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10)

我今天看索爾看的太開心了,結果晚了一點發文,今天晚上等我的各位真抱歉。

這系列終於也突破了個位數來到第十章了,我最近一直很認真的思考要怎麼結束他,我真的想把94line新坑丟出來,而且我想寫肉但我的肉到底在哪?

別擔心我絕對會把肉生出來才完結的,死都要開車。

※ABO設定,不喜歡記得繞開。

※糖南※南俊受

---------------------------------------------------------


低頭把臉深深埋進臂彎裡,金南俊大口大口的吸氣,明明一滴眼淚也沒流,身體卻顫抖不止,看的旁邊的閔玧其心臟一陣刺痛,他握緊針筒的手差點就將那玻璃管給捏碎。

趕緊把抑制劑放下,alpha用空出的雙手迅速的將他的omega給攬進懷裡,閔玧其嗅出了葡萄味中藏也藏不住的恐懼,心疼的把頭靠在金南俊的肩膀上,聽他不穩的呼吸,輕拍他的背。


「對不起。」閔玧其低低的說。

而金南俊只是讓自己的手穿過alpha的腋下緊摟住他的背,將自己的臉蹭進alpha還散著酒味的頸窩。


其實面對這種尷尬的局面,閔玧其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只是對於omega的無助感到心碎,他仰頭靠在牆上,咬緊了牙關,耐心的讓手掌順著omega的背部輕撫,他知道金南俊埋在自己身上的姿勢肯定很不舒服,因為身高的關係,他的omega甚至得稍微彎起身體,用這樣彆扭的動作才能依靠在他身上。

雖然口口聲聲用那麼帥氣的樣子說了要保護他,但是光被金碩珍警告了那麼一番他都無法反駁,真是個窩囊的alpha不是嗎?


「南俊啊,哥……」閔玧其勾著金南俊的下巴讓他抬起頭來,所有想說的辯解和安撫的語言卻都在看見omega害怕的雙眼時全部消失,讓他只能皺緊眉頭,無力的開口:「是哥的錯,都是我太沒用了。」

我還是沒辦法輕易的說出我愛你,因為這三個字包含了太多,太多幸福,太多將要面臨的痛苦,我寧願只有我一個人承受這一切也不想讓你難過,但現實總讓人難堪,你才是肩負了更多的那一個,而我們總在你給的保護傘下安逸,我知道你一直都獨自堅強,承擔了一切卻不肯鬆口說出你的疲憊。

我想改變現況卻無能為力,好像非得陷入這種境地人才會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弱小。



「哥別總是向我道歉,你明明一點錯也沒有。」金南俊柔聲說,他伸手握住閔玧其捧著他臉的那隻手,抓下來緊握在胸前。

錯的人是我,是我讓這一切變的如此不堪。


「是碩珍哥對嗎,這哥哥怎麼會有這個東西呢……不管了,動手吧玧其哥。」他低嘆,扯著一抹苦笑,撿起地上的抑制劑塞回閔玧其手裡,然後偏頭露出自己的脖子,就像他剛才要讓alpha標記時那樣,只不過更加的絕望。

閔玧其覺得喉嚨乾的不行,他看金南俊因為妥協而染上悲傷的側臉,不自覺的將視線轉向不久前他才狠狠咬上一口的地方。

alpha抬手稍微將omega的領子往旁邊扯開一些,讓完整的牙印清晰的露出來,佔滿他的視線,這畫面過度的刺激,以至於他整個思緒都變的亂糟糟的,大腦幾乎成了一攤水。

這是我的人,我的omega,這是我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跡。


閔玧其眼紅的將弟弟的衣領拉回原位甚至包得更緊,他有些生氣的說:「不用在這個位置也沒關係,一下打在這裡你會受不了的。」

說著他便將金南俊的手給抓起來,將針管抵在他手腕清晰可見的靜脈上。


金南俊緊張的看著鋒利的針頭就要戳進自己的皮膚裡,他知道這管子裡的液體是什麼東西,也知道這一旦進入了自己的血液裡,不用多久就會順著流進心臟,強制的抑制他第二性徵的信息素還有賀爾蒙。

這款抑制劑比口服的藥丸和噴霧都要有效,基本上一般的藥局並沒有在販售,只有經由醫院證明檢驗過的omega才能購買,因為這藥效太強,逼不得以是不會隨便開的,天知道他們大哥是靠什麼關係才拿到這東西。


「哥?」

金南俊見閔玧其遲遲沒有下去的動作不由得出聲催促,而他哥只是語氣生硬的問他:「南俊,你如果不想用這個,沒人會逼你……你知道這有風險。」


啊,這就對了,風險、副作用。

金南俊終於想起這款抑制劑不能在市面上販售的主要原因,這藥劑說穿了就像是加強的止痛藥一樣傷身體,不僅能讓一切信息素都消失,還能夠拖延omega的發情期。

但也僅僅只是拖延而已。

這不是仙丹,除非把腺體整個摘除,否則發情期不可能就這樣消失,所謂的拖延不只是時間上的,還有強度和嚴重性的層面,這就是這個抑制劑最危險的地方,因為一旦藥效過去了,發情期便會來的比上一次更加兇猛嚴重,要是多次連續的使用藥劑,那麼嚴重性更是可想而知的,他可能會無法服藥或是靠自己度過發情期,這將讓他的身分有了更高的曝光風險。


可眼下他還能怎麼辦呢?

他明天還必須去工作室,甚至有個會要開,總不能要他帶著這一身爛熟甜膩的葡萄味去見方PD,那會讓他跟閔玧其都毀於一旦。


「謝謝你……玧其哥。」金南俊的聲音不自覺變得溫柔,低沉好聽的嗓音輕輕滑過閔玧其的耳膜卻讓他覺得刺耳。

「請你動手吧。」


alpha的眼神完全黯淡下去,他點頭低聲回了一個好,努力讓自己的手不要顫抖,如此一來才能夠安全的完成這一切,只是即便做足了心理準備,當看見針頭戳進金南俊的手腕裡時,閔玧其的內心其實是在尖叫的。

尖叫著要自己停止這一切,本能怎麼會允許他變相的用這種方式傷害他的omega,傷害他愛的那個人。

他的心就像被狠狠的撕碎了一樣,疼的失去知覺。


而被施打藥劑本身的金南俊更不好受,他本來並沒有那麼怕痛的,大大小小的傷他都受過,平常又是粗手粗腳的人,身上總帶著幾個瘀青,心臟還開過刀了,但他沒想到這會這麼痛,或許不是知覺上的,而是心理作用、或著說是本能在作祟。

他的身體在排斥這個藥劑,儘管如此,液體還是進到了他的身體裡,血管中冰涼的感覺讓他渾身不對勁,牙齒都在打顫了。



大概是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去做這件事,閔玧其粗魯的扔開已經淨空的針管,用力地按著金南俊手腕上正在冒血的針孔,另一隻手則把人緊緊抱住,姿勢彆扭的連他都不舒服了,更別提長手長腳卻得把自己縮起來的金南俊,但是眼下的狀況他實在沒辦法有什麼讓人舒服的方案了,腦子只剩下要讓兩個人貼在一起的想法。

一個alpha並不會在他的omega脆弱時離開他的身邊。

絕不。

 

「哥、哥……」金南俊低呼,儘管一隻手被高舉著抓住,他還是艱難地將半個身子都靠在他的alpha身上,不可思議的痛覺沒有隨著時間消失,反而蔓延到他的全身,讓他難受的喊著:「好痛……太痛了,哥我好痛,玧其哥這太疼了……」

聽見弟弟幾乎可以說是已經哭出來的聲音,閔玧其的手臂因為用力都冒出了青筋,金南俊痛,他也很痛,天知道他有多希望這種感覺可以只讓他承擔。

這都要怪這死的抑制劑。


Omega疼得更加縮起身體,除了被抓住的那隻手,他整個人都捲了起來,低著頭靠在alpha的肩膀上,簡直控制不住自己的聲音。

「沒事,是哥不好,哥不該給你打這個,哥沒想到你會這麼痛,都是哥的錯。」閔玧其出聲安撫,他偏頭親了親金南俊的髮絲,自責的言語裡淨是著急。


接下來半個小時裡的情況只是變得更糟,金南俊到後來已經痛到幾乎失去意識,只剩下身體本能的因為疼痛而顫抖,而閔玧其在確認針孔已經停止流血後便緊緊地將人給抱住,他們狼狽地坐在地板上,就在床旁邊,但那名alpha甚至沒力氣將人給搬上去,除了將人摟的更緊之外,他無計可施。

要是能將人揉進自己的身體,閔玧其肯定早就這麼做了,看見金南俊這麼痛苦的模樣,他甚至希望兩個人的身分能對調過來,他可以為了金南俊做omega,這沒什麼關係的,只要能讓他停止這該死的痛苦要自己怎樣都好!


他不斷在心裡咒罵給他這管藥劑的金碩珍,居然沒告訴自己所謂的副作用除了金南俊知道的那些,這痛覺居然會延續這麼久。

該死,他最好能拖住金泰亨讓他晚點回房間,否則他們倆都要惹上麻煩了。


评论(22)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