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主吃南俊受、恩光受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偶爾為了練筆會寫碗的大輝受
不吃南俊受追我可能會後悔的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錫南/94line】不為誰而活 (2)

忘了提醒這篇稍微要慎入。

我自己真的超愛這系列的啦,因為忍不住所以最後還是讓手上同時進行了兩個連載。

這篇的94真的很可愛不是我要說,是想上就能上的快樂生活,架空就這點好處,完全不用在意現實背景,我會用最快的速度完結這篇的,這是為了彌補大家在糖南那邊的心累而存在的治癒作品。

大家心心念念的94,我自己也非常的愛,我會養肥大家的哈哈哈哈。

※背景架空,不用認真系列

※錫南,94line※南俊受

-------------------------------------------------------


看對眼,聊天,喝酒,最後上床。這幾乎要成了一套金南俊上夜店的既定流程了,但他剛剛說過,他今天沒有這個打算,而j-hope也並沒有給予任何暗示,或者非必要而為的肢體接觸。

他們真的像是在交朋友一樣,天南地北的聊個沒完,j-hope是個幽默的人,讓金南俊的酒窩從一開始就沒消失過,只是這個場所在夜店裡,所以看上去就有那麼一點違和的感覺。


「所以你還在做音樂嗎?」j-hope把玩手裡已經空了的酒杯,表情微妙的問。

酒精的後勁開始上來,讓金南俊覺得有些昏沉,但還沒有到要醉的程度,只是無法很好的集中注意力,他想也沒想的便點點頭回答:「有時候吧,沒有以前那麼常了,來到這裡以後似乎一切都變了⋯⋯」


「你也是後來才搬來這裡?真巧,我也是呢。」

聽出j-hope話裡的酸澀,金南俊抬眼看他的一臉懷念,忍不住要心疼,為他,也為自己。

這裡不是家鄉,是所有繁華的所在,就像這個夜店如此喧鬧彷彿不夜,人們卻找不到心的歸屬。


「我今晚不想跟人上床。」金南俊的聲音因為情緒而變得柔軟,他朝j-hope的方向坐的更近了一些,然後傾身將臉湊到那個男人的面前,望著他突然變得晃動的雙眼,揚起嘴角緩緩的說:「但是我想跟你接吻,現在就想。」


接著金南俊便感受到男人的手用力的纏上了自己的腰,他也不管窩在別的男人懷裡會不會顯得自己太過柔弱,伸手就摟上j-hope線條好看的脖子,偏頭送上自己的嘴唇,迎上了那個男人激烈又急切的索吻。

J-hope那張柔軟的嘴唇就這樣不斷落在自己臉頰以及唇上,甜蜜溫柔的讓人想要淪陷。


今晚的金南俊很反常,他一點都沒有意思要成為主導的那一方,想著反正他們也不過是接吻,自己就只需要享受就好,於是便順從的張開嘴,讓那個男人的舌頭滑進自己口腔,毫無阻礙,他被動的接受這種熱烈的索取,在j-hope翻攪他的口腔又情色的舔過他的上顎之後,全身舒服的發麻,而隔著衣服在他腰窩作亂的那隻手更是讓他軟了上半身,整個人像是沒骨頭一樣,癱進男人的懷裡,還得靠著他的胸膛才能夠支撐自己。


「嗯⋯⋯」金南俊不受控的哼哼著鼻音。

這個吻持續了很久,誰叫j-hope每每都在他快要沒氣的時候稍微後退放過他,然後很快的又低頭壓了上來,而且一次比一次吻的還要更深更用力,像是要把金南俊吃進肚子一樣,不放過他的任何地方,搞得金南俊嘴巴張著都酸了,還是第一次因為接吻下半身就有了反應。


但金南俊很確定不只有他一個人這樣,為了確認這一點,他的右手順著男人的胸膛向下滑過了他肌肉分明的結實腹部,拇指還在j-hope在下腹部的地方轉了幾圈,最後才碰上他已經站起來的下半身,金南俊壞笑,隔著褲子輕搔那個地方,細長的手指來回掃著j-hope的襠部,然後滿意的聽見了男人加重的鼻息。


J-hope瞇起眼睛,他看金南俊還能在接吻時分心,便移動了手的位置到他翹挺的臀部上,懲罰似的故意用手掌緩慢的揉捏,他感覺到懷裡的人一陣激靈,嘴巴開始嗚嗚的想要抗議,但j-hope才不會給出這樣的機會,空出一隻手扣上了金南俊的下巴,將他的臉再抬高一些,方便自己能吻的更深,而另一隻手也沒閒著的探進了金南俊的褲子裡頭,挑逗的在他的股縫之間用手指輕輕摩挲,製造出搔癢般的錯覺。


金南俊緊張的捶著j-hope的胸口,倒不是因為生氣,而是陌生的感覺讓他感到尷尬,從尾椎傳上的快感突然的讓他無法適應,為此漲紅了整張臉。

J-hope倒也沒有強迫他,只是向後分開了兩個人幾乎都要黏上的唇瓣,接著低頭盯著金南俊的嘴唇猛瞧,很滿意那張漂亮的嘴此時被他蹂躪的又紅又腫的模樣,他只覺得金南俊這樣性感的不得了,便悶悶笑了起來,胸腔的震動還傳到正趴在他胸口上休息的金南俊那裡。


「你不覺得這樣太過分了嗎?」金南俊看似抱怨的嘟囔著,但實際上他才是那個享受到最多的那個人。

他伸手抵著j-hope的胸膛撐起身體,把還沒喝完的酒杯拿回來,仰頭一口喝乾,大概是動作太粗魯,一不小心就讓酒溢出了唇邊,沾濕他的下巴和脖子。


不小心的,才怪。


J-hope伸出舌頭舔了舔他有些發乾的嘴角,覺得口渴的把唇貼上了金南俊的脖子,一寸一寸的將上面的酒水舔乾淨,最後他們的嘴唇再次碰在了一塊,這就又是一次唇齒深入的交流了。

但是趕在一切失去控制之前,金南俊推開了j-hope,很認真地盯著這個男人的雙眼又說了一次:「我今晚不跟人上床,沒有一夜情,所以停下吧。」


J-hope瞄了他一眼沒理他,只是摸著自己的口袋掏錢包,直接把兩人的單都給結了,接著他拉著金南俊起身就要離開夜店,還把手放在他的腰上緊緊摟著。

在這裡,這是一種宣示主權的大膽舉動。

「嘿!」金南俊抗議著。

「我知道,我知道⋯⋯我們不搞一夜情,當然也不會上床。」j-hope對他瞇起眼睛微微一笑,一邊伸手推開了大門。


他笑起來可真好看,還有梨窩呢。金南俊忍不住想,他扁扁嘴巴。

真想親上去。



J-hope伸手攔了一台車,轉頭將自己的嘴貼在金南俊的耳邊,嗓音裡帶著滿滿笑意的說:「我們不上床,但我們可以做愛,做整個晚上,那究竟是不是一夜情,我想就給你決定了,好嗎?」

「嗤、少來了。」金南俊不給面子的翻了一個白眼,但最終還是選擇妥協,他率先拉開了車門坐進去,本來想要報上旅館的地址,但j-hope卻攔著他報上了另一個地方。


「那是哪裡?」金南俊疑惑的問。

而對於他這個問題,j-hope只是彎起嘴角,滿臉溫柔的看著他,他抓起金南俊的手,放到自己的膝蓋上握緊。

「我家。」j-hope輕聲說道。

這種突然的親密讓金南俊感覺自己像是在戀愛,而不是初次見面,更不是夜店裡偶然碰上的豔遇,這令他感到非常不自在,卻又拒絕不了這份柔情。


「我⋯⋯你、你是計畫好的嗎?」金南俊有些結巴的質問。

「你是指什麼?帶你回家?」意料之外的,j-hope面對他的不明白卻像是早有準備那般的輕鬆應對。

「這所有的一切。」

J-hope突然輕笑了起來,他歪頭看著金南俊,回答:「嗯⋯⋯我只是來跳舞的,老實說,我從不帶人回家過夜,但那都是在見到你之前的計畫。」


「舞池的時候?」大概是對男人的回答感到滿意,金南俊稍微放鬆了他緊繃的身體。

「不,你跟你朋友在吧台喝酒的時候,我覺得你太好看了。」j-hope說話的時候看上去開朗又愉快,好像這是一件非常值得炫耀的事情。


好,所以是該死的一見鐘情。金南俊忍不住在心裡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



评论(1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