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13)

因為所以,反正昨天就是我的電腦不知道幹嘛了,害我文章出不來,讓大家等我了。

最近幾章我不得不稱讚我自己的進度像是火車一樣那麼快,然而並沒有車,我自己也很難過。

昨天的MAMA跟今天的頒獎都一樣那麼優秀的我們防彈,太驕傲了,尤其是我們糖爺。

※ABO設定,不喜歡記得繞開

※糖南※南俊受

----------------------------------------------------


金南俊不過剛跨出房門,馬上就看見不遠處靠在牆上閉目養神的閔玧其。

「哥?」他吃驚地喊了一聲,猶豫的將伸出的手輕搭在他哥肩膀上,不過動作過於小心翼翼,裡頭充滿了不確定。

閔玧其立刻就睜開了眼睛,但眼神明顯還未清醒,只是迷糊的循著聲音朝金南俊這便看過來,一雙不大的眼睛現在簡直要瞇成一條線,像隻剛睡醒的貓,慵懶的讓人想輕搔他的下巴。


可金南俊當然沒敢這麼做,只不過心裡不敢,手卻自己動了起來,離開了alpha的肩膀,來到那人線條優美的讓人想咬上一口的脖子上輕捏。

金南俊清楚這跟omega的本能一點關係也沒有,這只跟金南俊這個人該死的習慣有關,他只要累了就會去找閔玧其,甚至不惜用那種會讓自己更辛苦的方式彎腰也要將頭靠在這哥哥肩上,這幾乎成為了他的自然反應。

他會去找閔玧其,是心裡的感覺驅使,是他最原始純粹的感情。


但大概是他的手太過冰冷,才碰上哥哥的肌膚而已,那人立刻就向後閃了一步,眼神是清明了不少,但裡頭充滿警戒與驚嚇,這讓金南俊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整個人有種被涼水澆了一身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他有點反胃想吐。



閔玧其大概是比金南俊早了一個小時起床,然後簡單的整理完就站在這裡等了,這還不包括omega途中又跑去弟弟床上小小賴床的那一會兒,在這個有些涼意的早晨,閔玧其異常有耐心的等待,甚至沒有選擇去客廳坐著休息就直接心急地站在別人門口,不過等著等著就有些昏昏欲睡了。

誰讓昨天發生了那麼多,他擔心的幾乎整晚沒闔眼,而他知道金碩珍也是,那哥翻身的聲響一整晚都沒停下。


其實當金南俊開門的時候他就有聽見了,只不過倦意來的太突然,讓他無法很快的清醒過來,尤其是在弟弟還好聽的喊了他,低啞柔滑的聲音更讓人想陷入昏睡,所以當他終於被金南俊掌心的低溫給激靈的往後面退後時,一抬眼看見的就已經是滿臉錯愕的弟弟了。

閔玧其趕在金南俊將手縮回去前拉住了他,緊緊的握著,想藉此渡過一些溫度給弟弟,卻在這時候才發現原來自己的手才是更加冰冷,這讓他們兩個交握的雙手一點溫度也沒有。


大概也就比閔玧其此時的心臟稍微熱一些罷了。


「抱歉。」他沙啞地說,只覺得喉嚨乾的不得了,雖然金南俊小聲地回了句沒什麼,但他還是看見omega眼裡藏也藏不住的受傷。

試圖打破兩人尷尬的沉默,金南俊勉強彎彎嘴角,有些生硬的想把手抽回來,可他哥明顯是沒有放開他的意思,他實在沒辦法,只能放低了聲音問:「哥你怎麼……一大早哥怎麼會站在這裡打瞌睡?」

「在等你。」閔玧其想也沒想的回答,理直氣壯的像是在告知天氣情況那般自然,他看著金南俊閃避的眼神,只是堅定的更加握緊弟弟的手。

場面其實有些僵持不下,但說穿了也不過是金南俊單方面的反抗,他就像隻刺蝟一樣豎起背上的刺,不容許任何人靠近,但是閔玧其沒有那怕一秒鐘的洩氣,固執的不肯撒手,而最終還是金南俊先敗陣下來,他無力的垂下手臂,任由alpha就那麼牽起了他的手。


或許是剛才抓人抓得太久,又或者是他實在太緊張了,反正現在閔玧其牽著小隊長的掌心幾乎就要冒汗。


「……哥是怕我跑掉嗎?」金南俊悶悶地問,他不由得捏緊了他哥的手,小聲的說:「我不會太靠近其他alpha的。」

無奈地嘆了口氣,閔玧其突然向前跨了半步,他注意到金南俊的表情因為他的動作而變的驚恐,但好強的弟弟最終是忍住沒有因為他的靠近而卻步。

這是第一次,他們好像稍稍拉近了距離。

閔玧其忍不住要為此彎起嘴角。

 

「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想陪你一起去公司。」閔玧其用空著的那隻手輕輕捧住金南俊的臉,拇指在弟弟柔軟的面頰上摩娑,他用再溫柔不過口吻的說:「我不想你一個人面對這些。」

而他弟弟的眼睛在他尾音都還沒落下前便盈滿了淚水。

金南俊自己也沒反應過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眼淚突然就這樣湧出來了,他只是將哥哥說的話莫名清晰的聽了進去,一字不漏的,緊接著溫熱的液體就像被擰開的水龍頭那樣不斷自臉龐滑落,沾濕alpha還放在他臉上的那隻手。


閔玧其微微張開嘴巴,有些驚訝的看著omega獨自混亂慌張的模樣,他感受到金南俊不斷的掙扎想要甩開他們緊握的雙手,這時候閔玧其真的猶豫了,弟弟臉上被淚水沾滿縱橫的狼狽狠狠的像是甩了他一巴掌。

他從沒想過金南俊會如此激動,他從前不是這樣外顯的個性,不算上昨天發生的意外的話,至少、在打了抑制劑之後,omega的賀爾蒙對他的影響應該幾乎沒有了才對。


金南俊一面難堪的用空著的左手胡亂抹臉,一面也在想著跟閔玧其一樣的事情,但他控制不住,他無法克制自己想要流淚的慾望,剛剛抱著金泰亨的時候他忍住了,那時他所感受到的心痛和無助絕對更甚此刻的小情緒小委屈,甚至在剛起床時的那種絕望和崩潰,即便只是短暫的,也都比現在要讓他痛苦百倍。

可是眼淚彷彿伴隨著閔玧其的溫柔而來,既柔軟卻又那麼致命的灼熱。


「——讓我、我一個人去吧哥。」金南俊哽咽的說,氣喘吁吁地有些上氣不接下氣,他已經用盡全力的要把手給抽回來,只不過那男人卻緊抓著他不放,用力的程度讓他們倆個都疼痛了。

「我一個人就好了。」到最後他幾乎是懇求的說,低姿態的向他的alpha祈求著解脫。

「不行。」閔玧其出人意料的沒有對金南俊暴露的脆弱妥協,反而咬牙使勁一拉,直接縮短了他們之間總是跨不過的那個一步半,另一手則壓著omega的頸部讓人低下頭來,把弟弟失控的模樣都埋進自己的肩膀上。

「你已經不是一個人了。」閔玧其低聲說著,他輕拍弟弟仍抽氣不斷的背,緊接著又說:「我跟你的話,是兩個人吧。」

「累的話就找哥,哥一直都在。」在你稍微彎下腰便能夠依靠的地方。


「對不起啊南俊,要是哥也跟你一樣長的高就好了,那樣你就不用那麼辛苦了。」


不用硬是要一個人扛起所有責任和情緒,不用非得低頭才能靠在我身上,雖然我也想擁有能讓你輕鬆窩進來的胸膛,但看來是你比我還要具有這個條件。

我不忌妒,只是有點遺憾而已,因為你是我令人驕傲的隊長,是我疼愛的弟弟。

我一直以來都深愛的人。


「不管你是不是omega都一樣。」閔玧其的聲音變得不穩,顫抖的好像隨時會跟懷裡的人一樣崩潰,但是他沒有,他不會。

「……我始終都會在你身邊。」

 


我愛你。


就差一點點了,他還是沒能勇敢地說出來。


评论(12)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