,然而當金南俊好似不在意他了,轉頭去關心其他人的時候,金碩珍又竭盡所能的想吸引他的注意力,讓他的視線再度回到自己這裡,像個爭寵的孩子需要獨一無二的那份愛。


我需要的是你啊。


金南俊搖搖頭,揚起微笑,趁金碩珍昏昏欲睡時,靠在他耳邊輕聲說著:「如果那麼想要的話,我的愛,都拿去吧。」

是你自己向我索取溫暖和擁抱,明知道我也會這樣溫柔的對其他人,卻仍舊固執的希冀我的目光只落在你的身上。

不是像毒藥一樣嗎?我的聲音、我的微笑,有關我的一切……還有我的愛。

我知道你不會離開我的,你怎麼逃的開呢,你那麼愛我。

我給過你機會的,是你自己不走,所以不要怨恨我,如此輕易的擊潰你的所有。


你會原諒我吧?



金碩珍覺得自己整個人都輕飄飄的,像是在作夢,從金南俊在他耳邊說話之後,意識就好像離自己很遠,動彈不得,無法思考。

這個夢真實的讓他分不清真偽,也意外的漫長,他記得自己吻了金南俊卻沒有被拒絕,他掀開他的衣服,讓彼此肌膚相貼,那個感覺太過炙熱美好,讓他幾乎要相信這是真的,但怎麼可能呢,那個人為什麼要這樣做,明明不需要對他到這個地步也可以,他知道自己不會離開他的不是嗎?

夢並不是真實的,因為有虛假的部分,金碩珍感覺自己被推回了床上,而下一秒,他卻看見了坐在他胯上的金南俊,那人修長的身軀在赤裸時,藉著月光打亮,竟美麗的不可思議,金碩珍出神的看著他在自己身上扭動的模樣,不禁覺得這太過夢幻、美好的像是假的。


夢裡的金南俊在他忍不住向上頂弄時哭了出來,真可愛。金碩珍坐起身子,讓那個人有可以攀扶的依靠,他就趴在自己肩膀上,隨著自己的動作上下起伏,漂亮的嘴唇一張一闔的卻吐不出完整的句子,金碩珍只能辨認其中的幾個音節,因為那像是自己的名字。


他放肆地讓自己的手掌順著金南俊線條優美的背脊上下撫摸,他感覺的到那人的腰正微微顫抖,也許是因為他手上有練習吉他所留下的粗糙的繭,夢裡的金南俊整個人都更加貼緊到他的身上,和他胸口對著胸口,發出的聲音也變了調,聽起來像是在啜泣,金碩珍覺得好聽極了,像是這世間最美的旋律,如此惑人。

於是他勾起金南俊的下巴,欣賞他被情慾染紅的臉頰和微張的嘴唇,粗魯的咬了上去,把舌頭伸進了他的口腔裡胡亂攪動,下半身隨之有了更加兇猛的動作,和平常的他完全不一樣,絲毫看不見溫柔。


反正是夢。金碩珍好不容易放過了金南俊的嘴,看著他低喘的模樣,拉起苦澀的笑容,然後又止不住疼惜的親親那人被他吸吮過的唇瓣,眼裡淨是柔情。

因為現實中的你是我永遠觸碰不到天堂,這又怎麼可能是真的呢。


一滴眼淚順著金碩珍的臉頰滑落,然後被夢裡那個甜美的金南俊給吻去,這一夜,兩個人不知道糾纏了多久,金碩珍只記得那雙手臂摟著自己時,那種被人依賴的美好。

最後夢醒。



金碩珍被照進臥室裡的陽光給逼著睜眼,覺得身體疲憊的不像是有休息過,昨夜夢裡的荒唐讓他覺得羞愧,盯著天花板發呆,直到被人敲了門,是朴智旻問他起床了沒有。

這弟弟的聲音總是聽起來很甜,但金碩珍卻覺得跟夢裡的金南俊比起來遜色太多,無奈的笑了起來,他要自己打起精神別再多想,便拉高聲音回應了弟弟,然後伸個懶腰,終於肯從床上起來打理自己。

回頭望了凌亂的床鋪一眼,他不知道金南俊昨晚到底是什麼時候回去的,不過看來是沒有留下來過夜。

真是的,自己到底是在期待些什麼。

 

換了衣服,金碩珍煩躁地盯著浴室的門板,聽聲音是有人正在使用,但他不肯死心的轉動門把,意外的居然打開了,他不想乾站在外面等待,就直接闖了進去。

還以為會碰上的是金泰亨這樣喜歡賴床的弟弟,沒想到裡頭居然是正在洗臉的金南俊,他聽見有人進來了也沒有中斷動作,只是不慌不忙的轉開水龍頭,仔細的將臉上的泡沫沖乾淨,最後伸手要撈毛巾,閉著眼睛卻怎麼樣也找不到正確的位置。


眼看弟弟亂揮的手就要把浴室裡的東西打翻,金碩珍拿起旁邊的毛巾遞了過去,金南俊也沒看是誰,就高興地道了謝,趕緊將臉上的水珠擦乾,等到他抬頭看鏡子,才發現他們大哥人就站在他身後,還一臉沒睡醒的呆滯。


「早安。」金南俊微笑,他對金碩珍眨眨眼,像是心情非常愉快的樣子,歪過頭,寬大的衛衣便順著肩膀滑了下去,露出好大一片的肌膚,也讓上面點點青紫色的印子跑出來,佔滿金碩珍撐大的雙眼。

看他那麼驚訝的樣子,金南俊笑的停不下來,眼睛彎了起來,酒窩也深深陷下去,看上去甜蜜的不得了,他轉身把毛巾好好的掛回架子上,然後側身繞過一動不動的金碩珍,就要走出浴室。

只是在他們擦身而過時,金南俊音量不大的問著:「昨晚哥睡的好嗎?我希望你做了好夢。」


金碩珍回過神來,他看著鏡子裡的自己,趕緊扯開衣領,才發現自己脖子上全都是相同的吻痕,他幾乎想衝出去把那個人抓回來,當面質問他昨晚的一切,卻深知這是無謂的掙扎。


曾經以為虛幻的笛聲,第一次這麼近的在金碩珍耳邊響起。


 

人已經坐在餐桌上的金南俊整理好衣服,笑咪咪的接過朴智旻遞來的早餐,看著弟弟開心的模樣,忍不住摸了摸他的頭髮。

雖然身體的某處正隱隱作痛,但這是金南俊給自己的、小小的懲罰。


我能給你的愛,也同樣能夠給予其他人。但是只有你,我會用這雙手,溫暖的擁抱你。

只有你。


可是我不能說,直到這條路走到底之前都不能,因為這並不是童話故事,所以我們不會有幸福快樂的結局。



评论(17)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