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泰南】雨停

請接著下雨天一起看。

高產如我,放閃如他們倆個,我能說什麼,泰南是真愛吧。

我剛剛就像個瘋子一樣一個字沒聽懂卻笑的跟個智障沒兩樣,我愛R&V直到永遠,以後都一起開直播把拜託。

金南俊發糖了,逼我產糧。我讚美我自己(#

※泰南,vomn※南俊受

---------------------------------------------------------


「沒在下雨的時候,那些不需要關在工作室跟練舞的日子,哥都在做什麼呢?」


兩個人走著走著,本來只是勾著手,到了後來金南俊卻說是傘面太小,想讓他們倆個都能夠躲雨,便緊緊的抱住金泰亨的手臂,導致兩個人貼在一塊幾乎難以行走,可他們誰都不在乎這個。

「為什麼這麼問?」金南俊舒服的將頭靠在弟弟肩膀上,愉快的瞇起眼睛,感覺金泰亨的體溫不再冰冷安心了不少。

金泰亨抿唇,歪頭輕靠在他哥柔軟的髮絲上,想半天也擠不出個答案。


他雖然跟金南俊同個房間,但那也是搬了宿舍之後的事,平常這哥哥忙得想見他一面都難,金南俊要不是跟方PD討論音樂,要不就在自己的工作室或閔玧其那邊忙著製作,有時候真的大忙了起來都不用回宿舍睡覺的。

但是這樣一想,雖然這哥哥是個大忙人,但每當金泰亨想見金南俊的時候、需要和他講講話的時候,小隊長總是奇蹟似的剛好在身邊,他只要走出自己睡覺的區塊,甚至連門都不用開就可以找到正好有空的金南俊。


「……因為想知道哥你放假都在做什麼。」


金南俊抬起頭想要講話卻忘記金泰亨的腦袋就壓在自己上面,於是一個動作讓他們倆個都疼的摀著額角,看著彼此犯蠢的模樣同時笑了出來。

「啊哥你別再這樣動不動受傷了!」金泰亨沒空理自己的傷口,趕緊用空著的手幫哥哥揉了揉要腫起來的地方,但說的話和他揚起的嘴角一點都不搭。

金南俊嘟起嘴巴,揮開弟弟在他額頭上揉著揉著就逐漸變了味的那隻手,無奈的反駁:「那也不是我願意的嘛。」

「呵呵。」金泰亨看著哥哥委屈的小表情覺得可愛的不行,就這樣一個人樂呵呵的傻笑,又試著把手伸過去想要捏哥哥的臉頰肉,但被無情的打掉了。


「好好走路啊你,別老是動手動腳的!」金南俊忍不住揪住金泰亨的耳朵警告的說,雖然他弟一點也沒有害怕的意思。

「好嘛好嘛~」金泰亨敷衍的說,他眨眨眼,發現雨有變小的趨勢,突然笑的不懷好意,把傘塞回了哥哥手裡讓他好好撐著,自己則獲得了雙手的自由。

金南俊接過傘也沒多想,以為只是弟弟手痠了,還想開口關心他兩句,卻被橫到他腰上的那隻手嚇的收了聲,他張大眼睛,錯愕了一陣,轉頭想要好好教訓弟弟,金泰亨卻直直的看向前方,沒打算將視線投過來,好像這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自然又親密。


親密過頭了。

金南俊的嘴巴開開合合了幾次,愣是說不出要金泰亨把手收回去的話,最後只是閉上嘴,默默的接受了這個改變。



他們兩個繼續走著,沒有討論卻默契的選擇繞了遠路走比較偏僻安靜的小巷,路上幾乎沒遇到人,安靜得好像周遭真的只有他們,兩人沒說話持續走了好一段路,眼看宿舍也不遠了,金南俊突然把手伸出傘外,然後說:「雨停了。」

金泰亨也做了一樣的動作,接著把哥哥手裡的傘給拿回來,卻還是繼續撐著,對金南俊投來疑惑的眼神選擇微笑,他在大樓底下拉住了金南俊沒讓他進去,盯著他哥晃動的雙眼狀似隨意的問:「所以呢,沒下雨的時候哥都在做什麼呢?」


金南俊眨眨眼,噗哧的笑了出來,他順著金泰亨的意思站回傘下,然後再次捧起了弟弟的臉頰,一字一句的對他說:「都跟你在一起啊,傻小子,不然你以為我很喜歡放假就窩在宿舍房間嗎?」

金泰亨發現他哥此時看著他的眼神溫柔的都要溢出水來,便著魔似的將臉湊向前,還不忘放低雨傘當作兩人的遮蔽,側過頭將嘴巴貼在金南俊柔軟的嘴唇上。

 


雨停了,你人就在我身邊。

真好。


评论(1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