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在這個世界裡

 @婷婷玉立 

小點文,讓我自由發揮的糖南。

好久沒寫短篇了,剛好睡前突然就想寫了。

果然還是糖南吧,每次寫完都很舒服。

在他們之間使用「戀人」這個字眼,其實我很喜歡。

※25號SBS 〈MIC Drop〉的腦洞,誰叫閔爺那天帥到掉渣。

※這篇請假裝他們一個房間拜託。

※糖南※南俊受

-----------------------------------------------------------


「你有想過一種可能嗎……我和你只是擦身而過的關係,在一個完全平行的世界裡。」

閔玧其低喃,他轉身摟住躺在他身邊原本已經昏昏欲睡的金南俊,雙手緊扣著他的腰,為了不讓人看見自己的表情,還把臉埋進了弟弟肩窩。


精神有些渙散的金南俊花了一些時間才讓思緒連上線,他微微低頭看著他哥的髮旋,將手指溫柔的伸進那一頭奶白色的髮絲裡,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輕梳理。

經過晚上SBS激烈的舞台,其實金南俊已經沒什麼力氣,嗓子也啞了,但對於閔玧其突如其來的發問,他還是強撐著把眼睛張開,打起精神思索著這樣一個不著邊際的『可能』。


「想過。」他回答,而他的戀人抬頭望向他時,雙眼中淨是訝異。

「……直到現在,就在我已經和哥你在一起的當下,我都還不時會在腦海假設這個不存在的可能性。」


金南俊停下手上的動作,他微微彎起嘴角,雙眼直勾勾的撞進閔玧其的眼眸中,還有點賣關子的問:「想知道為什麼嗎?哥想知道的話就告訴你哦。」

但接著他又不等答覆的繼續說下去,話裡帶著濃濃的鼻音:「和哥一樣……因為很不安,對於一切都是。」

閔玧其抿唇不語,沉默的移動了自己手掌的位置,探進睡衣的下襬來到金南俊光裸的背上,但也就輕放在那裡,沒有更進一步的肌膚接觸或摩擦,尤其是他的右手,一動不動的貼在那。


在金南俊仍然跳動的心臟後面。

 


對於所得到的一切都不安,你也一樣對吧,不管是現在受眾人所喜愛的防彈少年團、還是我們的愛情。

想到這,睡意似乎沒那麼強烈了。

於是金南俊便撥開他戀人額前的髮絲,低頭將嘴唇輕輕貼在閔玧其的額頭上,好一會都沒退開。

「……沒事的哥,現在我們不是在一起了嗎?所以你擔心的那個『可能』是不會發生的,我們不會擦身而過,因為我們已經遇見彼此了。」說這話的時候,金南俊的嘴還貼在閔玧其的額前,唇瓣便一開一合的不斷擦過他哥的肌膚。


有點讓人心癢,有點溫暖過頭了。

仰頭,閔玧其看戀人一副要睡不睡的樣子,勉強瞇著眼睛看著自己傻笑,他只覺得有些心動,便將臉湊近親了親近在咫尺的那張嘴,還不只是唇瓣貼在一塊那麼單純,閔玧其大概還『不小心』伸了舌頭,可能進去舔了溫熱的口腔一圈,也『不是故意』稍微咬破了戀人的嘴唇,在那上頭留下了應該要避開的痕跡。


金南俊吃痛的皺起眉頭,一般來說他會有些生氣的,對於這種明顯的記號,但今晚例外。

安撫閔玧其的不安才是他當下最關心的事,至於如何跟成員們解釋他的嘴巴,那就留給明天的自己吧。

 

只是除了這個有點粗魯的吻,閔玧其就沒有其他動作了,貼在金南俊背上的手也沒有游移點火,有的只是更加安定了他戀人的情緒,讓金南俊幾乎要忍不住落入夢鄉。

「哥今天在台上……很帥呢。」他半夢半醒的嘟囔,所剩不多的意識只惦記著幾個小時前的舞台。

閔玧其輕笑,胸口的震動都傳到了金南俊那裡。

「你才是吧,一下脫衣服一下又笑的跟春天似的……我都怕太多人又愛上你了。」他邊說邊調整了自己在床上的姿勢,讓一隻腳擠進戀人修長的雙腿間,更加貼近彼此的身體。


「不過南俊啊,從那時候就發現了吧?」閔玧其靠在金南俊的耳邊故意壓低了嗓音沙啞的問著,見弟弟似乎就要睡過去的樣子,便惡劣的咬住他小巧的耳垂,用牙齒和舌尖輕輕擠壓。

「嗯……什麼?」金南俊小幅度的閃躲了一下,聲音含糊不清的問。


他想睡覺是一回事,但答不答又是一回事了。

閔玧其在舞台上透過鏡頭的那種肆意挑釁的模樣他怎麼會沒看明白。

開著麥卻刻意閉嘴不唱還笑的那樣張揚……你想證明些什麼,你想要表達的究竟是什麼──我都知道的。

我知道你急於告訴所有人我們一路以來的那些付出,你想讓他們知道這是靠努力和辛苦得來的,而不單單是運氣。


我都明白,我明白你的憤憤不平、你的不屑和嗤之以鼻。

就連你眉眼間的那些不安我都看見了。

但我只想親親你,然後告訴你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金南俊稍稍收緊了他放在他哥身上的手。


閔玧其則躺回枕頭上,面對面一刻沒停的盯著他的戀人看,眼裡的情意都能化成水溢出來了。

「沒什麼。」最後他輕輕地說。

而回應他的只剩金南俊小小的鼾聲。

 

沒事的,至少在這個世界裡,我們在命運裡相遇。


评论(8)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