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14)

這章有點短,是重要的轉折處,沒意外的話在下禮拜五前還會有一次更新。

其實我是有時間可以寫得更長一點的,但我覺得停在這裡剛剛好,下面的就用另一章來說明。

大概愛不愛是一回事,故事有時候也要講究一點真實性跟可行性,哪會每段愛情都這麼順利呢,畢竟沒有人能夠有讀心術是吧。

雙暗戀就是這麼搞的啊,糖南的感情線真的是讓人又愛又恨呢,這系列有這麼多人支持真是感謝。

※ABO設定,不喜歡拜託記得繞開

※糖南※南俊受

------------------------------------------------


慢悠悠地跟在哥哥後面走著,金南俊看著alpha的背影有些恍神,直到他們到了玄關,閔玧其也沒讓他動手穿鞋,只是在他疑惑的注視下自己蹲了下來,接著像是電視劇裡才會有的橋段那樣、幫他綁了鞋帶。

這種舉動在以前的金南俊看來不過是故作浪漫的橋段,要不是男女主角選的好,大概畫面也不會好看到哪裡去,但自己現在被閔玧其如此對待,他只覺得臉頰不斷在升溫,除了羞恥,他無法否認那種被人擺明的寵著的感覺實在太好了,甚至有種莫名的優越感就要衝破他的胸口。


太奇怪了。

這不正常,一點也不。


「為什麼這麼做……」於是金南俊便將心裡的疑問給拋出來,卻見那個男人抬起頭一臉坦然,似乎奇怪的人不是自己而是他一樣。

「你指什麼?」男人問。

這下金南俊更加困惑了,他愣愣的看著閔玧其站起身,還吹毛求疵的拍了拍自己褲子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塵,然後那個男人的手就這麼牽了上來,緊握著他有些發涼的手掌,似乎就要以這樣的姿態和自己一起出門。


但是這怎麼行。

雖然沉浸在這種自欺欺人的童話故事裡的感覺簡直妙不可言,可他們之中總有人得打破這個該死的美麗泡泡。

既然閔玧其不做,就由他來。


「哥。」金南俊拉住了alpha,阻止他就要轉開門把的舉動,接著低低地說:「這一切都、都太奇怪了……你好不像你,你說的話都好奇怪,而我、而我……」

而我簡直都要成了另一個人。


「不好嗎?」閔玧其淡淡地反問,「你不喜歡嗎?是不喜歡,還只是不習慣?」

金南俊有些啞口無言,他怎麼可能不喜歡,閔玧其的每一次靠近和親密都是那樣地讓他欣喜若狂,這無關他們的第二性別,金南俊知道,遇見了喜歡的人就是如此,要是他今天看上的是外面隨便哪個男孩女孩,這一切都會變得簡單的多,他大可大方地展開追求,或是欣然接受另一方的示好,讓彼此的感情可以更進一步地升溫,但偏偏、偏偏閔玧其就不是隨便哪個人。

剛好就是他不可以喜歡的人。


「……從這個早晨開始,昨天所發生的那一切本該要假裝是不曾有過的,哥,你明明最清楚,抑制劑──」說到這個,金南俊很明顯的畏縮了一下,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有些難看,然後他感覺到閔玧其握緊了牽著他的那隻手,這才讓他有辦法繼續說下去。

「打了抑制劑之後,我身上什麼味道都沒了,沒了我自己的,也沒、」金南俊突兀地閉上嘴巴,將本來就要脫口而出的那些話吞回肚子裡,他瞄了眼閔玧其的臉,卻發現他哥仍舊是那副表情,沒什麼情緒,只有眼神透著淡淡的笑意,好像金南俊的舉動在他眼裡都是那麼值得一看。

這個認知讓omega敏感地震了一下,他得經過一次深呼吸才能平復突然又起伏的情緒。


「反正,我們最好還是保持距離吧哥,不然這樣,任誰看都太奇怪了。」說著他便大力地要把手抽回來,但那個男人卻出乎意料地將他抓的牢固,看著他的眼神也變得嚴肅。

「南俊啊。」那個alpha低低地喊了他一聲,讓他整個手臂上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閔玧其盯著金南俊看的那雙狹長的眼睛微微瞇了起來,有點危險,有點迷人,他微啟雙唇,好聽的聲音便這麼竄了出來,他說:「那個抑制劑……哥之所以幫你,只不過是希望你安全,就因為我沒有完全標記你,才讓你受這麼大的痛苦,但即便如此,即便我們之間的連結只是暫時的,你對我來說還是伴侶。」


金南俊不禁要為男人所說的話瞠大了眼睛,因為才剛剛哭過,他的眼角到現在還紅著,瞪圓的雙眼看上去濕潤,更讓人想要憐惜。

於是閔玧其柔和了他的表情,放軟了他剛才有些強硬的聲音接著說:「你知道嗎,我和你的連結跟氣味一點關係也沒有,產生變化的是這裡才對。」

突然alpha就拉著金南俊的手放上了自己的左胸口,問他:「你感覺到了嗎?我的心跳正不停地在加速。」


「南俊,你以為這是為什麼呢?」


面對男人拋出的問題,金南俊只覺得要不是他的理解能力有問題,就是那個藥劑他媽的副作用太強了。

他寧可相信是後者,因為閔玧其說的話自己可是聽得一清二楚,他又不是智力或聽力有問題,怎麼可能會不懂。


「哥是認真的嗎,是嗎?」金南俊手腳有些失控地在顫抖,他的呼吸開始變得急促又不穩。

「你所說的每一句話我都會相信的,玧其哥,即便是謊言。」

當他終於鼓足了勇氣對上那個男人的視線,當他第一次那麼深的望進了閔玧其的眼裡,金南俊只覺得在那一刻,自己好像就要窒息。


「所以一旦你打破了你所做出的任何承諾,我的心、都會立刻支離破碎。」

我可能會死。


评论(16)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