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錫南/94line】不為誰而活 (1)

大概兩三個月以前就打算開的94坑,因為實在太喜歡我們94了,早就寫了大半,但是因為手上還有一篇糖南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要完結,想想還是修一修丟出來了。

94line的糧太少,想寫系列還是老樣子只能靠自己。

不過這是好久以前寫的,我現在記憶也有點模糊了。

※這篇背景架空,那天只是突然想寫夜店一夜情的梗就寫了,其實我不喜歡架空。

※這系列不會太長,但是肉絕對比糖南多:)

※錫南,94line※南俊受

------------------------------------------------------------

 

掀開身上的被子,金南俊睡眼惺忪的四處張望,但除了被照進房裡的陽光亮的刺到眼睛,他什麼也沒找到。

他有些失落的乾瞪著陌生的天花板,忽然從外頭傳來的碰撞聲卻讓他放下了一直懸著的那顆心。


坐在床上癡癡的傻笑了一會兒,好一會兒金南俊才緩緩盤腿坐起來,他把手舉高伸了一個懶腰,光著腳就要下床,低頭卻發現一雙室內拖鞋已經整齊擺在那裡。

盯著拖鞋看了好一陣子,金南俊才小心翼翼的把腳穿進去,好像裡面有什麼怪獸一樣。


嗯,很合腳,剛剛好。

剛剛好的沒有一絲縫隙⋯⋯但是、是怎麼知道的,我的腳的大小?

巧合嗎?


他發現自己並不想去思考這個問題,於是便順了自己的心意,轉頭走往門口。

「啊嘶⋯⋯」只是才剛剛跨步,金南俊便彎身一手扶著腰,一手撐在床緣,好看的眉眼都皺在一起,咬牙硬是忍下差點脫口而出的哀嚎。


該死的,就算後面是第一次,這未免也太痛了吧。


金南俊疼的無法像平時一樣跨著大步走,好在這裡也沒有別人了,他便扔下自尊,扶著牆壁一小步一小步的緩慢移動。

他記得自己昨天在夜店玩的很high,但並沒有喝到不醒人事,也沒有記憶片斷,對於一夜情對象的臉更是記憶力好的驚人。


長的好看。

這是他對那個男人的第一印象,那時候他們還沒有交集,只是都靠在吧台旁邊喝酒,笑著跟自己的朋友說笑,雖然也稱不上是特別讓人驚豔的外貌,不像他身邊的那個小朋友長得那麼好,但就是讓金南俊看一眼就移不開視線了。


然後那個人在金南俊不明顯的注視下,仰頭乾了杯子裡的最後那口酒,拉緊的頸部線條幾乎漂亮的讓人想要在上面吸吮,接著他笑著滑進了舞池裡,途中還靈巧的避開了不斷貼上的那些男男女女。

雖然深受那個人的吸引,但金南俊只是靜靜的端起自己的酒杯,小小啜了一口,然後有一搭沒一搭的跟積極搭訕自己的小學弟聊天。


這學弟其實也沒什麼不好,跳現代舞的時候特別漂亮不說,還有一雙笑起來很甜的眼睛,這些都很吸引金南俊,也是為什麼他整晚都耐著性子乾站著陪學弟沒話找話,卻還沒有在無趣的話題中將人轟開的原因。


但是沒有,金南俊沒有想碰他,或者說,沒有打算讓這個表面乖巧、實際上則野心勃勃的孩子上了自己。

那樣太虧了,我不適合在下面。金南俊想,腦海裡卻突然出現了剛才那個男人的側臉。


他才適合。

金南俊笑著又抿了一口酒。

 

突然一陣歡呼的尖叫讓他豎起耳朵,轉頭望向被人群圍著的舞池。

「嗚呼!j-hope!hope哥!」有人在大聲的歡呼,而那個聲音離他很近。

金南俊注意到那個在呼喊的人就是剛才那個男人身邊的漂亮男孩。

那個好看的孩子在震耳欲聾的音樂下,興奮的跳上椅子,為了要越過擁擠的人群好看清舞池正中央的情況,還咧嘴笑的誇張而不自覺。


從金南俊這邊的視線只能看見那孩子的側臉,不過這也夠了,因為那傢伙的側臉簡直好看的驚人,眼睛夠美,鼻樑也挺,連笑起來變成四方嘴的傻氣模樣都帥氣。

真是極品。


當你對一個人感興趣的時候,就會對他注意的事情也跟著上心,於是金南俊匆忙的和學弟打了一個招呼就獨自向前往人群裡拼命的擠。

到底在看什麼?又喊著誰的名字呢?

場邊響起了更多此起彼落的歡呼,還有逐漸被越來越多人高呼的稱號。


J-hope.

真是有趣的名字。


金南俊花了一些時間好不容易才擠到前面,還差點就要在人群裡窒息了,然而他才看了舞池一眼便驚訝的合不攏嘴。

是他,是剛才引起他注意的那個人。

他在跳舞。

而且跳的非常好。


那人不但身體柔軟,律動的時候更加好看,他有節制的調節著力度,表情卻認真又驕傲地和剛才不像一個人,漂亮的雙眼裡還閃著不易被察覺的傲氣。

一瞬間金南俊還以為自己認錯人了。

然後他訝異的發現那個男人似乎完全得到了他的欣賞,大概今晚,不、也許是這一陣子,除了這個男人,他誰都不會去想了。

 

就這麼看著那個人在屬於他的王國裡盡情展露羽翼的美麗姿態,金南俊只是癡癡的望著,接著在無意中,大概吧、誰知道呢,反正他們倆的視線就那麼對上了,中間還隔著無數尖叫的男女,然而他們的眼神卻撞在了一塊。


金南俊立刻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後腦勺都麻了,而那個男人只是對他勾勾嘴角,莫名讓人心跳加速。

他很確定那是在對他微笑。


突然間自己的心跳跟情緒都瀕臨失控的邊緣,金南俊並不喜歡這樣,他有些警戒的逼自己退回原本的位置,想退出這個充滿費洛蒙的漩渦。

然而當他回到吧台旁邊卻發現學弟已經離開了,大概是知道自己不會跟他上床,所以有些氣餒的離開了吧。


金南俊深呼吸了幾次,好不容易抓回一些理智,他跟酒保再點了一杯調酒,想藉著酒精帶來的歡愉冷靜下來,但最後他卻只是將自己的嘴唇貼在高腳杯緣,一個人輕輕笑了起來。


 

這時有人湊到了金南俊的身邊,也討了杯酒,不過是甜甜的水果酒。

金南俊豎起耳朵但沒有轉頭,只是在心裡默數,想著究竟要花多少時間那人才會鼓起勇氣搭訕自己。

「那個⋯⋯」旁邊的人清了清喉嚨,手背還輕輕的擦過了他的手臂。

金南俊有些訝異這個聲音聽上去如此的低沉卻那樣好聽,這讓他因為好奇而轉頭,為了看清前來搭訕的人的長相。


這下子他更驚訝了,因為那個聲音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剛才長得非常漂亮的男孩。

那男孩此時因為金南俊不加遮掩地打量眼神而有些尷尬,本來金南俊還以為他會退縮,但他沒有,反而有膽量的開啟了話題。


有種啊。

之後他們聊的倒也不是什麼有意思的對話,但因為男孩勾起金南俊的興趣了,也就沒有拒絕這次的搭訕,雖然他今晚沒有要跟人過夜的打算,不過多交一個朋友也無妨。


可怎麼今天他身邊都是些不會交際的孩子啊。金南俊忍不住在心裡嘆氣。

他跟剛才舞池那個男人是很好的關係吧,他叫他什麼來著?

啊、是j-hope對吧。


 

到了後來金南俊完全不知道他們究竟在聊什麼,就是對於對方拋過來的問題,金南俊都沒有多想的去回答,反正男孩也沒問到特別隱私的事情。

只要不是秘密,就沒什麼不能說。


整段對話中金南俊就只記得一個片段,那是男孩因為他的某句回應而開心的報上了自己的名字的時候。

他說他叫金泰亨。

跟自己同一個姓啊,為此金南俊還小小稱讚了這一點,那男孩可高興的呢,然後便說自己叫rap monster。


沒有用真名,甚至是報上了一個自己已經不太用的名字。

金南俊看著金泰亨莫名的有些防備。


「那我可以叫你rapmon哥嗎?」男孩笑的又咧開了四方嘴,不知道究竟在開心什麼。

真是的,有這麼容易滿足嗎?是誰讓這孩子進來這種地方的?太單純了啊。

 正想阻止金泰亨再次點酒的舉動,卻有人搶在金南俊之前這麼做了。


「你以為自己酒量很好嗎?笨蛋!」

一隻手從男孩的後腦勺巴了下去,而那手的主人金南俊一點也不陌生。

就是他了啊,還能有誰呢?

 

彎起嘴角,金南俊無法阻止自己這種既雀躍又緊張的情緒,他還下意識的調整了自己的姿勢和表情,試圖讓一切看上去都很好。

讓他自己看上去好的不得了,各種層面上的意思。


「啊hope哥!我成年了好嗎!」有點不開心的轉頭,金泰亨委屈的摸著自己的腦袋,還拚命朝男人使眼色,又往金南俊的方向努努嘴。

挑起眉毛,那個男人好像這才注意到金南俊的存在一樣,轉頭露出一臉的驚訝,緊接著便燦爛的笑開,朝金南俊那邊伸去一隻手,笑著自我介紹:「啊、你好,我叫j-hope。」

金南俊緩緩的眨眨眼,盯著那隻好看的手,像是在猶豫要不要握上去,畢竟在這種地方,任何一點的肢體接觸都讓人敏感,就算是剛剛和他聊了很久的金泰亨都不敢明目張膽的觸碰他。


但是、誰在乎呢?

揚起無害的微笑,金南俊今晚打算過的隨心所欲,想要沒有限制,於是他將手搭了上去,柔聲回答:「我是RM,很高興認識你。」

J-hope的手掌很有力,同時又非常溫暖,讓金南俊真的不想放開。


而那個男人不知道用了什麼法子,竟然在金南俊去一趟廁所的短短幾分鐘就把金泰亨給支走。

最後只剩下他們兩個人,他們靠在吧台,一邊喝酒一邊聊天,自在熟悉的不像初次見面。



是吧?是剛認識對吧?金南俊突然有些不確定了。


评论(1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