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All南俊】春日將至

背景是Golden Disk Award得到大賞的舞台。

一切都只是自己的腦補,不要認真也不要上升真人。

誰叫金南俊又哭了,有夠捨不得。

放假的我回來更文了。

※all南※南俊受

----------------------------------------------------------


金南俊,不要哭,沒什麼好哭的,你應該要笑才對,你的粉絲喜歡你笑起來的樣子,她們總說你的酒窩讓她們陷入戀愛,所以不要哭。

你不可以哭。


你哭了的話,你的弟弟怎麼辦,你的哥哥、你的親故該依賴誰?

別哭,千萬別哭,再怎麼感動都別哭,把喜悅的淚水留給其他人,你只要負責擁抱就好,你得幫他們擦乾眼淚。

你不能哭,絕對不能,再怎麼難過都不可以崩潰,別讓你的成員們為你擔心,他們會跟著難過的,你得讓自己振作起來。


你的淚水很珍貴,快樂的時候尤其如此,2016那年的MAMA足夠回憶了,下次當玧其哥再喜極而泣時,你不要跟著哭花臉,牽緊他的手給他安慰就好。

你的眼淚根本一文不值,你知道的,這種東西沒人在乎,除了讓自己更加難堪之外,毫無作用,如果真的忍不住了,那就找個地方靜靜待著吧,一個人待著。

 

學著呼吸,即便沒有氧氣也假裝很好,在你深愛的大海裡,就算快要溺水也說沒關係。


金南俊站在他的親故和忙內身後,扶著他們的肩膀好不容易才站穩腳步,他看著他成員手裡拿著的大賞獎盃,幾次屏住了呼吸。

「你已經做的很好了。」鄭號錫的聲音小聲卻堅定的傳入金南俊耳裡,讓他驚訝的瞠大了雙眼。

隨即一隻手從他的後腰摟了上來,撐起他搖晃的身體一部分的重量。


那個溫度讓金南俊在眼眶裡打轉的淚水差點就要落下。

還差一點。


他吸吸鼻子,稍微把眼眶裡的濕潤都給眨掉,接著又揚起笑臉,小聲的回了句沒事。

兩個字,讓他的親故把他摟的更緊了些,而不擅長安慰人的田柾國此時也伸手一下又一下的輕拍他的背。

然而他卻選擇向後退開,後退一步,讓一月的冷風灌入他們之間。


鄭號錫沒說什麼,只是轉頭依舊笑看著前方,但對於金南俊依靠般撐在他肩膀上的那隻手沒有表達意見,他不回過頭安慰是因為了解彼此。

他想留給金南俊一點空間。

 


台下粉絲尖叫的聲音太過震耳,讓金南俊沒辦法專心的聽他們大哥究竟說了什麼,大概就是一貫的告白與說不盡的感謝吧。

他眼角餘光瞥見金碩珍走來補上他缺口太過明顯的空位,他便順勢躲在他們大哥寬厚的肩膀後頭,將手掌輕輕搭到金碩珍的背上,感受由掌心傳來的溫度,而他身前的親故立刻默契的搭上大哥的肩膀幫他擋著鏡頭。


朴智旻致詞時的話語讓金南俊又鼻酸了,他低頭的時候看見了金泰亨朝他投來關心的視線,但他沒有辦法在這時候還彎起嘴角回以微笑。

所以他也沒有看到弟弟明明笑著卻是在心疼他的表情。


今天晚上太冷,但是空氣太炙熱了。

金南俊覺得窒息。

太暈了,頭重腳輕。

 

他的手很冰卻出汗了,只好焦躁的在自己的褲管上擦手。

他很難受,真的很難受,胸口就像堵著什麼。

他久久不肯抬頭也沒有在認真去聽弟弟究竟說什麼,只不過金碩珍向旁邊的鄭號錫擠了擠,把手伸到後頭沒人看到的角度輕輕捏了捏他的手掌,意示他站回舞台。

雖然照做了,但金南俊還是沒能安定下來,他一下望著地板出神,一下又往旁邊金泰亨那邊看了一眼。


他的手空落落的,想要握住些什麼。

是獎盃?還是花束?

金南俊自己也不知道。

大概是溫度吧。


像剛剛鄭號錫摟在他腰上的手,像田柾國輕拍他後背的掌心,像金泰亨隔著人卻炙熱的視線,像金碩珍剛剛輕握著他的時候。

像身邊有著成員們的那些時刻。

但那不就是現在嗎?金南俊疑惑的想。

 

這個獎對於他們來說並不像他人非議的那樣不足掛齒,相反地,這對金南俊來說太重要了,對整個防彈少年團來說都是。

人們都說他們在外面拿了一個又一個的獎項,在美國打開了他們的康莊大道,大概韓國對他們來說不是那麼重要的發展地了吧?那些獎項是不是微不足道?


不是的,不是。

金南俊想抱緊自己,然後大聲的把這些話嘶吼出來。


這裡是我的家,這裡永遠都不一樣,只有在家得到認同,他才會有被肯定的感覺,每次搭飛機去國外,那種失重的暈眩和陌生的環境其實都讓他很不安。

那些罵他們的人不懂,那些羨慕他們的人也不懂。

用鮮花鋪成的路,怎麼會比回家的石子路來得吸引人呢?


在家裡得到肯定,那對金南俊來說比什麼都要珍貴。

所以他在致詞的時候說不出什麼華麗的感謝,沒有雕琢的詞彙,沒有虛假的榮耀。

當他的雙腳踏在舞台的地板上,他知道他回家了。

 


金南俊瞥了成員們一眼,看見連一向開朗的親故臉上的笑都掛不住了,無法否認獲得肯定的那種激動。

我們都想哭。

你們不知道,我們究竟有多麼感謝這一切。

 

他好想去擁抱鄭號錫,想把臉埋進他的頸窩,跟他說「沒關係,你也做的很好」。

但是不行,他們是鎂光燈的焦點,那代表他們被限制在這些閃個不停的光點中,只能強忍淚水,笑的比誰都漂亮。


這種時候金南俊就會很希望自己能和閔玧其一樣冷靜,想要在今天這種場合裡也面不改色的微笑。

他好想靠著他哥的肩膀,讓自己的搖搖欲墜找到依靠,但是閔玧其站在離他最遙遠的那一側,是只能用視線到達的地方。


金南俊抿唇幾乎笑不出來,他調適著讓自己深呼吸,大動作卻躲不過旁邊田柾國敏感的視線。

他們忙內側過頭擔心的看著他,小聲問了一句:「南俊哥,你還好嗎?」

而金南俊甚至無法開口回答,只能抬手輕拍忙內的背後,就像他剛剛安慰自己那樣,把手搭在田柾國的腰上,止不住顫抖的抓緊了弟弟的外套然後又鬆開。


小小的舉動卻已經透露了他所有的心情。

他的不安與激動仍在膨脹。

 


當田柾國上去致詞的時候,所有哥哥都重拾了笑臉,驕傲的看著他們幾乎是一手帶大的弟弟。

田柾國只要站在舞台上就會發光,金南俊不只一次這麼想。


但今天他笑不出來,他就是做不到。

他還是想哭,他所能做到最大的反應就是忍著別流眼淚。

試著不讓他的成員因為他的舉動而出糗。


而當金南俊以為一切已經結束的時候,出乎意料的,鄭號錫站在了麥克風前面,這讓他驚訝的不得了。

但他隨即反應過來跟著成員向前靠攏,然而在這小幅度的移動裡,金泰亨藉機向他這裡靠近了一步,站在他手邊可以觸及的地方。

金南俊的視線已經開始模糊了,他幾次深呼吸都是在哽咽。


我是在喜極而泣。

然而悲傷卻綁架了我的心。

 

他看著親故最終說著感謝與愛,高舉著那座意義非凡的獎盃,他除了咬緊牙根機械式的鼓掌之外,只能不斷的鞠躬,向那些他愛的人,以及那些愛他的人。

台下每一次的掌聲和尖叫,都是在幫他撥散心裡那層看似不會散去的烏雲。


總會放晴的。

金南俊告訴自己。

當陽光揮灑進來的時候,他的成員,他所愛的人都會站在他身邊和他一起迎來春天。


金南俊最終沒忍住在男孩們將他抱著圍成圈的時候嗚咽,他知道閔玧其一鞠躬完就急忙往他這邊看,而朴智旻笑著捏住他肩膀的力道也讓金南俊感受到了滿滿的關懷與溫暖。

他的眼淚有太多委屈和感動,但裏頭並非只有悲傷而已,他們都知道的。


所以當一向堅強的金南俊哭了,他的哥哥、他的親故,他的弟弟們圍都在他身邊,他們臉上掛著淺淺的笑意,既心疼又欣慰的看著他們難得脆弱的隊長,用身體為他搭起一個保護圈。

他們調笑著金南俊的柔軟,但同時又不准其他人侵犯這份溫情,在聚光燈打下來的這個金唱片的舞台上,他們激動著為彼此打氣。

 


因為冬天就要過去了。

春日將至。


评论(19)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