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糖南/ABO】本能違抗 (19)

劇情大進展啊,感謝方爸爸的努力,世界變得更美好了。

這裡的金南俊小心翼翼到幾乎是畏縮的地步了,但這真的不能怪他。

對,怪我,都怪我,因為寫的人是我呢。

在信任的長輩面前人會特別放鬆,那是因為找到了依靠,知道不論自己做了什麼都會被原諒。

※ABO設定,不喜歡記得繞開

※糖南※南俊受

-----------------------------------------------------------


改變了自己的座位坐到他的男孩旁邊,方時赫不說話的抽了兩張衛生紙塞到金南俊的手裡,讓他自己解決眼淚。

而金南俊只是哭個沒完,像是好不容易找到宣洩的出口那樣,因為哭腔和鼻音太重,導致他說了一堆話全都糊在了一塊,讓方時赫愣是一個字沒聽懂,但他也不著急,只是隨著男孩起伏的語氣一邊點頭一邊附和著,時不時還會笑著拍拍金南俊的背好安撫他激動的情緒。


「說慢點,別嗆到自己了。」在金南俊整個混亂的言語中,方時赫也就溫柔的說了這一句。


金南俊的眼淚橫了他自己一整臉,反正這裡一個鏡頭也沒有,他根本顧不上要整理自己,也沒心思要伸手將整包衛生紙拿到面前,鼻涕是吸了又吸,搞到最後都鼻塞了,還是方時赫看不下去,勤勞的起身替他拿來了衛生紙。

但金南俊看也不看,仍舊是哭著胡言亂語,一雙眼睛腫的方時赫看了都心疼,無奈地動手把金南俊死捏在手裡已經破爛不堪的衛生紙碎屑給挖出來,然後再遞上新的給他。


簡直就像個耐心在開導兒子的父親一樣,滿臉都寫著關心和憂慮。


幾度他的男孩還說到差點喘不過氣,咳的像是能把肺給咳出來一樣,這讓方時赫更是皺緊了眉頭,實在看不下去金南俊這副要死了的模樣,終於出聲打斷了這一場越演越烈的混亂。

「南俊。」方時赫用力扳過金南俊的肩膀讓他正面面向自己,接著拿起衛生紙幫他擦了擦濕了整臉的淚水,接著有些生氣的開口:「孩子,你一直哭一直哭的,究竟想告訴我什麼?」


頓時金南俊像是被按下了開關一樣,闔上了剛剛還在吱喳不停的嘴巴,緊的連抽泣聲的不敢發出來,硬生生嗆了幾下。

方時赫轉而輕捏他男孩的脖子,卻沒料到金南俊會那麼用力的向後彈開,幾乎是驚恐的摀著自己的脖子,整個背都貼在椅子上,僵硬的一動也不動。


見他這麼大動作的反抗,方時赫心裡大概也有了底,他放軟自己的聲音,問道:「是第二性別吧,你還是分化了對嗎?說吧孩子,情況有多糟?」

金南俊聽了以後只是拚命的搖頭,而眼淚再次從他的眼角滿溢出來。

「別否認了,你必須告訴我所有的一切,南俊,我得在趕在事情失控的無法挽回之前解決這件事。」

接著方時赫便眼睜睜的看著他的男孩在他眼前從椅子跌到了地板上,然後抱著自己的雙腳把臉埋進膝蓋中間縮成了一團。


「我是omega。」

方時赫聽見金南俊幾乎是用氣音說著這一句話,彷彿是用盡了全力才將這些字句擠出牙縫一般。

痛苦並且焦慮著。


「孩子……」

「我是個omega,是不是、是不是很讓您失望……我也、我也想過要當alpha的,但是──」金南俊嘶啞的聲音被放到他頭頂上輕柔的那隻手給打斷,然而溫暖的掌心在讓他感到安心的同時卻更加顫抖。


「我知道你是omega。」方時赫輕輕地說,「我剛剛就已經猜到了,而且南俊,我並不會因為你是omega就對你失望,你知道嗎,你從沒讓我失望過,你一直都是我的驕傲,你們幾個都是。」

金南俊瞠大了他的眼睛,他抬起頭不可置信地看著他一直以來都那麼尊敬的長輩。

「可是、可是──」他哽咽地接著說:「可是omega怎麼能當好隊長,外面的人都會指手畫腳,omega是不好的。」


方時赫笑著搖搖頭,他將手握成拳,輕輕敲了他不開竅的男孩的頭頂,但並不是會傷人的力道。

「誰說omega做不好隊長的?我看你一直都做的挺好的啊。」他捏了捏金南俊不論何時都有肉感的臉頰,又說:「出道四年了,外面的人怎麼說你還沒習慣嗎?把他們的話往心裡去的話就是笨蛋了呢,你智商這麼高的腦子怎麼老轉不過來?我有時候還真佩服suga在你身邊可以忍受這些死腦筋這麼久。」


他大概也要受不了了吧。金南俊的眼神立刻暗了下去。

然而他反射性縮起脖子的反應並沒有逃過方時赫的眼睛。


「……他標記你了?」方時赫的聲音突然變得有些不自然,他伸手要拉開金南俊的領口卻被躲開了。

「這樣啊……所以你今天才會這麼失常是嗎?是他強迫你的嗎?」

「不,不是。」金南俊驚慌的反駁,他反過來抓住了長輩的手,緊緊的牽著。


「玧其哥沒有強迫我。」他的整個聲音都是顫抖的,和他的人一樣,「是昨天那樣的情況太突然,他逼不得已才這麼做的。」

方時赫看著他的男孩在他提起另一個人時那種害怕又緊張的模樣,他當下立刻就清楚發生什麼事情了。


逼不得已?不是強迫,所以你是自願的?」

金南俊張嘴卻說不出任何一句解釋,像個啞巴一樣,最後只能點頭,然而這樣一個動作裡卻包含著許多意思。

他的遲疑裡有著太多的不確定。


方時赫將自己的手從男孩那裏抽了回來,有些疑惑的問著:「那麼你到底在害怕什麼呢南俊,如果你們都是願意的,為什麼你要表現的這麼委屈?你要是不喜歡這一段關係,當初又為什麼要讓suga標記你?你知道如果你反悔的話,重複標記是非常危險的事情,況且這對suga也是一種傷害。」


「我沒有委屈,我只是……」金南俊搖搖頭,艱難的說:「我只是很害怕,他並沒有標記我,他、我們之間的標記只是暫時的。」

「暫時的?」方時赫挑眉,突然對這一切更感興趣了。

「只是暫時的話就更好了,過一陣子標記就不見了吧,這樣我更不明白了啊孩子,你說你害怕,難不成你怕的就是這個嗎?」

「……是,但我不想讓玧其哥跟著我面對這些。」金南俊不確定的回答,「而且公司那邊,我不想『被安排』。」


「……你真是、所以玧其到底怎麼受得了你的?」

金南俊不明白的看著他尊敬的長輩先是嗤笑出聲,然後又看著他露出一種無奈的神情,好像他臉上有什麼好笑的東西一樣。


「別擔心,公司不是還有我瞞著嗎。」方時赫站起身敲了敲他發麻的雙腿,接著又好笑的瞄了金南俊一眼,說:「遇見喜歡的人要把握啊,要是錯過了,人生沒有後悔藥可以吃,你不是最不能忍受做後悔的事情嗎?你要知道,你的不安最後都會變成他的不安,你每一次的後退,換來的都是更大的分裂。」


「……但是南俊,你一定要搞清楚什麼是逼不得已,而什麼是情不自禁。」他微微彎起嘴角,讓金南俊很難猜出他此刻的情緒,「有時候本能是一回事,然而愛情又是另一回事了,他們時常被分開來討論,但實際上,愛情也是本能的一部份啊。」



金南俊聽著只是迷糊的點頭,似懂非懂。



评论(25)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