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11)

最近官方的照片狠狠地抓住了我的心,只是為什麼全世界的周邊都只能出年曆或是記事本這種我根本用不到而且已經買了的東西,捶心肝。

他們到美國的機場照美成仙,金南俊的藍灰色太棒,跟金泰亨站在一起的畫面我真的可以。

※ABO設定,不接受記得繞開

※糖南※南俊受

-------------------------------------------------------------


金碩珍坐在沙發最邊上,放空的盯著地板上兩個忙內繼續他們之前還沒結束的遊戲。

剛剛把閔玧其趕去安撫金南俊的時候就已經耗盡了他所有力氣,只不過還沒到能鬆懈下來的時候,因為金碩珍必須將金泰亨看好,不能那麼快就讓他回房間,而且越久越好,他知道閔玧其有很多問題要處理。

真的很慶幸鄭號錫跟朴智旻都回自己房裡去了,不然他可沒那個心力去顧這兩個alpha。


他剛拿給閔玧其的那管試劑很有名,但有名在哪,老實說金碩珍也不是很明白,只知道這抑制劑很有效而已,可是許多的omega卻都不願意施打,這點讓他很不安,這個藥劑之所以會被收在櫃子深處,是因為他只將此當成了下下策,是那時候在田柾國分化前,金碩珍無意間從他們忙內身上聞到了甜味,一時太緊張了才會千方百計的託人將這東西拿到手,可誰知道田柾國就只是個有香草味的alpha,跟他當初的猜測完全不同。


這味道會騙人啊。

可忙內身上那種甜味跟現在依舊繞在他鼻尖的那股葡萄發酵後爛熟的味道完全不同,簡直是天差地別。


雖然剛才整屋子都被閔玧其強勢的信息素的壟罩,但因為金南俊人就坐在他旁邊,金碩珍鼻子這麼靈,絕對不可能沒嗅出omega的香味,他不太會形容那種感覺,老實說,雖然他是一個beta,可在聞到金南俊的信息素時,第一時間閃過他腦海的念頭居然是「我要將他藏起來」,這種充滿保護欲的想法。

怪不得這幾天隊裡的alpha心情都如此浮躁,他現在才反應過來,原來是他們身邊有個omega要分化,而田柾國的信息素更是因此管都管不住,跟個水龍頭一樣傾瀉著他無處發洩的費洛蒙。


南俊是個omega啊。

金碩珍輕嘆,他無力的癱在沙發上,根本不管兩個玩的正高興的弟弟正在對彼此叫囂的舉動,只覺得自己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靈都疲憊的不行。

他也不是沒懷疑過金南俊的第二性別被人動過手腳,但不論他再怎麼觀察,他們小隊長愣是沒讓他聞過一點味道,所以金碩珍最離譜的猜測也不過就是將金南俊認作beta罷了,誰能想到他居然是個未分化的孩子呢?

而金南俊現在已經是omega的這個事實,讓他光想到都覺得臉紅。


平常跟一群男孩子粗魯打鬧慣了,金碩珍還真不知道他之後該怎麼去面對他的這個弟弟,更紳士一點嗎?其實他一直以來都對金南俊非常好,體貼他更甚其他的成員,一方面是因為他自己的私心,一方面也是因為金南俊跟他本來就屬於比較親近的關係。

還是應該更保護一點?金碩珍不禁為自己這個想法而嗤笑了一聲,嘲諷意味的,對他自己。

金碩珍又不是瞎了,怎麼會看不出來閔玧其的心思,雖然他的兩個弟弟之間好像還沒說開,但一直以來閔玧其對金南俊的保護欲簡直高到一個不可思議,不敢置信的是沒有除了他以外的人看出端倪。


因為一個強大的alpha哪會需要被另一個alpha保護呢,這事情本身就讓人難以信服。


會這麼想的人真是愚蠢的令人同情。

金碩珍無言的笑了。


 

「啊!哥你作弊!」田柾國大聲的嚷嚷,他因為輸了遊戲而洩氣般地向後癱倒在地板上,在他旁邊的金泰亨則一臉滿意的彎著嘴角,要笑不笑的樣子讓人火大。

「好了。」金泰亨不顧弟弟的抗議關掉遊戲,站起來伸了一個懶腰,還裝模作用的拍了拍自己褲子上並不存在的灰塵,他轉頭對後面的大哥眨眨眼睛,問說:「哥不休息嗎?我要回房間了。」


金碩珍這才從自己的思緒中被驚醒,他望向還盯著他的金泰亨,一時有點錯愕,腦筋也是一片空白,只能乾巴巴的說:「泰、泰亨啊……」

「嗯?」

「……你沒有什麼要跟哥說的嗎?哥現在有時間可以跟你談談。」金碩珍話說的突兀,不自然的對話讓田柾國都把注意力投了過來,但他也沒辦法,只能維持著臉上嚴肅的表情,不讓自己露出一絲破綻。

只見金泰亨歪著腦袋一臉困惑地回說:「沒有,我很好啊……恩、碩珍哥晚安。」

金碩珍停頓了一會,空間裡的沉默讓兩個弟弟都有點緊張,金泰亨更是不敢就這樣走開,直到大哥終於低低的回了聲晚安才打破這個尷尬,金泰亨跟田柾國對看了一眼,兩人趕緊說晚安之後快步離開客廳。


看著兩個弟弟好像在逃命的速度,金碩珍有種說不上來的鬱悶,他一個人待在空蕩的客廳,縮起腳在沙發上盤腿而坐,止不住的擔憂在寂靜裡奔湧而出。

其實剛才他也是經歷了一番掙扎才決定要把東西交給閔玧其的,如果不是看見了金南俊脖子上那個刺眼的咬痕,還有他信息素裡明顯混著閔玧其嗆人的味道,金碩珍說什麼都不會選擇用這麼冒險的方式去處理這個問題。


但是既然被他發現,如果不選擇揭穿,那麼就只能幫著他們一起掩蓋這個秘密了,金碩珍自然清楚金南俊身分被察覺的後果,這絕對要比他們任何一個人分化成omega要嚴重得多,因為他是隊長,防彈少年團的隊長。

一個團隊的領導怎麼能夠是個omega?


該死,要是讓金碩珍聽見哪個人敢這樣對金南俊說,他一定二話不說衝上去胖揍那個人一頓。


金碩珍現在最大的擔憂其實不是房裡的兩個人跟金泰亨的交會,而是來自那個藥劑,這份憂慮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就連他自己也不知道那個抑制劑實際作用的程度,他就怕金南俊的身體撐不下去,雖然他外表看起來人高馬大的,但體質卻比誰都虛弱,小時候心臟還開過一刀呢,這要金碩珍怎麼能不擔心,況且他相信就算金泰亨回房的時間不湊巧,閔玧其也能有辦法解決。


說到金泰亨這個人,他實際上並不真是那麼呆傻單純,這個弟弟的思緒看似跟任何人都接不上線,卻將任何事都默默放在了心上,這點他金碩珍看的透,金南俊肯定比他更清楚,畢竟金泰亨可是他一手帶出來的弟弟,寵過頭不說,什麼都手把手的教著。

真讓人忌妒。金碩珍忍不住要這麼想,但他告訴自己這大概是omega的信息素影響了他,才會讓自己有這種想法。


天知道當把閔玧其跟金南俊單獨留在那個房間時,他究竟是下了多大的決心才轉身離開的。


 

金泰亨揉了揉自己因為打遊戲時間太長而有些乾澀的眼睛,身邊沒了田柾國,忙內身上那股香草味自然也跟著消失了,但是金泰亨老覺得自己聞到了什麼味道。

他不著痕跡的嘆了一口氣,將手放到房間門把上才要轉開而已,眼前的門卻突然被人拉開,讓他的手尷尬的懸在那裏,而出現在門後的閔玧其就這樣和他面對面。

兩人的眼神才剛對上金泰亨立刻就別開頭,還來不及驚訝,他反射性的向後退了一步要讓哥哥出來,姿勢也不自覺地變的乖順了些,他將收回的手交疊垂在身前,微微低著頭。


閔玧其倒是沒有被金泰亨突然的出現給嚇到,他要開門的時候就先聞到這弟弟身上的信息素了,很乾淨,就像大雨過後濕涼的氣息,這特別的味道有時甚至稱的上冷冽,讓閔玧其很是欣賞。

只不過他瞄了眼弟弟不自然的姿態,皺起眉頭。

平常金泰亨見到他是不會有這種舉動的,過於退讓的低姿態,但眼神並不溫順,還銳利的有些過頭了。

他剛剛所說的那種冷冽就像現在,彷彿暴風雨前的寧靜。


閔玧其察覺了弟弟的不對勁,深知是自己前些時候在晚餐時的舉動導致了這種狀況,這無關他們的感情是否親密,而是alpha信息素太過強勢以至於大家都感到不舒服,這是非常正常也讓人無可奈何的反應,起因的人就是自己,他必須接受這個結果。

說實在閔玧其並不擔心,因為這個情況很快就會消失,弟弟現在的情緒反應有一大部分都是來自對beta對信息素的排斥所引起的,等到冷靜過後就會好些,況且閔玧其知道自己剛才做的太過份了一點,他的信息素本來就比較強勢,還在這樣的情況下刻意的去壓迫其他人,這會讓他們多少的因為這個本能地對他感到畏懼。


「泰亨啊。」他瞇起眼睛,假裝沒看見弟弟因為他的呼喚而僵硬的身體,放低音量接著說:「南俊人已經在休息了,等一下別吵到他知道嗎?」

金泰亨勉強對他哥笑了笑,拘謹的答道:「知道了哥。」

閔玧其點點頭,在經過弟弟身邊時還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留下一句晚安之後頭也不回的走了。


而金泰亨則是垂頭在原地站了好一會之後才進房間,他關上門,但並沒有開燈,因為他怕這會打擾到金南俊休息,於是選擇張著眼睛等待自己能適應黑暗,卻沒想到在暫時喪失視覺的情況下,他的其他感官突然變的敏銳了起來。


金泰亨立刻摀住了自己的口鼻,緊貼著門板蹲下身,一雙大眼裡寫滿了驚訝。

現在整個房間都是那該死的alpha噴霧嗆人的氣味,不自然的人造信息素讓金泰亨都快要不能呼吸了,只是這個討厭的味道雖然濃的嚇人,卻仍然沒能完全掩蓋住空氣中殘留的甜味。


就是他之前一直覺得奇怪的那股葡萄味。

「……」金泰亨改用袖口堵住自己的鼻子,一言不發的等到視線清晰了些才起身,面不改色走回屬於自己的區域,然後連衣服都不脫就躺到床上,還用棉被將自己整個人緊緊包住。

 


其實他也知道這味道是不該出現在他們隊裡的。

因為他們之中沒有omega。


但這大概是謊話吧,就跟金泰亨說自己的鼻子聞不太到信息素的味道一樣,全都是假的。


评论(1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