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未曾改變

紀念一下13號金南俊改名字了,我稱不上難過,就是有種「啊…時候到啦」的感嘆,其實早就感覺的到這個意圖,只不過沒想到會這麼正式的發表聲明,所以小小的驚訝了一下。

喜歡的是那個人,老實說叫甚麼都無所謂,名字當然有他的意義,而他選擇更改名字也是有意義的,既然他這麼決定,我就為他開心。

趁機寫寫老夫老妻的糖南,點文會慢慢還的。

※糖南※南俊受

--------------------------------------------------------------


我一定得第一個讓他知道。


這個想法在金南俊剛有了改名的打算時便隨之而來,這意味著他必須先於任何人之前告訴那哥哥這個消息。

只是金南俊在自己的工作室裡,除了煩惱之外什麼也沒做的待了大半天之後,終於在時間的催促下起身,跨著比任何時候都還要沉重的步伐來到了Genius Lab 門口。


緊盯著那顆黑色的門鈴不放,金南俊已經伸手了但就是按不下去,雖然說知道密碼,但現在他可沒那個勇氣直接闖進去,畢竟閔玧其是他們rapper line 裡唯一在工作室裝鎖的人,這不是沒有原因的。

金南俊摀住自己糾結在一起的臉,在哥哥門口奇怪的扭著身子好一會就是不肯按門鈴。

徘徊在人家工作室前面不知道多久了,他原本的信心滿滿被消磨的一點也不剩,滿腦子都是負面的令人恐慌的想法,這對現在的狀況來說一點幫助也沒有。


還是晚點再說吧。

就這樣逃避的想著,金南俊轉身想躲回自己的工作室去,但一聲清脆的開鎖聲讓他整個人僵在了原地,身後還悠悠傳來了那哥特別的嗓音,沙啞又充滿磁性的叫著他的另一個名字。

「Rapmon啊。」

只不過快要不再是了。


在金南俊的印象中,大多時候閔玧其都是習慣叫著他的本名,總是「南俊啊、南俊啊」這樣好聽的喊著他,只有在鏡頭前面,或是偶爾的脫口而出才會叫他rapmon。

剛出道時那哥還會生硬的叫他rap monster ,但是在他們幾個漸漸的為人所知後,這名字就不太常從他哥的嘴裡被喊出來。


不像弟弟們一口一個rapmon哥叫的順口,在鏡頭前幾乎少喊他的本名,閔玧其倒是時常開口就是南俊兩個字,叫錯也不自知,以前經紀人老是提醒這哥要喊自己叫rap monster,說這樣其他人才會記得這名字,說到了外頭南俊這樣親密的稱呼就得改口,但講真的,閔玧其才沒在管這個。

不過老是被人叫到一邊去叮嚀這種他認為不重要的小事,閔玧其實在是厭煩的不得了,後來也就順著公司的意思去做,rap monster 這名字喊的多了便沒了一開始的不自然。


只是那始終都沒有他喊「南俊啊」時聽了順耳,至少金南俊自己是這麼認為的,也許是因為那哥在叫他的名字的時候總用一種好聽的腔調才會讓他有這種錯覺吧。

這和他們大哥叫他rapmonni或是南俊尼那種拖長了語尾的甜嗓音不同,閔玧其只是單純喊著他聽了24年的名字,卻讓南俊兩個字變得如此不同,當自己的名字在他哥嘴裡成了另一種悅耳的聲音,每每都讓金南俊不自覺地想要彎起嘴角,陷下去的酒窩想藏也藏不了。


不過說起來,鄭號錫才是他們之中最常用本名叫他的人,或許是因為同歲的關係,那親故總是南俊南俊的開心的喊著,有時候在節目上當然也會刻意改口叫他rap monster ,但是不管金南俊的名字為何,鄭號錫在呼喊他時總是自然的沒有一絲彆扭,從一開始就是了,好像他說出來的每個音節都可以變成金南俊,好像不論金南俊叫什麼他都是在呼喚他。

親故啊,鄭號錫就是這麼樣一個讓金南俊感到心安的存在。


但是說也奇怪,他的三個弟弟似乎完全沒有稱呼上的問題,出道前總是開口閉口一個南俊哥,出道後居然在鏡頭前幾乎一次沒叫錯的老喊著rapmon哥,轉變的速度太快,快到金南俊都為此驚訝過。

然而出道四年了,不知道是過於放鬆還是因為沒有人限制他們,最近金南俊老能聽到他們在錄製時喊自己南俊哥,雖然說這也不是什麼大事,畢竟他也是比起藝名更習慣叫弟弟們的本名,會注意到這些也是因為他最近對名字這東西有點敏感罷了。


金南俊一度為自己的另一個名字感到驕傲,在年少還未經過太多磨練的那個時期,在他還摸不透未來,在前往所謂夢想的路途中跌跌撞撞的時候,他是真的很喜歡那個名字。

rap monster。

這兩個字裡面有著他那時的所有理想和希望,雖然聽起來狂妄,但是對他來說卻那麼的真實,這個名字有的是他再也找不回的、那種難能可貴的最初。

而如今這稱呼對他來說已經承載了太多太多的情感和限制,多的讓他感到負擔,重的讓他無法帶著這些東西前進。


他長大了。

至少金南俊自己是這麼認為的,所以他認為他該有所取捨,既然這個名字開始讓他和自己、還有想要呈現的音樂產生了距離,那麼是時候該做出一些改變,這無關好或不好,單單只是他覺得有必要,於是他這麼做了。

但是改變總讓人不安,似乎只需要一點點的不確定就足以去瓦解全部的信心。

所以金南俊需要意見,應該是說⋯⋯他需要某些人的認同和理解,可是那個某些人其實就只有一個,因為那個人的一句話足以動搖金南俊的所有。

 


「Rapmon啊⋯⋯哥看你站門口很久了,怎麼不進來?」


被人出聲叫住,本來就要落荒而逃的金南俊只得停下腳步,他緩緩轉過身,滿臉心虛,僵硬的扯開嘴角,像個做錯事被捉個正著的孩子。

他對上哥哥朝他投來打量的眼神,一面悄悄後退,一面討好的喊了聲:「玧其哥⋯⋯」

閔玧其剛開門的手還扒在門框上,他站姿慵懶,眯起眼睛一臉好笑的看著弟弟慌張的模樣。

「嗯?想逃?」

聽他哥語氣輕挑,明顯在嘲笑他口吻,金南俊只好硬著頭皮反駁:「才沒有。」

弟弟這明顯是嘴硬的回覆讓閔玧其挑起眉毛,覺得這樣的金南俊很有趣,他彎起嘴角,朝弟弟勾勾手指,笑著說:「是嗎,那就進來啊,哥有空。」

金南俊愣了一下,閔玧其那種顯然是在盤算著什麼的表情讓他反射性的想逃開,只不過他猶豫了一會,那哥便不耐煩的嘖聲,嚇的金南俊趕緊跨大步走來哥哥面前,不自覺緊張的揪著自己的手指。


閔玧其看他這樣也是無奈,乾脆伸手一抓便把人拉進了房裡,他把金南俊按在自己的椅子上,而自己則撐著扶手把人圍住,微微彎下腰,笑著不斷逼近弟弟的個人空間中。

「說吧。」閔玧其輕輕開口,他抬手輕捏金南俊逐漸消去的臉頰肉,「想和哥說什麼?」

金南俊眨眨眼,面對哥哥這麼直接的詢問更加不知所措了起來,他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才好,雖然也不是那麼難以啟齒的事情,只不過金南俊有點膽怯,他害怕會在閔玧其眼裡看見不贊同。


這哥一直以來都是他身邊最親密的那個人,陪他一路走來經歷了那麼多,閔玧其三個字甚至比他需要放下的那個名字還要沉重,是他會好好放在心底一輩子的名字。

金南俊喜歡稱呼閔玧其的本名更甚這哥的其他藝名,閔玧其也是,所以在最開始必須在鏡頭前喊著那些他們還不夠熟悉的字眼時,他們都曾為此困擾過,但他們學著習慣,習慣在喊著任何稱呼時都想著彼此,這樣一來很快就會適應改變。


這次也會嗎、你這次也會接受我的改變對嗎?

金南俊繃直了嘴角,眼簾低垂著不敢對上閔玧其的視線,即便感覺到他哥呼出的氣息就打在他的臉上,也不願移開自己盯著膝蓋的眼睛那怕一秒。


弟弟不肯說話閔玧其倒也不急,他清楚像金南俊這種急性子又腦筋動的快的人,如果是有什麼小事老早就劈哩趴啦的對他說一大堆了,但是這種猶豫不決的小隊長說實在也不少見,尤其是當他獨自承受著一個人的壓力時,他便開始更加謹慎自己所說的話,好像非得把每個用詞都思考到細緻才肯說出來。

閔玧其認為這是一種成長,在有點為自己弟弟驕傲的同時,也心疼他。



只是當金南俊終於肯開口,聲音卻是驚人的嘶啞,他說:「是關於名字的……是關於我想改名的這件事情,我想、我想先跟哥說一聲……」

他不安的抬眼看了下哥哥的表情,而閔玧其給了他一個眼神讓他繼續下去。

這個小小的動作讓金南俊之後說述的聲音變的穩定了些,但他緊握成拳的手就那樣乖順的放在膝蓋上,閔玧其知道他緊張,便靜靜的聽著,他不再用那種壓迫人的方式困著金南俊,而是在弟弟面前緩緩蹲下,讓視線由下而上的注視著金南俊,不想給他帶來任何一點壓力。

輕握住弟弟的手,閔玧其想讓他感受到自己的陪伴。


「哥……哥覺得呢?」

面對弟弟顯然缺乏自信的提問,閔玧其微微彎起嘴角,眼神也跟著變得溫柔,他招招手意示金南俊稍微彎下腰,而小隊長也照做了,於是閔玧其伸手勾著金南俊的脖子,將他的頭給壓下來抵上自己的,看金南俊受到驚嚇晃動不安的眼神,閔玧其只是笑著低喊了聲:「南俊啊……」

金南俊身體微微震了一下,但他咬緊下唇什麼也沒說。

於是閔玧其便一聲又一聲的輕喊他的名字,好像怎麼也喊不夠似的,用好聽的聲音將那兩個字傾吐在空氣裡,一次次震盪著金南俊的耳膜。


「有什麼關係,名字不過就是個代號,你還是我熟悉的那個人,你還是你……你還在這裡、跟我在一起,這就夠了。」


金南俊喜歡他哥的聲音,那並不是因為菸酒嗓撩人的魅力,而是對金南俊來說,閔玧其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有著特別的魔力,能夠讓他浮躁喧囂的那顆心安定下來,猶如找到歸屬。

而現在他又再一次為了這個聲音,模糊了視線。


评论(10)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