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15)

說好的周五前再一更,趕點進度,為了這篇的走向都要煩死了。

糖南的感情發展畢竟還是先於坦承之前有了些什麼,總是沒那麼電視劇般的浪漫順遂,而且我驚覺好笑的是,其實這篇的時間線也才過了一天,但大家老是在為他們的有口難言操心,很可愛,才一天而已,給他們一點矯情的空間啦。

還有就是,都要三百粉了,但兩百粉的點文還沒寫完真的覺得很不好意思,要相信我真的會寫。

※ABO設定,不喜歡記得繞開

※糖南※南俊受

-----------------------------------------------------------


如果做不到,就不要承諾。

不要給我看不見未來的希望,這樣我寧可活在一片黑暗裡。


金南俊將手緊握成拳,攢緊了閔玧其胸前的衣襟。

第一次,他是這麼急於傾訴他心裡的所有感受。

第一次,在閔玧其彷彿深不見底的雙眼裡,他終於鼓起勇氣,試圖在那之中尋找自己的身影。

「哥。」金南俊低喚了閔玧其一聲,只是這樣單個音節而已,卻包含了那樣沉重的情感,有著說也說不清的一切,有著他們都不願意說開的所有。


「我喜歡哥。」像是傾其所有才能夠說出這句話一樣,金南俊在閔玧其震驚的片刻軟了雙腳,他鬆開他還抓著alpha衣服的手掌,蹲下身,用雙臂環抱著膝蓋,將自己縮成了一團。


其實喜歡兩個字遠不及我想告訴你的萬分之一。

這個詞彙太過普通,甚至在日常生活中早就被濫用的似乎不再具有深切的情感價值,但這卻已經是我所能敞開心房的極限了。

要是得不到你的回應,至少我還能假裝這種喜歡不過一般。

如果我向你說愛,但你其實是出於同情和憐憫才用那些話安慰我,那未免太過糟蹋。


有時候我覺得自己很可悲,大概不比路邊落魄的流浪漢好到哪裡去。

反正我跟他們都一樣,我的心,無家可歸,因為我想去的地方,有一扇像是鏡子的門,讓我每次嘗試著要按下門鈴前都會先看見自己,看見自己臉上膽怯畏縮的窩囊樣。

我知道你不會喜歡這樣子的我,所以我總是落荒而逃。

但是哪怕一次也好,我也想為了自己勇敢,那麼就這次吧,我想朝你伸出手,讓我們之間連一絲縫隙也沒有。

兩步的距離,還有你和我在擁抱前的空隙,這一切對我來說都遙遠的像是鴻溝,像大海,可是為了你,我想試試看自己能夠游多遠,能不能在溺死前觸摸到你的心跳,就算只有一點點。

 

「很喜歡、很喜歡你。」金南俊沙啞的聲音彷彿撕心裂肺,但擦過閔玧其耳膜的時候卻那麼輕,輕的好像不存在一樣,如同空氣。


不要,不要再從我的指間溜走了,我無法承受那樣的傷害。

於是閔玧其伸手將金南俊抱個滿懷,姿勢難看的癱坐在地板上,雙手扣著金南俊微微顫抖的身體,緊緊的不肯鬆開。

他看弟弟緩緩放下一直遮著自己臉龐的手,見他一臉慘白毫無血色的模樣卻無法給出任何安慰,因為他同樣也深陷在這樣巨大的情感漩渦裡無法回神,甚至表現得比他的omega還要更加脆弱,向前將臉埋進了那人一點也不溫暖的頸窩,腦袋同時還不合時宜的想著要幫弟弟加件圍巾。


會溫暖起來的吧。他想,跟我在一起的話,我會好好照顧你的。

我那麼愛你。

閔玧其張嘴,但說出來的卻是完全不一樣的話語。


「哥也是、很喜歡我們南俊。」


如果你還只是喜歡我,只是本能的在我身上尋求溫暖和依賴而已,那麼直接說愛的話我是不是會嚇跑你?

金南俊的身體僵了一下,接著他有些猶豫的伸手環抱住閔玧其,攬著他哥的脖子讓他能夠更好的倚靠在自己身上。

 

只是在閔玧其看不見的上方,金南俊又再次紅了眼眶,但是他眨眨眼將眼淚硬是吞回了肚子裡,因為就連他自己也無法分辨這眼淚究竟是為什麼而流。

是欣喜?還是難受?

沒關係,不是愛也沒關係,至少你也喜歡我。

沒關係的。他默念,並且低頭輕輕將吻落在了閔玧其的髮絲上,感受著alpha信息素裡的酒精味,品嘗著那不知從何而來,在威士忌中那股化不開的苦澀味。

 


從今早睜眼開始,金南俊頭一次感受到了自手腕處傳來的疼痛感,鈍鈍的、稱不上劇痛,但是卻讓人清楚感受到那個位置上有傷口的存在,他不著痕跡的轉了轉手腕,那種刺痛更是明顯,好在他一向能忍痛,嘴巴一閉便什麼聲音也不會傳出來。

感覺閔玧其摟在自己腰上的手臂終於鬆開了一些,金南俊微微一笑,溫柔的在他哥抬起頭的那瞬間親吻他哥也紅了一圈的眼角,接著喃喃:「我們玧其哥哭鼻子了啊。」


其實他不太明白閔玧其濕潤雙眼的原因,但他不敢問,反正有關閔玧其的一切,只要是他不知道的所有,金南俊都不會輕易去接近和觸碰,深怕不小心就越界了。

本來的距離,要是再退得更遠一些,金南俊恐怕會崩潰。

就連喜歡都是賭上了一切才敢說出口的,天知道昨天當閔玧其的味道染到了他身上時,對於金南俊來說,那不比聽見世界末日少令他震驚多少。


但那些荒誕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在互相確認心意以前,即便只是暫時的,他也被閔玧其標記了,這使的他們現在好不容易才有的溫情就像是一種彌補,藉以掩蓋昨天的衝動,而那一針抑制劑就如同一桶冷水,或著說的更嚴重一些,那簡直就跟毒藥沒兩樣,頓時便將他們兩個傷的體無完膚。

而他那遲來的、正隱隱作痛的手腕就像警鈴一般,諷刺地提醒金南俊在那聲『喜歡』裡,他們的所有愛意都已經在那管綠色藥劑下被抑制,不斷提醒警示著那些被他所壓抑的感情、以及他不如預期的分化性別。


金南俊突然沒由來的感到疼痛。

痛的不得了。


「……很難看嗎?」閔玧其語氣僵硬的問著,自尊心向來都很強的alpha尷尬的別過頭。

「怎麼會。」金南俊悶笑,捧起他哥的臉直直盯著,眼裡哪還看的到一點痛苦,他只是習慣性揚起了他的語尾說著:「可愛死了。」


「哥不管怎樣都好看。」

因為在我的心裡,閔玧其永遠都是那麼獨一無二,沒人可以取代。



评论(12)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