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12)

這章主要是描寫南俊的狀況和他跟泰亨的小溫馨,應該算啦。

用了我自己喜歡的描寫手法,邊寫邊想自己幹嘛不開另一篇寫泰南甜餅就好了來這裡虐,因為實在太喜歡了。

晚了一點點發文,每次都讓大家等覺得很愧疚。

※ABO設定,不喜歡要繞開

※糖南※南俊受

------------------------------------------------------------


響個不停的鬧鐘聲迴盪在倆個人不小的房間裡,而設置這個的主人終於在受不了之後將手探出被窩,在旁邊的小桌上摸索了好一陣子才抓到鬧鐘,接著毫不猶豫地重重一按,房間這才重歸寂靜。


推開厚重的棉被,金南俊臉色蒼白的坐起身,頂著一頭亂髮,無精打采的發起呆來,他仰頭看著純白的天花板,沒由來的感到一陣寒冷,但明明室內的空調是打開著。

腳步虛浮的下了床,他卻在直起身體的那一瞬間暈眩的不行,天旋地轉的讓他整個人向後跌回了床上,眼前仍是一片黑。


金南俊可不記得他什麼時候有這樣的小貧血了。

他眨眨眼,本來就糟糕的臉色現在更是一點血色也沒有。


又在床邊坐了一會兒,他晃著腿,盯著自己的膝蓋猛瞧,好像自己的睡褲上有什麼很值得一探究竟的神祕花紋,但事實上金南俊什麼也沒想,他只是太過疲憊了,昨天發生的那些接二連三的『大驚喜』實在讓人心累,再加上這一陣子以來的壓力,他還真的有些難以承受。

都快要喘不過氣了。

就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似的,他還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胸腔便隨之傳出了悶悶的拍擊聲。


不會痛。

痛的不是那裡,而是他正在動作的手腕。


眼神渙散的瞄了眼自己手上的那一片烏黑,他吃力的彎彎嘴角,卻一點笑意也沒有。

金南俊抽抽鼻子,房間裡再也沒有那種會讓人窒息的葡萄味,這令他的表情稍微柔化了一些,現在他能聞到的就只有從另一頭傳來的、金泰亨身上淡淡的信息素,乾淨的讓人安心的味道。


他這次下床的動作放慢了不少,雖然還是渾身無力,但沒了那種突如其來的暈眩已經很好了,金南俊看著從弟弟那一邊透過來的一絲陽光,像是被吸引一般的緩緩踱步過去。

即便掛上了厚厚的窗簾,但早晨的陽光還是頑強的鑽著沒拉緊的縫隙跑進房間,而此時正好就照到了金南俊沒穿上室內拖的腳背上,讓他莫名覺得搔癢。


拉高了嘴角的幅度,他毫無自覺的踩著陽光向前走到弟弟的床邊,低頭看了眼金泰亨用棉被把自己的臉包的密不透風,但身體卻什麼也沒蓋的滑稽模樣,金南俊覺得無奈又好笑,就放輕了動作坐到床緣,然後艱難的進行著想把可能會害弟弟悶死的被子給巴下來的任務,畢竟在這種天氣裡不蓋好被子的話,感冒的機率可是很大的。

令人訝異的是,向來睡著了就叫不太醒的弟弟居然在他才剛抓開棉被時便睜開了雙眼,並且直直的看進金南俊因為驚嚇而撐開不少的眼睛裡,讓他的手就這麼尷尬的懸在了那裏,放下被子也不是,繼續原本的計畫幫弟弟蓋好也顯得奇怪。


好在金泰亨很快便看清楚自己眼前的人究竟是誰,在認出金南俊的那一瞬間他立刻笑彎了眼睛,軟軟的用低啞的聲音喊了一聲哥,好聽的讓金南俊的手臂都起了雞皮疙瘩,手一鬆,被子就掉到金泰亨的身上,還差點滑到地板,好在他動作很快的將東西撈回來。

往床裡面滾了一圈,金泰亨把棉被好好地蓋回身上,又拍拍自己旁邊空出來的位置,意示人還愣在那邊的金南俊躺下來。


見他的小哥哥明顯在猶豫的樣子,金泰亨便沒耐心的伸手抓住哥哥的手腕,很用力的拉了金南俊一把,這讓今天本來就特別虛弱的小隊長因為他這麼一扯,姿勢有些狼狽的跌到了他的身上。

金南俊揉了揉自己撞到弟弟下巴的額頭,他還來不及出聲責備這可能會害他們兩個都受傷這件事,金泰亨便掀開棉被把金南俊也包了進來,並且將自己的手腳都纏上去,像隻八爪章魚一樣將金南俊緊緊抱住。

被弟弟突如其來的親密舉動給嚇到的金南俊一時還以為是自己信息素漏了出來,趕緊抬起手臂聞了聞,卻發現除了衣服上殘留的柔軟精香氣之外,什麼味道都沒有,他這才想起來自己已經打了抑制劑,安全的很。


那是為了他的安全著想,閔玧其咬緊牙關親手幫他注射的藥劑,那個在他痛苦時也跟著一起難受的,他的、alpha。


他現在一點味道也沒有,沒人會發現他的身分,沒人會知道他是omega。

金泰亨也不會。



鬆了一口氣,金南俊看著把整張臉都埋進他胸口的弟弟,突然覺得回到了從前,回到金泰亨還很依賴他的那個時候,那個他們都還是孩子,但金泰亨卻特別愛黏著他撒嬌的時候。

那時除了閔玧其和金碩珍,誰也沒有分化。


金南俊伸長了手把窗簾給拉開,而隨著陽光大把大把的灑進,弟弟更是不肯把臉給抬起來了,就這樣在自己的頸窩跟胸口蹭啊蹭的,像隻小狗一樣惹人疼愛。

真的很可愛。

被陽光刺的微微瞇起眼睛,金南俊輕撫金泰亨的髮絲,臉上完全是溫柔的寵溺,和剛起床時的蒼白簡直判若兩人,他也不再感到寒意,就這麼放任弟弟的手在自己的腰上,越收越緊也不出聲阻止,全當這是撒嬌的舉動。

他只覺得全身都暖洋洋的,心裡也被塞得滿滿的。


金南俊難得脆弱的想著,要是時間能夠靜止就好了,要是最美好的日子永遠不會消失該有多好。


我想就這麼和你們在一起,直到永遠,想看你們所有人在未來也依舊幸福的笑臉。

我只要默默看著就好了。

可時間總是這麼殘酷,就連這樣卑微的願望都要奪走,我好像不太可能和你們在一起了,我怕我一不小心就會毀了所有,像我平常那樣,總是粗手粗腳的將東西用壞。


但我以前不在意這個,因為東西壞了,只要再買個新的就好了,總是有更多更新更棒的商品可以替代原本的那個,可是你們不一樣,你們是我那麼珍視寶貝的家人,我想要你們永遠都快快樂樂的,我想讓你們幸福,因此我總是為此全力以赴的付出所有。

怎麼辦,我不能弄壞你們之中的任何一個,因為你們沒有可以更換的替代品,我不能破壞我們好不容易才得到的這一切,因為你們值得的這些讚美和成就都是從前我們曾經盼望過的夢想。

這是你們應得的,而我絕不能容忍有人將它奪走,時間不能,就連我也是。



不著痕跡的嘆了一口氣,金南俊現在很想抓緊什麼,然後就這樣牢牢的握在手裡不放開,想要有真正屬於自己的東西,不是暫時的、也不用和別人分享的那種。

他想要的其實不多,但不知道為什麼,這在別人眼裡卻總是顯得貪得無厭。


即便他現在真的很想收緊手指緊握成拳,可金南俊此時探進金泰亨髮絲間梳理的手指卻是更加的溫柔,動作輕的像是在對待一件珍貴的寶物一樣,深怕一不小心就碰壞了。

他們倆人就維持了這樣的狀態一陣子,他懷裡的金泰亨一動也不動,呼吸很平穩,讓金南俊覺得弟弟應該是又睡過去了,為此他在今天第一次陷下酒窩,露出了真正的笑臉。


「真是的,就像個孩子。」他輕聲喃喃,用不會將人吵醒的音量說著:「要是能永遠都像個孩子一樣無憂無慮就好了,我們泰亨啊。」

還好你是beta,這樣就沒有標記人也沒有被人標記的煩惱了,只要找個你愛他,而他也愛你的人就好了,可以快樂的生活。

幸好那個omega是我而不是你們之中的任何一個人,幸好。

金南俊突然就這麼鼻酸了起來,他想起昨晚閔玧其貼在他耳邊的低喃,那是痛苦的、自責的,如果可以這樣想的話──雖然金南俊不敢承認──但那也是充滿愛的。


『下輩子哥做你的omega吧,我們南俊已經太辛苦了,這對你不公平……把痛苦的都給哥承擔就好了,如果你當alpha會比較快樂,那就讓給你當吧,因為只有你笑的時候,哥才會覺得幸福……』


真傻,他愛的那個男人真傻。

明明只要他們都是beta就好了,為什麼偏偏還要找罪受呢,他其實一點也不想當alpha啊。

那時候會想分化成alpha,只不過是想要名正言順地站在閔玧其身邊而已,他不想被任何人瞧不起,尤其是那個alpha,天知道他有多想從那個人的嘴裡得到稱讚。


現在想想,他真的是從以前就有omega的特質了,只不過他給人的印象總是太強硬,太過有力量,所以連他自己也沒有發現,從前那種總想著要靠近閔玧其,想要聽見他讚美自己、想佔據他的身邊久一點、想要他的觸碰的這種想法都太過逾越兄弟和朋友的情感。


多一點,再更多一點金南俊都不曾滿足。

這不就是一個omega看見心儀對象的表現嗎。

 


他的手指僵硬的停下了動作,好像還不小心扯到了弟弟的頭髮,害金南俊緊張的低頭,看金泰亨沒有一點醒來的意思才放心。

今天他還有一堆事情要做,必須出門,不然要是可以的話,他是真的想陪著金泰亨再這麼懶懶地睡上一覺,最好能賴皮在床上等到金碩珍來把他們叫醒為止,然後再擠著一間浴室刷牙,搶著要把對方趕走的一個使用馬桶,最後兩個人一起出去,加入客廳裡大家的閒談或是遊戲,美孜孜地享用一餐不知道算早餐還是午餐的、他們大哥讓人稱讚的手藝。


是光用想的都讓人覺得幸福的景象。


但是不行啊,現實不允許。金南俊輕輕的將弟弟纏在自己身上的手腳拿下來,在幫他把棉被給拉好之後,又忍不住摸了摸弟弟柔軟的髮絲,最後依依不捨的轉身離開。

他還不忘貼心的把窗簾給拉上,將所有陽光全部遮住,令室內頓時陷入黑暗。

 


關上門離去的金南俊並沒有注意到金泰亨偷偷往臉上抹的手掌,以及他抖動不止的肩膀。

空了一半的床鋪,還有洶湧的淚水,這好像就是剩餘的早晨中金泰亨所擁有的一切了。


沒有幸福。

沒有金南俊。


评论(30)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