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樺

https://www.plurk.com/swqa8729
(我的噗浪最近復活了)
不吃南俊或恩光受追我可能會後悔。

©神樺
Powered by LOFTER

【雀獺】眼花撩亂 (下)

唉呦可愛的兄弟啊,要幸福啊。

吃醋的人都兇兇的,上一章委屈丹尼爾了。

--------------------------------------------------------


「哥……」李大輝弱弱地喊了一聲,然而朴佑鎮絲毫沒有要鬆開他手腕的意思,緊緊的勒的他都疼了。

他抿唇,幾乎要把下嘴唇給咬破了,對於哥哥如此強硬的態度他也不甘示弱,倔強地不肯軟化自己的態度。


李大輝平常對於幾個哥哥非常乖順有禮貌,就連對比自己小一些的賴冠霖有時候都很放縱,只有在朴佑鎮面前他不會強迫自己表現柔軟,他不會刻意掩飾自己的銳利,在朴佑鎮面前,李大輝總是更加真實。

但他們的這份真實與坦承有時卻更加深了他們彼此之間的摩擦。


就像現在一樣。


朴佑鎮在不屬於他的房間裡卻比本該是主人的李大輝還要自在,他的哥哥細心的將房門上鎖,用著他平常不會有的慢步伐,彷彿在表演一般的踱步至李大輝對面的床上坐下。

那雙平時總是對他溫柔以待的雙眼此時卻那麼冰冷,好像李大輝的身影不會倒映在裡頭。


「我們談談。」朴佑鎮輕輕的說。

而李大輝心想他們這段感情怕是要完蛋了。


 

在這段不能夠曝光的戀愛中,出人意料的,李大輝是那麼樣的不安與不看好他們兩個的未來。

明明剛開始時主動的也是他,整天纏在朴佑鎮身邊一口一個「佑鎮哥」那樣甜甜地喊著,好不容易有一天,他們在決賽前互相擁抱,約定好了要是這次也能夠不分開,那麼之後牽起來的這雙手就再也不放開彼此,不論如何都要牢牢地抓住對方,即便墜落也是兩個人一起跌入深淵。


反正那都是他們自願的。


而機會是那麼渺茫的出道,他們倆個卻依舊在一起,於是他們就像約定好的那樣在一起了,只不過這次是朴佑鎮先找上了李大輝,他們帶著眼淚躲進了攝影機拍不到的樓梯間,接著朴佑鎮伸手將哭的停不下來的弟弟給摟進懷中,一句一句的哼著不成調的舊情歌,耐心的等著李大輝宣洩他一直以來所積壓的那些情緒。

等到弟弟終於停下哭泣,他便用袖口擦去李大輝臉上哭花的那些妝容和淚水,然後低頭親了親他弟弟哭腫卻依舊漂亮的大眼睛,笑著說:「在一起吧大輝,我們約好以後要一直都在一起。」


如果愛情還在,誰也不能離開誰。


「……嗯。」李大輝上氣不接下氣的應了聲好,接著再一次窩進朴佑鎮懷裡哭了起來。

李大輝從沒想過這一切能成真,不管是機會渺茫的出道還是得來不易的愛情。

他覺得自己像是活在夢裡,然而這麼美好的事情卻是真實的,他從沒向任何人甚至是朴佑鎮說過,這便是他失眠的原因。


他害怕失去這一切,從此以後,他的夢境都是一些他所擔憂的猜想,有未來,也有他和朴佑鎮的感情,這些都是惡夢。

惡夢讓他連睡覺都開始抗拒了。


但他其實不怕做惡夢的,這些早在他的父親離開他以後就如影隨形,李大輝習慣了,練習生時期他常常把自己操練的連手指頭都幾乎要抬不起來,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夠不去做夢,但現在這一招沒效了。

李大輝真的不怕惡夢,他怕的是這些有一天會成為現實,把他現在所擁有的美好全部奪走。


不要把朴佑鎮從他身邊帶走,拜託,只有這個他無法妥協。

 


「大輝?」朴佑鎮看弟弟明顯走神的模樣擔心的皺起眉頭,他輕喚了李大輝一聲,終於得到了弟弟的注意。

但是他發現李大輝眼裡充滿了恐懼,一雙大眼裡晃動著不安,而他的心臟正為此隱隱鈍痛著。

「你還好嗎?」朴佑鎮問著,但是弟弟低頭迴避了他關切的眼神,這讓他不能控制的嘆了一口氣。

朴佑鎮單方面的嘗試溝通最終在李大輝封閉自我的情況下失敗。


他起身走到弟弟面前然後緩緩蹲下,緊握李大輝原本無處安放只能捏在一起的雙手,並且抬頭直直望進了李大輝眼裡,讓他再也沒有迴避的可能。

「看著我。」朴佑鎮說,他空出了一只手捧住弟弟的臉頰,讓李大輝不能別過臉。


「……你還記得我們的約定嗎,大輝。」


他這句話讓李大輝的肩膀都繃緊了,並且開始顫抖。

還不只如此,他堅強又驕傲的弟弟、哭了。


李大輝一邊點頭一邊啜泣,卻又不敢大聲哭出來的模樣像一把槌子,重重敲在朴佑鎮的心上,然後碎了一地。

朴佑鎮就像那天一樣,伸手把弟弟撈進了懷裡,緊緊抱著不肯鬆開那怕只有一秒,他們兩個癱坐在地上,而朴佑鎮把弟弟的頭按到自己的肩膀,讓那些珍貴的眼淚不要落到地面,他聽著李大輝逐漸放大的哭聲,不禁跟著紅了眼眶。


「我們的約定是不會放開彼此不是嗎?」朴佑鎮說話的聲音止不住顫抖,「大輝是不相信我了嗎?」

李大輝抓著他哥的衣服死命地搖著頭,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不是的話,又為什麼要不安呢?」朴佑鎮接著說:「你以為我會愛上別人嗎?」


「我跟你說,不可能的,因為除了李大輝以外的人,我誰也看不上眼。」


李大輝抬頭揪著朴佑鎮的衣領,他激動的說:「但是、如果──如果──」

「沒有但是,也沒有什麼如果。」朴佑鎮低聲打斷了李大輝不完整的句子。

他用雙手捧住弟弟的臉,向前將額頭靠上了李大輝的,並且親密的在李大輝的唇上烙下了淺淺的一吻。

「我和你的愛情沒有但是也不會有如果,你擔心的那一切都只是惡夢,沒關係的,醒了就沒事了。」朴佑鎮說完又親了親弟弟想要說話的嘴巴,阻絕了一切不安的猜測,把那些話通通吞進肚子裡。


「不論要我說多少次都一樣,我的答案只有一個。」

那就是李大輝。



「我愛你。」


评论(6)
热度(132)