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旻南】小心翼翼

被演唱會上的那一幕打中,覺得有愛又心疼,剛好很久沒寫旻南了,明明他們前一陣子閃到爆炸。
旻南有夠可愛,我好想看攻到不行的帥雞米。
※旻南※南俊受
----------------------------------------------------------


朴智旻的脖子很痛。

很痛很痛的那種。
他在飛機上的時候就已經疼的受不了了,一下飛機甚至到了需要人攙扶的地步。
但是他說他沒事,因為金南俊顯然很擔心。

「哥,我真的沒——」
「別說了!」金南俊有些哽咽的打斷朴智旻善意的辯駁,他眼眶濕潤,緊靠著弟弟走在他身邊,盡可能的貼近他,讓他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不要說你沒事,別試著讓我相信這樣的謊言。」
於是朴智旻便安靜的閉上嘴,只是吃力的用眼角餘光不斷偷瞄哥哥的表情。

原來你這麼在乎我嗎?


在舞臺上金南俊不但一面要消化吃力的舞蹈還要不時和粉絲互動,這在平常就已經讓他很難以應付了,但今天尤其如此。
大概是跟他不斷分心到朴智旻身上有關,有好幾次他都差點出錯,好險演唱會最後還是順利的完成了。

通常來說金南俊才是更常讓自己受傷的那個,上次在日本的時候也粗心的傷了腳指頭,但是看見舞台上多了一把突兀的椅子,而他的弟弟明明身體不適卻仍必須強撐起笑容讓表演繼續下去,讓他的心都揪在了一塊。

別假裝你很快樂。金南俊離開了原本排練的路線,繞去朴智旻身邊輕輕捏了他的肩膀。
我也有過那種想和你們一起表演舞台卻不行的無助,所以我懂的,你勉強彎起來的嘴角裡面全都是苦澀。
金南俊看著朴智旻轉頭對他的微笑,心裏五味雜陳。

其實我從沒發現我是這麼的在乎你。


老實說朴智旻並不是金南俊工作室裡的常客,但自從那次直播放出去之後,他就開始找各種理由和藉口去打擾他們隊長一個人獨處的空間。
而金南俊從不會趕他出去,一開始還挺歡迎的,但次數多了以後也就覺得有點困擾,可朴智旻每次都可以在裡面等到金南俊工作完然後和他一起回宿舍。
有時還總強迫他們小隊長提早結束手上的問題,不允許他工作過晚。

金南俊不是不想拒絕朴智旻,而是不會拒絕,尤其是看見弟弟一副討好的樣子時便什麼也說不出口。

自作孽。他心想,每當他想擺出哥哥或是身為隊長的架子時,卻發現這一點用也沒有,反倒是朴智旻要他休息的時候那種沒有笑意的嚴肅模樣更加有威嚇力。
他常常在想像自己那麼注重個人空間的人,怎麼會允許朴智旻這樣亂來,因為就連他疼到不行的金泰亨都不敢在他的工作室裡撒野。

你對我來說,好像真的有點不一樣。


金南俊坐在床邊一面發呆一面胡亂擦著自己的頭髮,最近人才剛從義大利收假回來,一下子就那麼擁擠的行程讓他有點吃不消,但接下來多的是工作在等他,還沒到可以放鬆的時候。

今天飯店朴智旻跟金南俊睡同一間,不過他才從浴室出來就看到這樣一個頭髮變得相當嚇人的小哥哥,他只覺得金南俊呆楞的模樣很可愛,想也沒想的就過去一把抽走了他哥正用來蹂躪自己頭髮的毛巾,然後不顧金南俊的抗議,逕自拿了吹風機就爬到小隊長床上半跪著幫他吹頭髮。

「我頭髮乾的差不多了,我來幫你吹吧,你脖子不舒服。」
聽金南俊這麼說朴智旻只是笑著搖頭,但是又想到這個位置金南俊看不到他的動作,只好回答不用。

「哥很會吹頭髮的,你要相信哥!」
明明知道金南俊這麼說是因為心疼他,朴智旻的臉卻忍不住沉了下來,沒有語調的說著拒絕的話。
我知道你很擅長幫別人吹頭髮,泰亨沒少跟我炫耀過,只是我之前沒有這麼憤怒的感覺。

我很嫉妒,我不想你對別人也那麼好。


隨意撥了撥哥哥終於變得乖順的頭髮,朴智旻發現吹完頭髮的金南俊已經昏昏欲睡,便搖搖他的肩膀,本意是想讓哥哥足夠有意識的自己回位置上躺好,沒想到金南俊直接的向後一躺,可能他是以為自己會倒在柔軟的床上,只是卻忘了朴智旻還在他的身後沒有離開。
於是朴智旻就在這樣一個意外的情況下將金南俊抱入懷裡,他本可以把人安置好然後撒手的,但卻緊緊的摟著金南俊不肯放開。

我真的不想再假裝我並沒有愛上你了。


雖然這麼說很卑鄙,但你能不能只看著我呢。
從喜歡開始吧,喜歡我的話,我會從牽手開始,然後才和你親吻,等到你也愛上我的時候,就毫無保留地向你展示我的感情,讓你知道我對你的愛比起脖子上的這種小傷還要令人窒息和疼痛。

我愛你啊。

朴智旻最終還是放開了金南俊,輕輕的幫他的小哥哥拉上被子後,用氣音說了聲晚安便準備回自己的床上休息,只是他突然頓住了身體,滿臉驚訝。

「睡這吧。」
他聽見金南俊這麼說。
「⋯⋯床很大,我不會壓到你。」

金南俊從頭到尾眼睛沒張開過,只是在棉被裡縮緊身子向旁邊滾了一圈,讓了大半張床鋪出來。
朴智旻則緩緩的爬回床上,動作裡充滿了不確定,因為他分不清楚這究竟是他哥真的這麼要求了,還是只是夢話而已。
掙扎之後,他背對著金南俊躺下,畢竟這對他來說是如此具有吸引力的邀請。

接著朴智旻聽見身後的人動作發出了窸窣的聲音,他還來不及回頭就感覺腰被一雙手給纏上,而金南俊的頭正靠著他的背,身體也緊貼著他。

「怎麼辦呢智旻⋯⋯哥好像喜歡你⋯⋯」金南俊低啞的嗓音裡參雜著難以察覺的哭腔,撩撥著朴智旻脆弱的神經。
於是他抬手緊握住金南俊抱在他腹部的手掌,安撫的用拇指來回的輕撫哥哥漂亮的手背。
「沒事的。」朴智旻沙啞的說,「哥別害怕。」

從牽手開始的第一步,我這算是成功了嗎?


「因為我也喜歡哥。」
我愛你。



评论(22)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