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all南俊】親吻的位置 (2)

時隔很久的補上弟弟line!

好消息!兩百粉了真的很感謝,晚點放上小活動,真的是很小的活動,我覺得反而是對我自己的一種回饋吧哈哈。

壞消息!我要期中啦哈哈哈,我最近更很勤有一部份是怕之後會消失一下,但別擔心我會擠出ABO的各位。

※旻南,泰南,國南※南俊受

-----------------------------------------------------------


旻南——臉頰


「jimin啊——喔?南俊睡這啊?」鄭號錫進房喊人喊到一半突然收了聲,他好奇的走到弟弟床邊,卻看見躺在床上的是他原本應該在工作室的親故。

才正想把人叫醒而已,浴室門就被打開了一個縫,是朴智旻從裡面探頭出來,頭髮濕漉漉的還在滴水,只見他無奈的對鄭號錫說:「南俊哥剛在跟我聊天,結果睡著了,別叫醒他了吧哥,他最近很辛苦。」

鄭號錫表示同意,看金南俊睡在床邊都掉下一隻腳了,微微一笑,幫他調整好姿勢拉過棉被,然後轉頭去準備洗澡。


朴智旻沒多久就從浴室出來,穿著輕便的短袖短褲,拿著毛巾胡亂擦著頭髮,他看鄭號錫安分的坐在地板上等他出來,又見金南俊仍睡的安穩,莫名鬆了口氣。

「哥進去吧。」


「嗯。」鄭號錫疲憊的打了一個哈欠,慢悠悠的晃進浴室,明明很累卻做任何動作都避免發出聲音,這種深怕把人吵醒、過度體貼的舉止讓朴智旻覺得刺眼的很。

他低下頭裝作擦頭髮,就只是為了將沒有笑意的表情給遮住,直到鄭號錫把門關上為止都沒和他對上眼。

扔開手裡濕透的毛巾,朴智旻抬手將頭髮往後抓去,他坐在床緣,安靜的看了一會兒他哥的睡臉,嘴角又重新上揚,恢復了好看的弧度。

「晚安。」他輕聲說道,伸手撥開金南俊臉上的碎髮,低頭在那哥的臉頰上輕輕一吻。


大概是覺得癢,金南俊抓了抓剛才被吻過的地方,嘟囔著不知道在說什麼,翻了身把棉被夾在那雙長腿的中間,自己卻又冷的把身體捲起來,冒失可愛的模樣讓朴智旻都笑彎了眉眼。

他見金南俊還在喃喃個不停,便俯下身,把自己的耳朵湊近那人的嘴巴,只不過距離沒抓好,不小心讓金南俊的嘴唇微微擦過了他的耳尖。

朴智旻趕緊摀住立馬變紅的耳朵,趴在床上把臉埋進了自己的臂彎中久久不肯抬頭,到鄭號錫都洗完澡還來關心他了也不願意起來。


「智旻啊⋯⋯」

他剛剛聽見他哥在夢裡也仍在叫著他的名字。


原來你夢見我了。

 


泰南——脖子


金泰亨的目光早就已經不在前面的電影上了,原本跟金南俊說好他要陪自己從頭看一次出租車司機,但卻連他上次的進度都還沒播到,金南俊就已經昏昏欲睡,雙手抱胸坐在他旁邊,頭還一點一點的,意識不清。

其實他今天也沒有特別專注在電影上,整個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他哥的身上,時不時視線就會飄到他哥的脖子上,誰叫他哥今天要穿一件領口這麼大的睡衣,過於引人遐想。


金泰亨拿起遙控器按了暫停,看情況還是決定下次再看了,他伸手搖醒金南俊,只見他哥眼睛都要睜不開,就只知道問他:「演完了嗎?」

「嗯。」金泰亨撒了謊,因為不這麼說金南俊肯定會勉強自己說要陪他看完,然後苦撐在那裡打瞌睡。

他哥點點頭,搖搖晃晃的就站起來要回去,但金泰亨卻拉住他,牽著手把哥哥帶到自己的床上要他躺下。

金南俊雖然又睏又累,但是不是自己的床還是認得出來的,他說:「我回我那去⋯⋯」

「睡我這裡吧哥,擠一擠就好。」金泰亨愣是不肯讓金南俊離開,反正他哥人現在一點力氣都沒有,他沒出多少力,輕輕一拉就讓金南俊乖乖倒在他旁邊。

金南俊睏的碰上枕頭就一點反抗也沒有了,他不僅很快就睡著還在打鼾,看的金泰亨想笑又不能笑,怕把人吵醒。


細心的給兩個人拉好棉被,金泰亨側躺著卻一點睡意也沒有,睜著一雙大眼,一眨一眨的盯著他哥脖子上的那顆痣發呆,掙扎很久,最後還是敗給自己的慾望,伸手把睡相其實很乖巧的哥哥攬進懷裡,甚至都想好了明天要怎麼解釋這個曖昧的姿勢。


到後來金泰亨連睡的時候嘴角那抹得逞的笑意都沒有消失。

他整個晚上不知道在金南俊的脖子上親了幾次,而且恰好都落在那顆痣上面。


 

國南──嘴唇


田柾國撐著下巴,放在前面的那塊蛋糕他一口沒動,只是彎起嘴角,靜靜盯著對面狼吞虎嚥在吃他那一份甜點的金南俊,那哥邊吃還邊講話,好像是在跟自己說什麼吧,但田柾國恍神的沒在聽,他只是專注的看著他哥嘴角沾上的奶油,覺得自己嘴巴乾乾的想吃點什麼,卻對面前那盤一模一樣的蛋糕完全沒有興趣。

金南俊絲毫沒有察覺自己的吃相讓弟弟完全的分心了,還繼續滔滔不絕他對於田柾國最近創作能力的讚賞,他吃東西本來就急,沒多大的蛋糕馬上就被吃的乾淨,才剛放下叉子,對面田柾國馬上便把自己的那一份推到他眼前,金南俊疑惑的看了弟弟一眼,田柾國只是聳聳肩說他不喜歡這味道。


「騙人,你明明最喜歡這口味了,而且你一口都沒吃!」

「那就當我今天突然不喜歡了,哥幫我吃了吧。」


見金南俊張嘴還想要反駁甚麼,田柾國便撐著桌子讓整個上半身都橫過桌面,捏著他哥的下巴就直接吻上去,用自己的嘴堵住金南俊的,好阻止他接下來可能會有的長篇大論,手上還假裝拿著衛生紙要幫他哥擦嘴,實際上卻只是粗略的擋著兩個人的親密。

只是田柾國才親沒多久金南俊便一把將人推開,自己則急忙後退,還因為太用力整個人狠狠撞在椅背上,不過他沒有喊疼的時間,緊張的左顧右盼,就怕這間店裡有人發現他們過份的舉動,不過因為坐的位置本來就在角落,店裡也沒什麼人,所以就沒被人看見。

金南俊鬆了一口氣,生氣地望向對面的田柾國本來想要教訓他,卻在對上弟弟一雙笑盈盈的雙眼時沒了底氣,只能壓低帽緣,徒勞無功的遮著早已紅透的臉。


「哥啊,你不吃蛋糕了嗎?」田柾國又把盤子推的離金南俊更近了一些,壓低聲音,用只有他們能聽見的音量補上一句:「我剛吃了,覺得味道很棒喔。」

「閉嘴!」金南俊把簡直像在發燙的臉埋進手掌裡,他發誓他回宿舍肯定要好好教訓這個沒大沒小的臭小子。


看他哥已經害羞到想把自己埋進土裡的模樣,懂得什麼叫做見好就收的田柾國識相地閉上嘴巴,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依舊撐著頭對他哥笑的好看。



评论(18)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