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雀獺】初次見面

最近大輝染了紫色,雖然我沒有太大的想法,但是就覺得這顏色很傷頭皮啊。
看照片還是覺得雀獺兄弟有夠可愛。

今天回歸,更文又是沒頭沒尾的腦洞。
--------------------------------------------------

好癢。
李大輝忍不住了伸手抓了抓他的頭皮,刺癢的感覺卻揮之不去,反而在他停下動作之後更加劇烈。

最近為了新專輯的回歸他染了一頭亮眼的紫髮,有別於他之前一直以來的黑髮或是相對保守的棕髮,這讓他的外型有些變動。
雖然照片釋出之後的迴響大多是好的,粉絲們都挺喜歡他的小改變,還有人說他變的更好看了些。

李大輝自己是不覺得有什麼啦,只是那時候在討論造型的時候感覺很新奇,於是二話不說就答應了這個提議,但現在看來是他太衝動了點。
因為新奇的感覺很快就過去了,然而他染髮後頭皮卻變得敏感了起來,在剛染完的時候最劇烈,頭皮刺麻的讓他幾個晚上都沒睡好了,翻來覆去就是不舒服,常常隔天帶著大大的黑眼圈出門趕行程,為此還被尹智聖跟經紀人關心了好久。


「嘖。」李大輝現在簡直想發脾氣了,剛在化妝的時候明明還好好的,怎麼又突然癢起來了,偏偏頭髮的造型已經做好,要是現在弄亂肯定會被罵。
他握緊雙手,修剪整齊的指甲擠壓的他的掌心有些疼痛,但不這麼轉移注意力他真的會瘋掉。

好不容易才勉強在攝影師的鏡頭對上他時扯開笑臉,也不管看起來自不自然,反正到了後來李大輝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撐下來的,只聽見工作人員拍手說辛苦了的聲音,這才驚覺今天的拍攝已經結束。

他跟在朴佑鎮身後走著,一邊鞠躬和所有人道謝,一邊焦急的想趕快離開這裡,在這樣無法專注的情況下,他沒注意到前面的哥哥已經停下腳步等著要上保母車了,就這樣一頭撞在朴佑鎮的背後,害那哥往前踉蹌了一步還差點跌倒。

「哇嚇死我。」朴佑鎮穩住身體,回過頭來卻發現李大輝神色古怪的摀著自己的額頭,他還擔心的以為弟弟撞痛了頭,趕緊轉身攬過李大輝的肩膀,拉開他的手要幫他看看撞到的地方嚴不嚴重。
「沒怎樣啊⋯⋯大輝啊,還疼嗎?」朴佑鎮看弟弟明明沒受傷卻一臉難受,他不知所措的嘟囔著,手也一刻沒停的在李大輝額頭上揉揉,直到被弟弟抓下來緊握住。

「我不會痛啦哥。」李大輝搖搖頭表示自己沒事,趕緊把朴佑鎮拉上車,他們走到了最後面,並肩而坐。
面對最親近的哥哥朝他投來擔憂的眼神,李大輝實在沒辦法不去傾訴,他扁扁嘴難受的把臉都皺了起來,撲進朴佑鎮的懷裡,悶悶的跟他抱怨這幾天以來染髮後對他造成的影響。

朴佑鎮安靜聽了好一會兒,他本來放在弟弟頭上輕撫的手轉而伸進了那些好看的紫色髮絲中,手指在弟弟感到不適的頭皮上輕輕按摩。


一開始李大輝其實有點彆扭,畢竟不管是誰把手這樣伸到你的頭髮裡都有點奇怪,而且他還不是剛洗完澡,總覺得自己不夠乾淨。
本來是想拒絕哥哥這種對他體貼的舉動的,但是朴佑鎮另一隻手卻放在他腰上緊緊按著他,讓他想坐直身體都不行,李大輝只能就這樣任由哥哥幫他按摩,甚至一會兒後整個人都趴在朴佑鎮身上,舒服的把眼睛都瞇了起來,哪還有剛剛不自在的感覺。

「好點沒?」
李大輝已經半夢半醒的在打著瞌睡,突然聽見哥哥這麼問也只是哼哼兩聲算是答覆。

朴佑鎮微微彎起嘴角,見弟弟迷糊到都快從他身上滑下去了,才趕緊伸手把人圈在懷裡,還調整了自己的坐姿就為了讓李大輝能睡的舒服些。
他抬手輕撫弟弟的頭髮,看那漂亮的紫色在自己掌心散開的模樣,只是忍不住心疼的低下頭,將下巴靠在弟弟頭上輕蹭了一下。


「唉。」朴佑鎮輕輕的嘆息,就怕稍微大聲一點便會將懷中的人吵醒。
雖然染紫髮的弟弟真的很好看,但其實朴佑鎮最喜歡的還是李大輝原來的樣子。

就是他們初次見面時,李大輝害羞青澀的那種乾淨的模樣。


朴佑鎮最後再看了弟弟疲憊的睡臉一眼,接著便將視線轉向窗外,面無表情的看了一路風景,卻除了玻璃倒影上的李大輝,什麼也沒看進去。


评论(23)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