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碩南】我在遙遠的地方想念著你

 @三享 

小活動的點文,寫的稍長了,因為題材自己很喜歡,差點就要拿來寫長篇,希望你喜歡:)

前兩天還擔心金南俊可能在台灣弄丟護照了,原來是去了那麼美的義大利。

※碩南※南俊受

----------------------------------------------------------


當你成為了她們的全世界,我還以為我再也不會有接近你的機會,也許從此我們只能夠在鏡頭前牽手,表示我們的友愛,也許我們會被消磨的什麼也不剩,最後就連笑容都顯得空虛無力。


你的飛吻現在朝著遠處的攝影機而去,然而向我看過來的次數越來越少,我們的位置明明並肩而坐,你卻依舊對我視而不見,好像我的存在在那一刻如此單薄不引人注目,似乎是要我明白自己的身分其實是可有可無。

這讓我得花上比平常更多的注意力在眼前的粉絲身上,對她笑的更燦爛,好讓她無法察覺我的失落,說更多甜蜜的話語,想隱瞞我被你刮的傷痕累累的心臟。


我很好奇你有沒有注意到我最近根本沒回宿舍,泰亨已經來工作室找我很多次了,想把我拉回去可是都被我拒絕,我實在不忍心讓那倔強的孩子窩在我工作室的角落睡覺,但我更加無法面對你鏡頭外冷冰的言語以及視而不見,所以我只能多帶了兩條毯子,在泰亨又堅持要陪伴我工作的夜晚,心疼的幫他加一件被子。

我該怎麼辦才好呢哥,如果你不想要和我的這份感情,你大可直接跟我說明白,這樣我至少能清楚我自己的位置,讓我們可以回到該有的關係。

可你什麼也不說,打算就這樣默默讓我們的愛情變質,最後腐爛發臭,到了那個時候,我是不是就要將曾經那麼甜蜜的我愛你,改成那麼惡毒的仇恨。


我不想這樣。

我不想要在你眼裡看見那麼醜陋的、我的臉孔,於是我仍勉強自己在每一次和你看對眼時微笑,假裝我們之間不存在隔閡。

怎麼辦啊哥,你好像要離我而去了,明明當初是你先朝我走過來,還承諾了很遠之後的未來,但現在卻如此冷淡的如同陌生人。


一陣暈眩襲來,金南俊回過神,才想起他已經離開了那些讓他喘不過氣情感陰影中,現在他正在休假,站在義大利著名的廣場上,享受一個人的假期。

身邊來來往往的外國面孔他一個也不認識,在這個美麗的城市裡也同樣沒有人認得他,於是他成為了每個和他擦肩而過的人生命中的那個短暫過客,一點也不特別,但確實存在著。


義大利真是太美好了。他想,因為這裡什麼都有,有文化、有藝術、有音樂又有美食,還有久遠輝煌的歷史。

金南俊試想自己就身處在文藝復興那個繁盛的年代,他好奇自己會成為什麼樣的人,位居怎樣的社會地位,是商人嗎?是藝術家嗎?或許是平凡到不行的一位小販。

很有趣,但是也很空虛。

因為不,現在距離那個耀眼的時代過去已經很久了,他生於一個科技快速躍進的年代,什麼都進步了,同時也讓許多東西都默默消失在時間的洪流之中,成為過去。


真可怕。他又想,因為義大利什麼都沒有,沒有他熟悉的語言、沒有親切的面孔、沒有喜愛的食物也沒有他的家,這裡甚至沒有他愛的人。

這是不屬於他的城市,美麗又繁華熱鬧,實際上卻如此冷漠。

這讓他突然想起了金碩珍。

想起了愛情。


 

金南俊今天穿了一件不算薄的外套出門,因為他知道義大利的好天氣對他來說太過寒冷,並不適合穿短袖短褲。

然而他在打包行李的時候裡頭並沒有這件外套,這件外套實際上也並不屬於他。


義大利的天氣真的很好,藍天裡沒有一絲白雲,氣溫微涼,濕度正好,一切都很完美,但金南俊有點想哭,他坐在階梯上,身邊是一對對的情侶或是整個家庭,可他只有一個人。

他把雙腳曲起,將臉埋進了雙臂之中,讓鼻腔裡滿滿的都是外套上那個人的味道,這不是金南俊的東西,是金碩珍的。

他不知道這代表了什麼,或許是那個人要告訴他一切都還沒有結束,他們之間還有愛情。

可能嗎?


金南俊有點崩潰,眼淚讓他紅了眼眶,他已經聽見旁邊路過的女孩在對他竊竊私語了,於是他手忙腳亂地把口袋裡的那副墨鏡拿出來戴上,遮住了他的雙眼和他脆弱的模樣。

抱著一絲微弱的希望,他大膽地拉住一位路過的男性,懇請他幫自己拍一張照片,那位好心的男士答應了,於是金南俊用最快的速度整理了自己的服裝,並確保墨鏡很好的掛著,然後彎起他此刻所能露出最大的微笑,讓畫面中的自己沒有破綻。

拿回自己的手機確認照片,金南俊感恩的和那位陌生人道別,接著他又坐回了階梯上,靜靜的滑開螢幕,在推特上上傳了其中他最滿意的那張照片,當作向粉絲們報平安,只是他想的不只這些,他想讓那個人看見他此刻正穿著他的外套,一個人。


金南俊想要一個明確的答覆,現在就要,於是他接著按開了他和金碩珍兩個人私人的聊天室。

『哥到底想要什麼呢?我對你而言算什麼?我們、我們還在相愛嗎……請明確的回答我吧,拜託了。』

以為要等上一段時間才能收到的回覆卻在金南俊的螢幕都還沒來的及暗下去之前傳來了,那哥傳來他剛剛放到推特上的那張照片給他。

金南俊覺得疑惑,而金碩珍接著傳了下一條訊息。

『想要你,夠明確了嗎?』


『別玩太久,我想你了。』


『……快回家吧。』

 


在意大利美麗的西班牙廣場上,有一個陌生的亞洲面孔,這個男人把臉埋在了自己曲起的雙腿間,肩膀一抖一抖的像是在哭泣,但就連身旁的人開始對他指指點點的他也沒注意到。

該說金南俊根本不在乎了,在這個讓來自各地的旅客們流連忘返的奇妙羅馬,他現在很想家。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