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8)

貼心附上(1) (2) (3) (4) (5) (6) (7)

可惡吃完飯了,我們不要走劇情向,只描述那些脖子以下無法形容的東西不行嗎,太拖了#

我對於這篇的未來憂心忡忡。

所有人的反常都是有原因的。

※有ABO設定私設感覺也很多所以不喜歡要繞開喔

※糖南※南俊受

-------------------------------------------------------------


站在飯桌前的大哥沒好氣地對他們嚷嚷,還翻了一個白眼表示他的不悅,然後拉開了身邊的椅子讓金南俊坐過來,又指著對面金泰亨身旁的空位讓閔玧其坐過去,但閔玧其沒理他,跟著坐到小隊長旁邊的空位上。

對面金泰亨好心提醒了一句那是朴智旻的位置,卻在閔玧其冷漠的眼神以及刻意釋放信息素的壓力下閉上嘴巴,乾巴巴的盯著自己眼前的那碗飯,而他旁邊的田柾國並沒有注意到小哥哥的委屈,只是目不轉睛的將視線黏在金南俊身上,奇怪的直盯著他瞧。


「怎、怎麼了嗎?」金南俊勉強彎起嘴角,看著田柾國的眼神淨是心虛。

田柾國張嘴還沒說話,金碩珍便一把打斷,用既覺得好奇但又帶著諷刺的口吻說道:「怎麼了?你們倆不是打架了嗎?看suga臉上的痕跡就知道了,一邊腫了一邊還紅著呢。」

「南俊啊,這次是不是太過份了?嗯?你是隊長啊。」他們大哥難得斥責金南俊在作為隊長職責方面的事情,因為他知道這對金南俊來說會是一記重擊。

閔玧其瞄了一眼旁邊臉色瞬間慘白的omega,本能的想將他拉進自己懷裡安慰卻什麼也不能做,真可笑,就連田柾國一直盯著他的omega看他也不能表現出威脅,只能夠靜靜地待在一邊扮演好他一直以來冷淡的形象,以免自己一衝動就出了麼差錯讓金南俊暴露。


那邊金南俊在金碩珍的責罵下不自覺乖順的低頭,沒辦法,他只要一想到剛剛他一共對閔玧其動手了兩次,身為omega,他的心臟怦怦的跳著,用力到讓他疼痛的地步,這幾乎是在懲罰他攻擊了自己的alpha,雖然其中一拳是在標記前的防衛動作,但被標記後他的大腦就不斷讓他產生愧疚的情緒,想要讓他跪在自己的alpha面前痛哭道歉,讓alpha帶著疼愛的手輕撫他的每個地方。



而慢大家一步跟朴智旻一起盛飯回來的鄭號錫看見氣頭上的大哥也是慌張,他不管身邊神情突然變的茫然的弟弟,趕緊將他拉到空位上要他安分一些,然後站到金南俊面前幫他擋著金碩珍逼人的視線,努力做起了和事佬,笑呵呵的讓他們大哥別生氣了。

「啊哥、都是男孩子嘛,難免的啦!」

說來也奇怪,換做平常的話鄭號錫是絕對不會插手哥哥教訓弟弟這樣的事情,尤其當發話的人還是金碩珍的時候更是,但他就是沒辦法看見金南俊受委屈的模樣還置之不理,特別是今天,他簡直控制不住自己想保護他親故的慾望,那個人受傷的表情讓鄭號錫的心都揪在一塊了,雖然想保護另一個可能比自己還要強大的alpha真的很不常見,而鄭號錫也想不出一個好的理由來解釋自己這樣奇怪的行徑,只不過將金南俊護在身後是他當前的第一反應。

他也就是順著本能行動而已。


「呀什麼難免的!你們alpha怎麼都這麼奇怪,打在一起的也是你們,整天幫對方說話的也是你們自己,煩死人了……吃飯吃飯!」

聽金碩珍這麼說大家才慢吞吞地拿起筷子塞飯,見狀鄭號錫也鬆了一口氣,然而他都還沒來的及回坐位,對面似乎隱忍很久的田柾國神色古怪的問著:「所以、為什麼哥你們要打架?」

「是啊。」朴智旻語調奇怪的附和著,也不顧金泰亨拉著他的袖子的阻攔,口氣不友善的接著問:「哥你們和好了嗎?不然為什麼還硬是要佔了別人的位子坐在一起呢?」

閔玧其輕笑,他彎彎嘴角,眼底卻一點笑意都沒有,看的人還站在金南俊身旁的鄭號錫心都涼了,想說些什麼,舌頭卻突然像是打結一樣,無法輕易將圓場的話說出口,幾乎是他的身體阻止他這麼做的。


被另一個不管是年齡還是發育程度都比不上自己的alpha刻意針對,閔玧其重重將筷子拍回桌子,飯廳頓時被他具有攻擊性的信息素籠罩,他語氣尖銳的對弟弟說:「怎麼了,哥哥們的事情也論你們管了?能不能閉嘴吃飯,不吃的話就滾。」

大家一時之間都被alpha強烈的信息素壓的喘不過氣,其中比較年輕的朴智旻跟田柾國還不會去控制自己分化後的情緒,止不住身為alpha的好勝的本性,沉下臉,身體都緊繃了起來,只有離閔玧其最近,可以說是首當其衝的鄭號錫獨自撐在那邊,一面要承受閔玧其的攻擊信號,一面又要對抗自己體內翻騰的情緒,好讓自己不要對此做出反應,而身為beta的金碩珍跟金泰亨兩個人,他們已經難受的倒在椅背上,除了張嘴呼吸根本說不出話。


被自己alpha信息素衝擊的最為嚴重的金南俊眼前一片花白,他暈的差點從椅子上摔下去,趕緊向前扶住桌邊才不至於讓自己出糗。

他不是沒看見鄭號錫向他投來求助的眼神,但金南俊又能怎麼辦呢,他跟大家期待的不一樣,並不是那麼強壯有力的alpha,反而還要擔心自己甜膩的味道會不會就這樣被幾個alpha們在空氣中碰撞的信息素給激出來。

要是閔玧其蓋不住他那該死的葡萄味,他恐怕就要完蛋了。


實在沒有辦法,金南俊只好將手掌有氣無力的輕放到閔玧其的手臂上,他怕他不這樣做,他的alpha就要衝上去壓倒對面兩個不懂事的弟弟,而相較之下,他的第二性徵被曝露出來也算小事一件,他可絕對不會讓他的成員們因為這樣的衝突而受傷。


一時被怒意蒙蔽雙眼的alpha驚醒,鼻尖繞著那一絲淡淡的葡萄味就像給了閔玧其一記重擊,他趕緊慌忙的抑制住自己不斷朝成員們施加壓力的信息素,但即便如此,整個宿舍都已經他被威士忌濃的嗆人的味道給佈滿。


好不容易有機會喘息的成員們面面相覷,他們七個處於一種前所未有的緊繃又驚慌的狀態,尤其是兩個年齡小的alpha,當他們剛才在一瞬間飆升的腎上腺素漸漸降至水平,理智也終於回到他們大腦,朴智旻和田柾國這才驚覺他們居然對閔玧其擺出了攻擊姿態。

這不能怪他們,他們不像一般青年一樣在分化後仍活在學校這種大群體中,有的是機會碰上荷爾蒙造成混亂和衝突,相反地他們一直以來都生活在更加單純的地方,即便是見粉絲也都在有防護措施的前提下進行,所以突然間被閔玧其這種成熟alpha怒意飆漲的信息素波及,他們倆個完全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想反擊的本能。

畢竟alpha本來就是這樣容易產生競爭心和敵意的生物,他們的世界裡,勝者為王,雖然那已經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但這樣竄流在他們血液中的本能可不會輕易隨著時間消逝。



田柾國一鬆懈下來馬上就趴在桌上喘個不停,他能感覺到自己的手掌都已經抖的拿不起筷子了,旁邊朴智旻也一樣好不到哪去,更別提金泰亨整個人都冒了一身冷汗。

好不容易解除警戒的鄭號錫也很慘,他腿軟的坐到地板上,本來還想把頭靠在金南俊在他面前高度剛好的腿上,但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小隊長就這麼剛好的將身體轉了一個方向讓鄭號錫無法動作,已經沒那個力氣去思考了,鄭號錫乾脆整個人放鬆向後倒在地板上,胸口正劇烈的起伏。


「我的天……呀閔玧其你的信息素要人命啊!還好連忙內都成年了不算未成年飲酒,但就算是這樣威士忌也太超過了,啊?不過這樣的瘋狂的經驗哥也還是第一次呢哈哈哈哈哈哈!」

明明也跟大家一樣全身脫力的金碩珍仍扯著嘴皮說些不合時宜的冷笑話,也許是身為大哥的細心,他不想讓氣氛就僵在那裡,就故意說一些像是責備又像在開玩笑的話,雖然沒人有那個心力去附和,可的確讓大家緊張的情緒放鬆不少,甚至笑點低的鄭號錫和金泰亨都悶悶笑了起來。

而清楚意識到自己剛剛究竟是怎麼對哥哥沒禮貌的朴智旻更是起身向閔玧其鞠躬,很正式的說著道歉的話,他一雙眼裡沒了之前的迷糊,清醒了不少卻滿是羞愧。田柾國也站起來做了同樣的動作,只不過依舊滿臉的疑惑,似乎是還沒搞清楚自己做了什麼,但他盯著金南俊看過去的視線一點也沒減少,還一邊嘟囊著南俊哥又沒被影響這樣的話。


對於金碩珍刻意輕描淡寫的帶過剛才幾乎失控的場面,閔玧其只是勉強彎彎嘴角說了句抱歉。

 

「……沒事了,我跟玧其哥也沒事。」最後金南俊淡淡的對大家說,還讓成員們快點吃飯,但他的alpha察覺到他聲音裡的顫抖。

明明是催著大家多吃一點的那個人卻最先放下了筷子,金南俊的碗裡甚至還有半碗飯沒吃完,可他卻說他吃不下了,這讓大家都很擔心,卻又覺得小隊長肯定是被剛才的混亂影響,不舒服也是正常的。

這樣冠冕堂皇的理由讓成員們向著他們腦中的既定印象妥協。


對他們來說,金南俊就是個alpha,一個強大又可靠的隊長,就連空氣中威士忌快要蓋不住的葡萄味飄出了一些都沒讓他們改變想法。

 


只有金碩珍一個人神情微妙卻一言不發的繼續吃著涼透的飯菜。



评论(20)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