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甜夢】Bingsman

RUN BTS 26的腦洞,早想寫了,昨天晚上才飆出來,想寫長篇但是我可能會死所以算了。

任務裏我們國哥實在是太帥,忍不住腦補很帥的特工跟他的後勤美麗的故事,在寫的時候猶豫了一下要不要借用kingsman裡圓桌武士的代號,但想說這樣有點突兀,就用了成員們自己的英文了。

※大概是kingsman AU,沒頭也沒尾,自己寫著爽的。

※甜夢,國南※南俊受

------------------------------------------------------------


『前面走廊右轉後有兩個敵人……你直走然後搭電梯下去,樓梯裡有伏兵,搭到二樓跳窗離開,外面有遮雨棚你不會受傷,下去之後在街口轉角處會有車子接應你。』


「收到。」推了推臉上的黑框眼鏡,一名穿著西裝的男子緊貼著牆壁,藉著玻璃的反光找到敵人的位置,他直接探出手朝右方走廊開槍,在聽見敵人應聲倒下的聲音才拐過去快步通過,他小心地讓擦好的皮鞋避開地上的血跡,嘴角噙著一抹得意的笑,在這種情況下還能有閒情逸致能開口聊天。

他摸了下鏡框說:「啊南俊哥,這任務太輕鬆了,下次讓我做點別的嘛。」


『我說過工作中不准叫我的本名吧JK,希望你注意一點。』男子的耳機裡傳出了低啞好聽的男音,只是語氣頗為不耐,『既然你覺得這樣奪取資料的工作太輕鬆,不然下次你代替Jin去一趟阿拉伯吧,他已經在向我抱怨臥底時必須戴上的假鬍子毀了他的帥臉了,恩……還是你想幫V去出蜜糖任務?上頭不只一次這樣建議我了,他們很稱讚你的能力跟臉蛋呢。』

男子扁扁嘴,將原本上翹好看的嘴角給拉平,他一邊按下電梯一邊委屈的嘟囔:「Rapmon哥你怎麼都不稱讚稱讚我呢,我表現得不好嗎?」


『……JK,我是你的後勤,不是你的擁護者或是飼主,協助你執行任務和保護你不受傷害才是我的工作,而稱讚你並非我的責任範圍,若你想像你的訓練犬一樣得到主人的關愛,請另找他人。』


「什麼嘛,真冷淡。」男子語調驟降,臉上的表情已不見剛才的輕鬆愜意,他走進電梯裡,雙手抱胸的靠在身後的玻璃上,面無表情的直盯著角落裡的那部攝影機,眼眸裡一片冰冷,看的人在螢幕另一端的金南俊一陣不舒服。

他修長好看的手指一刻不停的在鍵盤上移動,為的是確保他的特工不會在到達該去的樓層前被按開電梯直接攻擊,他面前敞開的大螢幕上同時擠了好幾個小視窗,有各個樓層和房間的,而其中最醒目的那個視窗裡頭便是電梯裡那名穿著三件套黑西裝的男人,那個男人一雙漂亮的眼睛此時正銳利的隔著螢幕緊盯著金南俊不放,讓金南俊不自在的抿著唇把眉頭都皺起來了。


那個人明明知道自己會透過攝影機看著他,卻還是故意這樣做了。

脾氣還真是夠壞的。

 

從鼻子發出哼的一聲,他準確順利的讓那部電梯停在了二樓,只見那個男人慢吞吞的從裡頭走出來,還一點危機感也沒有的不斷在整理自己在戰鬥時弄亂的西裝。

「JK!」金南俊忍不住驚呼了一聲,他的手指比剛才還要更快速的在操作機器,雙眼死盯著螢幕角落上的那個視窗,並將它拉出來放大,果不其然的發現原本埋伏在各個樓層的敵人都隨著電梯的移動跟了過來,眼看距離最近的一組敵人正在向男子逼近,而那個人卻還是一副面色不善的模樣,這讓他忍不住拔高了聲音警告著:「後方樓梯就要下來一組敵人,有五個,你必須加快腳步,他們手上都有槍,要是不能在他們到之前離開你就必須正面碰上他們,而這走廊裡完全沒有遮蔽物,JK?JK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男人因為金南俊不自覺放大的音量而做了一個摀耳朵的動作,他左顧右盼的尋找離他最近的一部攝影機,然後對著鏡頭敷衍的彎彎嘴角說:「收到了,碰就碰上吧,我應付得來。」

金南俊因為男人顯然是故意激怒他的舉動而變得暴躁,他對著麥克風逐字逐句地說的清楚:「你給我聽好了JK,我沒有在跟你說笑,我也知道你的能力很好,對付五個小角色不成問題,但嚴重的是其他分布在各層樓的人會在這段你給他們的時間裡全部蜂擁而至,然後包圍你,讓你走也走不了……JK,他們裡頭不全都是沒能力的傢伙,幾個菁英的能力並不亞於你多少,你聽到了嗎?我要你照著我給你的路線走,立刻!用最快的速度跳下窗戶,下面的人群會讓他們的槍無法瞄準你。」


在金南俊說話的期間,他從螢幕上看見幾名敵人已經在朝他的特工逼近,只要再轉一個彎他們就會碰面,到時候肯定免不了一陣打鬥。

而人就在現場的男子當然也聽見了繁亂的腳步聲就在他身後不遠處,只是從他臉上絲毫看不見慌張,男子踱步到金南俊所說的那扇窗邊,將視線往下一撇,果然如他的後勤所說那般有個可以讓他安全跳下去的路線,但他並沒有馬上動作,而是藉著玻璃開始整理儀容,他先是抬手撥了撥額前凌亂的頭髮,又左右看了一下自己英俊的臉蛋,接著對玻璃上的自己露出一個滿意帥氣的微笑。


『JK!你鬧夠了沒有!敵人──』

「就快到了,我知道。」聳聳肩顯然是一點都不緊張的男人終於推開了窗戶,只不過他並未如金南俊希望的那般行動,而是轉身坐在了窗緣,翹起腳,將他一雙好看的腿交疊在一起,還紳士的把雙手輕放在自己的膝頭。

『……你沒必要這樣惹怒我。』另一頭金南俊壓抑的說著,他雙手緊握成拳的放在桌上,到了這個地步,已經沒有他可以幫得上忙、或者說是可以改變的地方了,一切都得由特工自己看著辦。


「聽哥的聲音好像很緊張啊……」男人微微翹起嘴角,他的手又再次摸上了鏡框,骨感的手指像是在輕撫戀人那便繾綣溫柔,他語氣裡帶著掩藏不住的笑意問道:「你是在擔心我嗎?是嗎?」

『你!』

「回答我,說是的話,我就照rapmon哥說的去做喔。」他刻意壓低了嗓子,明知道這樣子傳進另一個人耳機裡的聲音會變得怎樣曖昧,卻忍不住這樣的惡趣味,還特別捲上了舌頭將R的發音說的黏糊,為的只是讓看不見的那個人被撩撥的想發脾氣卻不行。


金南俊激動的差點把桌上的馬克杯給打翻,他眼看敵人已經來到走廊上了,只得順著男人的意思回答:「……是,是!我在擔心你,這樣行了嗎?你這個臭小子還不快跳!」

「我跳下去的話,哥你會稱讚我嗎?說我很聽話。」男人笑彎了他好看的大眼,眼看敵人已經來到走廊的另一頭還舉起了槍,他卻仍舊沒有一絲慌亂的模樣在說這些莫名的話。

『田柾國!』

「哈哈哈哈。」被點名的男人大笑著起身,他看著不遠處那些對準他的槍管挑了挑眉,然後在槍聲響起的同時動作俐落地跳出窗外,驚險的時間差讓螢幕前的金南俊一顆心都懸到了嗓子眼,他的手再次靈巧的在鍵盤上跳耀了起來,一一拉出街上的攝影鏡頭,直到確認他的特務已經安全的進到了車子裡並無人追擊後才放心下來。


「該死。」金南俊低罵著關上螢幕,他揉著隱隱抽痛的太陽穴向後靠在椅背上,疲憊的像是剛剛處理完拯救世界的危機,而非這種本可以配著咖啡便輕鬆解決的小任務。



沒過多久,他身後的門沒被人敲響便被無禮的打開,但說真的,金南俊一點也不驚訝。

「你最好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JK,我真的不想對著我的特工大吼大叫。」說話的時候他甚至沒轉過身,明白的表達著他的不滿。

「我會給你一個解釋的,不過你得先完成和我的約定。」

突然金南俊感覺自己在旋轉,他的椅子被人硬是轉了過去,只見犯人笑咪咪地望著他,身上西裝整齊體面的不像是剛剛完成任務,反而像是隨時都能夠去赴宴會。


「稱讚我吧哥。」田柾國在金南俊一臉疑惑的注視下在他身前半跪了下來,他的手就放到了金南俊腿上,不重不輕的捏了一下,在感覺那人緊張的向後縮了一下之後滿意的說:「我們說好的不是嗎?」

「……什麼東西,你真的是──戲弄我你就這麼喜歡嗎?想看我出糗的模樣?還是說你就這麼想當條狗!」

面對發怒的金南俊,田柾國顯得更加從容,他伸長了手輕撫那人的臉頰,揚起嘴角溫柔的說:「別氣啊,我只是、想得到心上人的稱讚,如此而已。」


金南俊愣了一下,他又氣又惱,臉紅的想把田柾國推開,不過動作和武力明顯跟他不在一個層次的特工怎麼會讓他如願呢。

田柾國抓住金南俊椅子的扶手站起身,他微微彎腰,踰矩的將嘴唇貼在了後勤已經泛紅的耳朵旁,柔聲說:「我現在在告白啊,哥就別再逃了,還是說……」


「非得我叫你一聲主人不可呢,嗯?我親愛的南俊哥。」

沒記錯的,金南俊是喜歡狗的。想到這田柾國便學著犬類討好人那樣張嘴一口咬上了金南俊露出的側頸,然後又伸出舌頭輕舔了同一處。


「我說過吧,我只是想要哥稱讚我而已。」


看他的後勤哥哥臉紅害羞的說不出話的模樣,比起犬類,田柾國笑的更像隻偷腥的貓。


评论(1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