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泰南】彼得潘

泰亨生日快樂!

熬夜換來的腦洞,因為換了宿舍所以我目前猜測他們大概自己有房間了。

對於金泰亨的眼睛我總是抱持著高度關注。

就這樣,我要睡了。

※泰南,vmon※南俊受

-----------------------------------------------------


這個晚上出奇的平靜,結束了KBS的舞台,也結束了小小的慶生,回到宿舍後,除了朴智旻在進房前給了他最後一個擁抱,這個晚上異常的安靜。


對於金泰亨來說,安靜過頭了。

看著床上一個又一個的禮物,他知道這是成員們費心替他準備的,也知道明天一進公司便會收到來自各地粉絲的心意,但是這些對他來說,突然變得有些冰冷,輕觸著這些華麗的包裝紙,他感受不到一絲溫度。


而且數了數,他覺得有些不對勁。

數量不對。


他甚至伸出指頭一個一個點著,但床上的禮物怎麼數都只有五個。

他立刻想到了田柾國,畢竟他是隊裡最沒心思準備禮物的人,可是那傢伙明明在車上的時候還特別興奮的炫耀著他這次有準備東西,順便被其他沒收到禮物的哥哥們數落了一番。


所以是誰?

這下金泰亨很是好奇,便彎著嘴角,耐著倦意開始細細的拆著禮物。


……啊、真是奇怪。

因為他發現、沒送禮物的人,居然是那個寫真心話就可以寫兩張信紙的哥哥。


「那哥也真是……連張卡片都沒有呢。」他半是抱怨半是開玩笑的自言自語,然而強撐著上揚的嘴角卻緩緩垂了下來,連一向看上去神采飛揚的雙眼也頓時沒了顏色。


金泰亨每次眨眼,過長的眼睫毛就會輕掃過他的臉頰,有時還會落下一根,在他白皙的肌膚上格外顯眼。

他是不太在意這個的,但有人很喜歡盯著他的眼睛看,而且有時還會看到發呆,有一次直接被他抓包這種窘狀,那個人就只是害羞地低頭微笑,接著稱讚起他的眼睫毛來了。

『很漂亮,那樣的睫毛襯的你眼睛更好看了。』


那個人喜歡他的眼睛也不是一兩天的事情了,時間久了,有時候金泰亨自己也會照著鏡子好奇自己的長相,但左看右看,他也不覺得自己的眼睛有哪裡比別人突出了。

相比之下,他還更喜歡那個人的雙眼呢,看起來就像小動物一樣無辜。

那不是很可愛嗎?


『泰亨啊,別揉了……睫毛掉眼睛裡了?過來哥幫你看看……』

不過也還是有這種讓金泰亨喜歡自己過多過密的睫毛的時候啦。

 

想著想著,金泰亨只覺得房間更安靜了,他扁扁嘴,思緒亂成了一團,接著也不管床面那些禮物跟包裝紙,直接換了睡衣倒頭就躺到床上,棉被也不打算蓋一下,就壓在自己的身體下面,亂糟糟的睡了過去。

半夢半醒的金泰亨在半夜因為翻身被那些東西磕醒了好幾次,有些尖角真的是讓他疼的都要叫出聲了,但他還是頑固的不肯稍微睜眼將床上淨空,就這樣和那些禮物折騰到了天亮才終於陷入熟睡。

 然而當手機預設的鬧鐘在地板上狂響的時候,金泰亨先是不耐煩地將身上的棉被拉過頭頂,然後又不情願的在床上翻滾了一圈,而這些動作完全是舒適的,途中他完全沒有壓到任何東西。


沒有,什麼都沒有。

金泰亨突然猛的從床上坐起來,他記得自己昨晚並沒有蓋被子,而且那些讓他痛不欲生還差點為此做一場惡夢的『禮物』也不在這裡。


環視房間一圈,金泰亨看著不遠處桌面上那堆被整理好的禮物猛眨眼,尤其是上頭顯眼的那個白色信封完全抓住了他的目光,因為他確信昨天送禮物的成員裡絕對沒有人給他這個東西。

也沒有人會用那種好看的字體將他的名字寫在信封上。


除了金南俊,誰也不會。

 

於是金泰亨三步併兩步的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走到桌前,途中還撈起自己地板上的手機關了那惱人的鬧鐘聲,當他拿起信封的時候,他的手幾乎是顫抖著。


是不是太誇張了,這樣的反應。

其實他也覺得自己激動得很沒道理,明明就是昨天幾乎也都待在一塊的金南俊,除了睡覺什麼時候都沒有分開過,但是為什麼,為什麼只不過是空了一個晚上的時差才收到的禮物,根本不算晚,他卻覺得這麼感動,心臟在胸腔裡跳的快速。

小心翼翼的將裡頭唯一的那張信紙抽了出來,只不過攤開一看,他立刻就紅了雙眼。


金泰亨真的只是看了一眼便什麼也讀不下去了,他怕自己洶湧而出的淚水會壞了這封信,便又將它原封不動的收了起來,而他扇動的眼睫毛沾上了一顆顆細小的淚珠。

好看的不得了。

摀著嘴巴,金泰亨難以抑制自己的情緒,剛剛讀到的那幾個字不斷浮現在腦海裡,佔據了他所有的一切。


吸吸鼻子,等到視線終於不再模糊,他才深吸了一口氣,再次拿起了那封信打算讀完,而開頭的第一行字,也就是所謂的提稱語原本正常來說應該要是這麼寫著的,「給我的弟弟、親愛的金泰亨」,然而那個人卻不這樣寫,而這封信同時也簡短的令人詫異,但卻讓金泰亨昨晚的焦慮和空洞全都一掃而空,整顆心都被塞得滿滿的。

幾乎要溢出來了。

 

其實那封信的內容很簡單……



給我的彼得潘:


泰亨啊,生日快樂。

雖然哥希望你不要長大,想要你永遠做個快樂的孩子。

像彼得潘那樣,在你永遠不會老去的夢幻島裡,一直幸福下去。


所以,要笑啊。


聽說愛笑的人不容易老。

但是想哭的話也無所謂。

哥一直都在。


            ──金南俊

 



「泰亨啊,醒了嗎?」

後來當金南俊負責前來叫弟弟起床,不過開門而已,他立刻就被拉進了一個差點讓人窒息的擁抱裡。

金泰亨貼的他很近,近到金南俊幾乎要以為那些長長的眼睫毛要碰到自己臉上了。


评论(8)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